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式提问,让理性和情感

走向平衡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宋红燕

“大夫,你好。”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一位面带倦容的女性走入了心理咨询室。张女士是一位已婚青年女性,生有一子,从事市场销售工作。在简单介绍心理咨询的基本设置后,我像往常一样询问张女士希望心理咨询解决什么问题。原本略显拘束的谈话发生了转变—张女士突然失声恸哭,好像一瞬间打开了闸口,饱含委屈又夹杂愤怒的情绪倾泻而出,可能是有些顾虑,张女士始终没有主动向我谈及具体事件,而且 当我进一步询问时总是显得特别谨慎。我稍稍放慢了节奏,针对张女士的情绪做了疏导和安抚。

过了一周,张女士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这星期想了很多,觉得还是应该信任您的,所以我想聊聊我和我丈夫的事……”接着,张女士顿了顿,勇敢地说出困扰自己心中许久的事情—丈夫出轨了。就这样,我了解到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在第二次咨询临结束的时候,张女士提出了自己的困惑:明明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

“苏格拉底提问”又称为“产婆术”,是苏格拉底所创立,他认为理性思维可以通过不断的提问找到共性和普遍原理。当跷跷板出现不平衡时,我们很难通过自己去平衡,就像张女士一样,无法通过跷跷板本身的力量达到平衡,而“苏格拉底提问”就像一个扳手一样,可以非常有力量地让跷跷板重归平衡,以下是我与张女士进行“苏格拉底提 问”的节选片段。(T代表治疗师,C代表来访者)

而且丈夫此后也没有再犯过类似的错误,自己理性知道没有必要这么大烦恼,但是心里就过不去这个坎儿,导致自己陷在抑郁状态中难以自拔。显然,张女士的理性和感性处于一种矛盾和纠缠的过程,心理状态常常失衡。

第三次咨询,张女士如约而至。这次咨询中,我们一起公开地讨论这个事件带来的复杂情绪反应,并且按照严重程度划分情绪等级。就这样,张女士慢慢走进了咨询框架,我们一起去寻找每个情绪背后的“自动想法”,考虑到张女士目前处于急性期,会伴发思维迟缓、思维反刍等症状,因此我仍非常谨慎地跟着张女士的节奏,并且采用隐喻的方式进一步增加理解,如:“我们像拔萝卜一样,先把想法拔出来,不着急去清理萝卜上潮湿的泥土,先晾一晾”,通过隐喻的方式让张女士学会不着急去评判想法的对错,而是可以先观察一下这个想法的特点,以及带来的感受?

后来,张女士持续每周一次的咨询,到了第5次的时候,张女士意识到是自己的想法带来了负面的情绪体验以及行为反应。但走到这里,张女士突然困惑,鉴于之前建立的良好咨询关系,她非常坦诚地表达了困惑之处:“我觉得我的想法没有问题啊,为什么我会抑郁呢?”。而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是使用“苏格拉底提问”比较好的契机了。

事实确实给您带来了很多负面的情T:看得出来,丈夫出轨这个绪体验,任何一个女性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受不了的。C:是啊! T:那么,丈夫出轨这个事情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C:……我也不知道T:或者说当您得知丈夫出轨时,当时在想什么呢? C:我当时特别愤怒! T:嗯,愤怒是一种情绪,我猜您肯定是因为想到了什么才会这么愤怒的。C:嗯……我在想,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出轨的事情。T:那他做了出轨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C:意味着他已经抛弃了家庭。T:他抛弃这个家庭意味着什么? C:意味着他不再爱我和孩子了! T:那如果他真的不爱你和孩子,又意味着什么呢? C:那……我是不值得被别人爱的。T:所以,听起来他出轨了,就意味着他已经不爱你和家庭了,就意味着我是不值得被爱的。是这样的吗? C:嗯。是这个意思。

在这段对话里,我们通过苏格拉底对话技术,找出了一个具有普遍性的规律:即丈夫出轨的事实,意味着我是不值得被爱的。谈到这里,张女士恍然大悟,发 现这个普遍性的规律其实在小时候就已经生根发芽了,特别害怕会被父母抛弃,只是当时这个害怕还没有长到制衡理性的力量,出轨事情只是激活了这个种子。看到张女士的变化,我有了更大的把握,决定将治疗再向前推进一步—通过寻找证据的方法识别认知陷阱。

T:嗯,现在我们可以看一看这个想法,我建议可以在本子上写下这句话:“丈夫出轨,意味着我是不值得被人爱的。” C:好的,我已经写下了。T:我们可以一起看看这个想法,你自己有什么感受吗? C:好像觉得对,但好像又不对。T:我很好奇的一点是,根据什么得出这个结论呢? C:我也不太清楚,好像一下子就有这个结论了。T:那么对于这样一个结论,你有多大程度相信它真实呢? C:大概有90%吧! T:这个90%是怎么得出来的呢? C:他要是爱我的话,就不会出轨了,所以现在看来是真的不爱我了。T:嗯,是个反推法,还有其他的想法吗? C:……好像也没有了。T:哦,那其余的10%是什么呢? C:有可能……其实这几年我们之间确实出现了问题,经常因为小事吵架,他估计也是心情很差吧,回家后我再跟他吵架,他就更

想逃离这个家庭包括我。T:好的,这么说来,你相信的原因是“通过反推法证明他如果出轨就是不爱你了”,而不相信的原因是“确实有现实原因,两个人沟通有一些问题”,是这样的吗? C:是的。T:好,你可以记下来吗?写在相信和不相信的两列表里。C:嗯,好的。T: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两栏中的证据质量怎么样。好像在相信一栏我们利用的是反推法,是一种推测,可能是符合事实的,但也可能不符合事实。在第二栏中是发生的事实作为一种证据。你如何看待这两个证据的质量呢? C:我觉得第二种证据的质量高一些。T:那对于出轨代表自己不值得被爱这个事情,现在有什么新的看法吗? C:我觉得可能是我现在情绪太极端了,所以做出的推论比较偏激。T:那你现在的看法是C:大概他出轨的事情证明我们有沟通方式的问题,不一定是他不爱我了。

与张女士的咨询还未结束,但这样一个技术的确可以让张女士受益匪浅,现实生活中很多人的跷跷板已经发生了不平衡,而当我们借助自己力量无法达到平衡时,“苏格拉底提问”可以起到扳手的作用,使我们的感性和理性重新回归到平衡的位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