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丝巾飘呀飘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LOVE & MARRIAGE / 婚恋心曲 - 文/化君

去另一个城市办事。空气里处处飘荡着生动的气息,一缕一缕,仿若春天萌动的绿,心也被浸濡得润酥酥的。

犹豫了一整天,到底想不出要不要拨通那个号码。

晚饭后,出去散步。不知不觉,来到那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

路很长,很窄。两个人在上面走,会有点儿拥挤。如果是恋人,恰恰好。

路两旁栽满树木,远远看着,一棵挨一棵,密密匝匝。走近了才知,树上的叶子已开始凋落,地上疏疏落落的,墨青,浅黄,红棕,铺满薄薄的一层。一阵风过,叶儿在空中打着旋儿。

是分手后的翩然而舞,还是盘旋着不忍离去......

梦里,常常在这条鹅卵石小路上徘徊。

所居的城市离小路并不远,交通也便利得很。心里却一直怕,不敢见。越是这样,想要见到小路的心情越是急切。

一只白蝴蝶从眼前飞过,飞进前面的花池里去了。这才发现,原来的那片荒地不见了,变成了如今的大花池。不由得低下头去,瞅了一眼胸前的绿丝巾。

一粒粒鹅卵石已经被磨得滑润润,亮晶晶的了,但走在上面,仍然有些硌脚,心就跟着不平稳起来。从前,这条小路更是疙瘩粗砺得很,那时怎么就一点儿没觉得呢?

看见那棵老洋槐,几近光秃的枝桠在风中哗哗啦啦,仿佛呼唤着离它而去的叶儿,心里顿时生出一种苍凉的感觉。

忽而发现有片黑里躲着几颗黄橙橙的豆粒儿。心想,定是顽皮的孩子来过了。恍惚中,听见一阵“噼噼啪啪”的火苗声,看到一张张被火苗映照得红彤彤的小脸蛋儿。每个脸蛋儿上都胡乱地涂抹着一道道灰痕,却你看着我笑,我望着你乐。哪里知道,对方的大花脸便是镜中的自己。

我开眉展眼地说着儿时的糗事儿,他很认真地听,却一脸茫然。一如我听他说起碰碰车,冰淇淋。

一株苍碧的植物映入眼帘。仔细看时,认出是“狗尿台”。摘下一粒,脱去绿油油的外皮,一枚莹莹的“绿珍珠”便在手里了。

我说,等它的皮变白了,绿珍珠就变成了黑珍珠,吃起来可甜呢。他撇撇嘴,拉了我就走。后来,我们再也没来过这里了。

再后来,我们带着各自的青春和梦想,走向不同的远方。

伸手拾过脚边的树枝,在黑灰里仔细拨拉起来。终于找着几粒白皮“狗尿台”,急慌着剥开。可是,全都皱巴巴的,仿佛风干的木乃伊。

起身,离开。绿丝巾忽而挡了视线,一个俊伟的身影从眼前飘忽而过。揉揉眼睛,几片叶子簌然落到地上。不禁地笑起自己,他怎么会 来这里呢?

加快脚步,想看看小路尽头那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是否还在。我们常常爬上石顶,站在上面看天,看云,看远处的风景。一天,他突然神秘地说,把眼睛闭起来。等我再睁开眼睛时,脖子里便有了一条绿丝巾,在风中飘呀飘的。

我忽而止了脚步。我听见一个声音说,石头一定早就不在了。即便好好地在那儿,也早已变了模样。不要破坏了珍藏于心中的那份美好吧。

回去的路上,我放弃了打电话的念头。脚步顿时变得格外轻盈起来。绿丝巾在胸前飘呀飘的,染绿了眼睛。

心,亦被洇濡得碧幽幽的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