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吃“狂”

“狂”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晓玲

大学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吃东西会成为我的噩梦。那时,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是来自南方。作为一名来自北方的女生,身高1米67的我是班上女生里面比较高的了,甚至很多男生也没有我高。虽然我算不上很胖,但在那些长得小巧玲珑,身材凹凸有致的南方女生里面,人高马大的我显得的确是虎背熊腰。新生体检称体重,我一站上去,体重秤的指针一下子跑到了62公斤。站在我身后的男生一脸坏笑地跟我说“:晓玲,咱俩比比,谁重谁请吃饭。”羞愧难当的我赶紧低着头离开了。都说“美女不过百”,从那时起,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减到50公斤!

可是,怎么减呢?从小就不爱运动的我只能通过少吃这个途径来减肥了。于是,我为自己制定了严格的饭量:早饭是一碗稀饭加一个素包,中饭一份素菜配一两米饭,晚饭一碗小米粥或一份儿绿豆汤加一个素馅包子。这样坚持了一个星期,虽然饥饿感不时袭来,但想想我的减肥大计,还蛮高兴的。晚上躺在床上,能听见肚子咕噜咕噜的响,我似乎有种很 满足的快感。

周六刚好是舍友阿佳的生日,于是全宿舍六姐妹一商量决定周六去餐馆给阿佳过生日。我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开始时,我只挑青菜吃,看着油乎乎的地三鲜也不敢碰。但随着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端上桌,大家纷纷说好吃,我有点把持不住了。阿佳看到了我纠结的样子,就说:“小玲,今天我说了算,大家吃好喝好,谁说减肥我跟谁急,你别扫大家的兴啊!”说完,给我夹了一个鸡腿。其他姐妹纷纷回应说就是就是。于是,我不好推脱,只好也随着大家一口肉,一口可乐吃了起来。一个星期都没吃饱,更没有沾半点儿肉星儿,这顿饭我吃着格外香,觉得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最后的蛋糕环节,我还吃了一大块生日蛋糕。接下来,又到KTV唱歌,不知不觉又吃下了好多瓜子、爆米花等小零食。

就这样,我们六姐妹高高兴兴地为阿佳举办了生日聚会。到了晚上,我开始后悔,摸着自己胀胀的肚子,觉得自己一周的忍饥挨饿都白费了。哪怕后来不吃零食也好 哇!怎么办呢?后来,为了惩罚自己没有毅力,我发毒誓第二天饿自己一天以抵消我一顿吃了这么多要长的体重。第二天,为了不去吃饭,我直到午饭后才起床。然后就去了自习室,一直自习到了晚上十点。说是自习,其实我的意志力一直在跟饥饿感打架。为了躲过舍友们晚上加餐的诱惑,回到宿舍我直接洗漱上床。此时,我饿得饥肠辘辘,浑身没有半点力气,但却怎么都睡不着。越睡不着越难受。但我知道这都怪我自己,真是活该。最终,我还是为自己的意志力战胜了饥饿而略感欣慰。

这样坚持了一个月,衣带渐宽。我鼓起勇气去称体重,54.5公斤,我别提有多开心了!一个月来的忍饥挨饿终于有了成效。于是,继续严格按照饮食计划执行,为了吸取生日聚会的教训,我尽一切可能避免参加各种聚餐。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真的没有参加任何聚会,但体重却没有明显的下降,只减了1公斤。原本以为经过这个月的坚持就大功告成了,我有些失落。于是我决定晚饭只喝稀饭。

日子很难熬,我常常觉得饿,猛地起来就感到头晕要摔倒。但周围同学都说我瘦了,自己也觉得穿衣服好看多了,身边也有了几个追求者。想想自己每一天的坚持都会离“美女不过百”的目标越来越近,我还是努力地坚持着。

时间一长,食堂有位小师傅注意到了我。他以为我是家境贫寒,

没有钱吃饭,所以每次只是要最便宜的素菜。于是常常趁人不注意就给我加一勺肉菜或多给我盛一勺粥。有一次打饭,看着周围没有其他人,他对我说:“小姑娘,我以前家里条件也特别不好,但你别灰心,也别太委屈了自己,你看我,现在在这里打工够吃够住,还能补贴家里,等你大学毕业工作了一切都会好的。”

但接下来的几个月,我的体重却很气人地稳定在了52公斤。不但如此,月经周期也一直在推迟,量也越来越少。我总是浑身没劲儿,上课注意力也不太能集中,满脑子都是吃的东西。

有一天晚自习,我坐在那里心神不宁,满脑子都是食物,书却一页也看不下去。后来,我从教室溜了出来。像个游魂一样走到了学校门口的面包店,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买了一块巧克力蛋糕和一包饼干。出了面包店,我迅速撕开包装,像个恶狼似的把蛋糕往嘴里塞。蛋糕三两口就被我吞了下去,甚至都没有尝出味道。我又撕开饼干包装,拿出饼干一块接一块地往嘴巴里塞。直到手中只剩下了空空的包装袋,我才回过神儿来,为自己刚才的一系列行为既吃惊又后悔。我又悄悄地溜回了自习室,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坐了回去。

为了惩罚自己,我决定第二天一整天不吃东西。但是到了晚上我又坐立不安,到了九点半的样子,我又像灵魂脱了窍一样,偷偷跑到学校门口的小饭馆,点了一碗盖饭 和一碗馄饨,像恶狼一样吃了个精光。我庆幸当时旁边没有人,否则我吃饭的速度和饭量一定会惊呆我的同学。

从那次以后,我就像着了魔,晚上总是偷偷溜出去吃东西。看着哪家店没有人我就进去买,有时是蛋糕饼干,有时是煎饼、面条、盖饭……我常常把胃吃得很胀,只好围着校园转悠,然后看见其他吃的,买来继续吃。有几次吃得我都恶心了,但我就是停不下来。再后来,可能是因为吃得太多了,我可以在厕所把刚刚吃下去的食物吐出来一些。

事后我悔恨不已、自责不已。但我像被恶魔控制了一样,进入吃东西的模式就必须去吃并且不把自己胀得难受根本停不下来。我陷 入一个恶性循环无法自拔。暴食、呕吐,然后自责、悔恨,绝食,再暴食、呕吐……

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浪费食物,也浪费着自己的时间和父母的金钱。我觉得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小偷,我不想见人,觉得自己不值得交往,不值得被人尊重和爱,以至于我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有时甚至想到过死。

直到半年后,我在网上的一个公众号中发现了原来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原来我是得了一种叫做进食障碍的疾病。看着他们的故事,我有一天终于鼓起了勇气走进了学校的心理咨询室。现在我依然在与食物做着斗争,但我可以更加坦然地学习和生活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