埋在心底的遗憾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人际广角 - 文/范俊强

儿子阳阳要过六岁的生日了,日期和想要的礼物,他都翘首以盼,都记得一清二楚。

但是,更为急切,并为之牵挂已久的,是我的母亲。这不,她提前一周就五次三番地打电话,说要从老家来省城给阳阳过生日。我以为她只是说说,就劝慰她来不来都行,天热、路远,六十多岁的她又晕车,来回折腾;再加上老家要收麦子了,农活多,家里田间离不开她。谁知,在阳阳生日前两 天,母亲就千里迢迢地从老家坐了五六个小时的车,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时值中午,烈日当头,我骑着电动车,去车站接母亲。

我赶到时,母亲正在车站门口,焦急地张望,脚边放了一只纸箱子,一个蛇皮袋,一包衣物。见到了我,她格外激动,眼睛里泛着欣喜的亮光,说:“我刚到,我刚到。今天天真热,看把你晒得——都出汗了!”

简单寒暄之后,我载着母亲, 带着她从老家捎来的蔬菜、粉条、咸鸭蛋、生肉、炸好的熟食以及她备用的衣物,满满当当地回家了。一路上,母亲给我讲着酸甜苦辣的家事,我也不失时机地给她讲了我在省城的工作、生活和家庭情况,还提到我过三天就要外地出差的事情。母亲坐在后座上,和我离得很近,边听边不时地询问着。交谈的语气和氛围,都像一阵阵拂面而过的风— —温度适宜,自然惬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