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每天写到凌晨

—一例作业拖拉案例的研究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NEWS - 文/庄艳 上海市青浦区实验中学

他,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就读于八年级。他的父母来电话说,他现在每天作业写到凌晨,有时候甚至到2、3点钟才做完,平均每天睡5、6个小时,上课没有办法专注。这让他们非常着急。

我对这个孩子产生了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孩子可以坚持写作业到凌晨而不睡觉,是什么原因让孩子作业写到这么晚还写不完?

我假设了三种可能,一是作业确实特别多,二是他写作业的速度特别慢,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作业不会做,消磨了很多时间,到最后弄到很晚。同时,我还想知道是 什么动力能够让他克服困意,继续坚持下去。很多时候,我们容易看到问题,却忽略问题背后的动力和资源。这个男生的坚持就是一种资源。

他叫小正,戴副眼镜,有点胆怯地走进咨询室,刚开始显得有些局促和不安,身体都有点僵硬。

他自述,从七年级开始写作业速度就慢了,那时候还不像现在做到凌晨,一般会做到23点左右。现在八年级作业更多了,也更难了,所以也就更晚了一些。不过平时期中、期末考试时都来得及写完答卷,有时候还会有十几分 钟的检查时间。看起来,他对作业写到很晚,并不是非常痛苦,好像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现状。相比较而言,似乎是他父母更不能接受这种现象。

我问他,你对自己的这种现象是如何看待的?父母是如何看待的?他说,“我从小写作业就慢,现在已经很抓紧了。主要是有些功课并不是很懂,经常会有做错的情况,再检查,再订正,就弄到很晚了。妈妈管得比较多,经常大惊小怪的,看我有一点点错误就说我不认真,从70多分考到69分,她也很夸张地说我。我很不耐烦,也很生气。”

原来小正为尽力保障作业的正确率,接受自己晚睡觉的代价。但是,小正妈妈对作业拖延、分数下降以及作业错误率非常介意,会“小题大做”,这才是让小正烦恼的地方。在咨询中我们经常容易走进一个误区:在判断问题的时候,以世俗的主流角度去判断,而不是以当事人的需求判断和衡量。当事人在哪里困扰,就从哪里入手;当事人想去哪里,我们就协助他去那里,带着他去探探路,然后和他一起看到各种可能性,以及所需要的帮助,更好地成为他自己。

为了缓解小正母子间的矛盾,我先从提高小正的写作业速度入手。由于他已经对自己的慢理所当然了,我和他尝试着做了一个小试验,帮助他提高自我认知。先把“我想10点前睡觉”这句话大声读出来,越大声越坚定越好,然后开始写下这句话。我们一共写了6次,所用时间从17秒72缩短到14秒09,他足足提高了3秒多。他很高兴,惊喜于心理暗示所产生的神奇效果。

第一次面询大致了解了小正的困扰和学习现状,帮助他放松,并感受到信任和安全,同时植入新的信念,以增长信心。布置回家作业:练习大声说出自己的愿望和想做的事情,然后行动。

五天以后,小正的父母如约而来,小正在下课后也来到咨询室,这一次进行了家庭咨询。父母反馈了这几天作业做完时间从凌晨一点多提前到零点,提早了1个小时。父母对于他的提早写完作业,给了 奖励,买了几支笔。他周末也会有睡懒觉的机会,用以弥补一周以来欠下的睡眠。

在这次咨询中,我引导小正更多谈一些家庭成员间的事情,比如对父母的期望。小正表示,对爸爸带着他一起外出活动不感兴趣。即便是出去散步,也希望是自己一个人,因为他们的速度不一样。相比跟父亲外出,他更喜欢自己一个人看看视频,听听音乐,睡睡觉,觉得这是他自己比较好的放松方式。对于母亲,小正希望她不要小题大做,大惊小怪,说话不要那么大声,更不要说个不停。

对于这些想法,父亲认为“我们都是为你好啊,看你这么辛苦,带你出去放松放松,让你调节调节,不好吗?”母亲也表示诧异,并没有察觉自己口罗嗦和说话声音大。原来,小正的妈妈在政府工作,对自己和他人的工作要求都很严格,不容许一点小的错误,对儿子也无形当中如此要求。小正妈妈平时在家话比较多,表达能力好且善辩,爸爸和儿子在家里就很少说话。

截至目前,我大概验证了我的假设:孩子在不容许犯错误的严格的妈妈的教导下,养成了保证正确率的习惯,哪怕做得晚一点,慢一点,只要我最后交出来的答卷是正确的就好了,所以小正把大量能量投注在正确率上。青春期独立意识的萌芽,使得小正不断需要自己的空间,需要自己处理压力的方式,并自己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并不需要别人强加的方式来帮助他。

通过这个案例,我们看到一个孩子为了学习废寝忘食的现状,表示担忧,同时我们也试着去看到一个孩子为了对自己学业的负责而忘我坚持的态度,应该给出肯定。一个人在自己能力有限的前提下,要做好一件事,只能用另外的代价去弥补和平衡,比如睡眠时间和休闲时间。

这个案例采用的是家庭辅导的方式,通过家庭成员互相面对面地对话,彼此听到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同时也从家庭成员的背景信息、成长经历进行综合分析,呈现家庭互动的方式,以及家庭成员采取的应对方式。我们知道,每一个问题的实质都是我们应对内心压力与冲突的方式。小正正是用长时间的写作业来求得正确率,换得母亲的认可,用拖延的时间来逃避爸爸不断介入的“帮助”。母亲需要变得更加宽容,父亲需要更多放手和允许。

家庭是一个系统,孩子出现问题,根源于这个系统中功能不良的应对方式,每一个人都有必要做出一点改变,来让这个系统以新的功能良好的方式运作,这就是家庭辅导的魅力和特别之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