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路在何方?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NEWS - 文/李新

“每次独自问路就会结巴,我说的结巴和你们心里认为的结巴不一样,我是说话的时候并不会打磕巴,而是无缘无故丢字儿,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总是说不完整,甚至是丢掉句子里的关键词,每次一张嘴就会把想问的问题搞得特别混乱。比如,有一次我问某小区的几号楼怎么走,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几号楼,而是反反复复地将单元号脱口而出,搞得被问路的人都蒙圈了,特别尴尬。因 为总是这样慌慌张张地表达不清楚自己的意思,就会感觉自己特别笨,问路的时候就会更加紧张。再后来,索性就不问了,既然表达不清楚,那就劳累自己的腿吧,现在我总是凭着脚力,一栋楼一栋楼走着找到自己要去的地方。”

看上去娇小可人的小敏今年已经40岁了,作为一个成年人,不敢独自问路依然是她的一块心病,这个毛病甚至传染到自己女儿身 上。当被问及每次问路的感受时,她说了上面这段话。小敏不敢独自问路已经有很多年,在她的印象中,自己从小就羞于与陌生人说话,回想一下,在个人成长经历中并没有发生刺激性事件,所以也搞不清楚这种问路障碍是怎么形成的,因为总是失败,最后索性就回避了问路这个基本的社会技能。好在现代科技特别发达,手机导航已经彻底解放了问路焦虑族,小敏现在跟着导航找路可以说是一门灵,之前不敢外出旅游的问题,也因为手机导航彻底解决了。

然而,小敏的问路焦虑真的彻底解决了吗?显然没有,小敏告诉我,她现在的焦虑反而升级了,不仅丢字儿,还张冠李戴,不是在马路上,而是在单位、在家里。在马路上,她可以用高德地图或者百度地图来解决路盲问题,但是上班和在家里却避免不了与身边人的问答、交流。现在,她总是将自己困在办公室里,尽量不和其他处室的人打交道,更躲避与领导直接交流的机会,她担心与人沟通,特别是与领导沟通会说错话。她告诉我,前些天自己在楼道里突然遇到领导,当时只是想打个招呼,却突发性又出现了“小敏式结巴”,不仅话没说清楚,还把局长叫成了处长,这真是太糟糕了。在家里也是这样,与婆婆在一起聊天,总是很紧张,也有过说错话的经历。

小敏的症状属于典型的社交焦虑,按照社会功能的受损程度来衡量,小敏的社交焦虑属于轻微程度,经过自我调整,可以适当减轻焦虑压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