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似雪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LOVE & MARRIAGE / 婚恋心曲 - 文/秦湄毳

雪花飞舞。初相识,他把字写错了一个,害得她跑上讲台去纠正,他改过来,随后请她吃饭,说感谢,说要不就丢丑了;她不去,他又买了糖送到她寝室里,大家都吃了他的糖,含着糖果,她冲他说“拜拜!”他硬是不走,硬是不走,一向沉稳干练的小伙子,眼神有些慌张,佯装镇静,他微笑地望着她宿舍的寝室长,最年长的一位南阳姐姐。

“见多识广”的寝室长立即会意,“姐妹们谁陪我去四毛书店走一趟?”室长一眨眼,小姐妹们鱼贯而出。她要跟出去,被室长轻轻一挡,带上了门,门口落地一句话,冲他喊的,“把我们的小八妹交给你照顾啦!”

她无措地涨红了脸庞,他快乐得像漫天的雪花朵朵开。

不知道哪一刻起,她也开始“喜欢”他,接受他的“喜欢”,想是好听的男中音,想是不张扬的个性,想是他总是走在她的左边,想是他会削好苹 果放在她的书包里,想是在她犹豫不能决的时候,他聪明而识趣,如同遇见“红灯”,他只是“停车”却不“熄火”,耐心地观望着,并不难为她……

在纠结中,她无奈地发现,自己接受了他。在他大四实习的那两个月里,她见不到他,每到周末,她发现,没有他来敲门,她心里无端地失落。

很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他的信—她开始胡思乱想,想他出了什么状况,想他忙碌得顾不上写信来。那是一个还没有电话的时代,终于,她开始往坏处想,想他是一个“虚伪”的人,只是跟她逗着玩罢了。

没有等来他的信,见不到他的影子,她在下晚自习的时候,会在没有路灯的暗影里流出泪水……睡在下铺的静,她的男友也是去实习的大四生,一周两封信是他们交流的节奏;丽的男友去实习,还会从迢迢千里外请假来看她……

无意中,室长流露出,她的老乡跟他在一处实习,他们一起办了一个刊物,叫什么报,是她的老乡 写信来说的。天,连老乡都会给已经名花有主的室长写信,而他……

她温柔得猫咪一般的性情终于萌生一丝“恨”意,对他的“恨”,为什么?

她甚至冲动地想向室长要来地址,其实,室长已经无意中说出他们是在明港某地实习,而明港离这里如此之近。

无奈的她,终于明白,无意中他已嵌入她的心里—而他,却放弃了,不再答理她……

她想主动联系他,却放不下自尊。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周日黄昏,她独自走遍校园,走遍有过他的地方,落寞地转身从四毛书店出来的时候,她呆住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