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离开了,

我要怎么活?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李还胜

“都是我的错!是我错了!我依然无法接受他离开的事实……分手那么痛……”小美非常地克制,试着把声音压得很低,自责中带着无力,而这一切都无法掩饰她的歇斯底里。

“分手两个多月了,他已经和我分手两个月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他,他在做什么?他和谁在一起?他是否在想念着我?”小美坐在那里,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表情变得越来越木讷,越来越僵硬。她试着让自己平静,可是眼泪出卖了她的内心。

“之前我还可以假装他只是出去散散心。我一直告诉自己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从来就没有弃我而去,这次也不会……我真的以为他会回来的……”

小美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美丽的女性。谈吐间流露出知性和优雅。她今年不到三十岁,正在考虑结婚的时候,她的男朋友突然提出分手,而且果断地退出了她的生活。对她来说,多年的感情就这样毫无征兆地结束了。

分手,意味着一段关系的“死亡”。每个人都将面临四个阶段:现实否认、情绪爆发、重新定位、 新的蓝图。

小美已经度过了现实否认阶段。像她描述的,她曾经以为对方只是出去散散心,只是旅旅行,对方只是和她开个玩笑。过一段时间他想通了就会回来。而现在,她知道对方不会回来了,但是她依然忍不住地会去思念……

小美开始进入到情绪爆发阶段。这个阶段是分手最难熬的阶段,也是最危险的阶段。很多人没 有“熬过”这个阶段,开始变得抑郁,悲伤……甚至,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美问道,“我是不是很没用?对方都不要我了,我却依然为他而难过?”她再一次地流泪,继续说道:“我真的放不下他,我开始害怕,我觉得我再也没办法遇到一个这样好的男人了。你不知道,他曾经对我多么的好!”

不可否认,小美的男朋友曾

经可能对她很好过,但是这段关系肯定是存在问题的,只是小美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存在甚至恶化。目前这个特定时期,小美选择不断“回放”过去那些“完美”的记忆,帮助她粉饰前任的一切。她只能想起来对方的好,无法思考一直以来糟糕的事情。

我回应道:“听起来你开始自责,你觉得是自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觉得自己再也不可能遇到这样的好人了。”

“是啊,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我知道我不会幸福了,我知道!可是我忘不掉,我觉得好难过,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我整个人都空了,我对未来充满了恐惧……”小美说道。

她好像被负性情绪淹没了。就好像一叶扁舟在情绪的大海里摇曳着,随时可能被掀翻。

“你希望我们的咨询帮助你做点什么呢?”我再一次帮她澄清自己的目标。

“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好难过,好痛苦……”她又一次陷入到情绪中。

“或许我们可以尝试着走出来?”我问道。

小美轻轻地点了点头,有些自信心不足,将信将疑地看着我。

分手有很多种情况,像小美这样的情况,就比较难走出来。突然被分手的情况下,小美连告别和“哀悼”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总结”经验和“重新起航”了。

我问小美,“你真的准备好面对分手了吗?”

小美迟疑了一下,最终点了点 头。

我拉过一把椅子放在小美面前,指着椅子对她说,你去想象一下这是你男朋友,然后告诉他,“我准备好面对分手的事实了!”

小美一愣,然后再一次迟疑了很久,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话还没说完,再一次哭了起来,她哽咽着对我说:“我还没有准备好。”

“哀悼”是一个必须要经历的事情,但是马上说出这句话对小美来说很难。

“那你想象一下他在对面,你跟他说点什么吗?”我再一次引导。

“我还没有准备好和你分手……我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小美哽咽着。“你知道我会改的,你说我哪里有错误,我都会改的。你怎么就说了一句分手就走了呢?”

小美找到了一个“交流”的通道,她开始试着把没有来得及表达的情绪表达出来。她很克制地和对方“说好话”,还在表现自己善解人意的一面。她幻想着对方会因为她的温情而回心转意。

我让小美坐到对面,想象着是对方坐在那里回应她。

小美坐在对面,以男朋友的口气说:“你别哭了,我不会回来了……”她开始要去接受这个事实了,准备和她的男朋友和解。……几轮的对话过后,小美开始表达自己的愤怒:“你为什么离开我!难道我做得不好吗?凭什么离 开我……”

“被分手”也是一种被遗弃的过程,但很多人却无法表达对于被遗弃的愤怒和悲伤。在他们看来,被分手之后表现出悲伤是懦弱的表现,又因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羞耻,从而更加自责。

小美开始对着那个空椅子上的“男朋友”表达自己的情绪,那些悲伤的,愤怒的,哀怨的情绪。

“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我开始准备面对分手的事实了……”小美捂着胸口,“可是,这真的很痛……”小美说着转过头对我说。

我对着她点了点头,说道:“哀悼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旧的结束,新的才能开始”。小美重重地点了点头……任何人只要与另一个人、一只动物或一种物品建立情感联系,一旦由于某种原因不得不与对方分手,就必须经历所有这些让人不快的、甚至伤心欲绝的情绪。

由于每个人的性格特点,自身特征等不同情况,分手的破坏程度,修复时间有所不同。而且这几个阶段有时候会交替出现,有时候会重叠,亦或者反复地出现。有时候,你今天想通了,不难过了,明天又开始难过。

数次的咨询结束了,小美一点点地走出了情绪爆发阶段,她开始思考自己的长处和前男友的短处,更加客观地看待前一段感情结束的原因,而不是一味地自我批评,自哀自怨……

“那么难熬,但是我熬过来了,不是吗?”小美微笑着说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