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当当的铁匠铺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路志宽

随 着时代的发展,那些年里叮叮当当的铁匠铺,只能在我们的记忆里回响了。

作为一个时代的符号,遍布乡下的铁匠铺,小小的火炉一直不曾熄灭,这些小小的火种,像是一粒粒星辰,挂在乡下的天空,闪闪烁烁。

铁匠铺一般都很简陋,因为不是住人用的,再加上那些年,人们的生活还不算富裕,只是为求生计盖起来的铁匠铺,没有人愿意往上面多搭钱,简简单单地盖起来,能遮风挡雨就行,房子可以凑合,但选址绝不能凑合,一定要把位置选在村头的豁亮处,两个好处,一是村头人来人往,方便招揽生意;二是不在村子中央,这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至于太扰民。

儿时的我,喜欢观看铁匠打铁,铁匠们先是拉动风箱,吹出来的风,催旺熊熊燃烧的炉火,此时把要打的 铁,放进火中,靠着经验,待烧到一定程度时,就把烧得红红的铁块拿出来,之后放在铁墩上,便开始用大小锤子敲敲打打,别看这些健壮的打铁汉子,却有着一双灵巧的大手,一块铁,在他们不断的敲敲打打下,就会变成你想要的东西的样子。

靠着自己的力气和手艺吃饭,他们乐此不疲。那些流汗的日子,被他们敲打得有滋有味。手里的活忙完了,他们就会坐下来,抽上一袋烟,这些明明灭灭的火光,照亮他们一生明明暗暗的日子。

如今,那些能打动铁的汉子,都进城打工了,所以这些承载着几代人记忆的铁匠铺就平静了下来,炉火早已熄灭,唯有那风箱抽动时的声音,和打铁时叮叮当当的响声,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一些东西,会在社会前行的过程中被遗弃,就像这打铁,如今它只能作为一种记忆,在人们的舌尖上被偶尔提起,我是个念旧的人,多少年了,铁匠铺里叮叮当当的响声,依旧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