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怕见老师的妈妈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胡艳

孩子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大概是从他上小学中年级起,我一想到要见他的老师就感觉“头大”。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让我的父母被我的老师“训”过,甚至相反,我一贯是老师眼中的骄傲。可是,每逢儿子的老师有请家长,或是去参加儿子学校的家长会,我都会因为儿子的问题受到老师的嗔怪。就是再愚钝的人也能明白,老师虽然表面批评的是儿子,但那难看的脸色后面分明是怪我没有把孩子教育好,以至让他出现记不住作业、偶尔完不成作业,考试时答不完卷 子,成绩忽上忽下不稳定、给全班成绩拉后腿的问题。

其实我知道,儿子是存在一种可以看作轻微“注意力缺陷”的毛病,其表现为:上课的有意注意时间短,40分钟一节课,不管老师讲得多么绘声绘色,往往听到一半就不能自控地开始走神,后面老师讲的什么,当然就记不住了。孩子自己也意识到这样很不好,但就是无法克制,因此,一些重要的授课内容,包括老师布置的作业常常就漏掉了。

回想我自己小时候也曾有过 这个毛病,儿子或许是遗传了我的缺点?但是我小时候在老师眼里比儿子要强得多,因为我能力强,从四、五岁起,我就是幼儿园里文艺节目的主演和全区幼儿文艺汇演的主持人,有一些特殊能力,虽然理科成绩一般,但对语言文字的驾驭尤其偏好,语文成绩突出。因此,虽然上课总走神,但摸爬滚打地还能跟上趟,毫不费力地考上了市重点中学。

可是儿子在学习能力上没有什么突出表现,注意力又差,成绩自然就不理想,老师的怨愤就都撒到

家长头上了。因此,几次被老师“接见”之后,我感到有些怵头到儿子的学校去了,因为总是被批!想想自己向来无论在哪堆人群里可都是被肯定、被尊重的角色啊!

大概是我个性中的倔强使然吧,我觉得总是这样被动也不是办法。逃避矛盾并不能缓解矛盾。我感觉凡事越是有难度的挑战,就越要迎难而上!鸵鸟政策只能把问题越拖越糟。因此,我除了在家里尽 力做好儿子的教育工作之外,开始主动地接近他的老师,向老师介绍儿子的身心发育情况和个性特点,表明家长在家庭教育上的积极态度和所做努力。这样,时间长了,老师对儿子和我都有了较深入的了解和默契,儿子也多多少少有了些进步和成长,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注意力问题也在渐渐好转。

几年来,儿子每换一位老师,我就要经历一次与老师的磨合,估计儿 子与老师的磨合也一样,甚至比我付出的要更多。每次去学校见了他的老师回来,我都尽量鼓励儿子:“老师说你是个好孩子,只是潜力还没充分发挥出来,如果你……就更好了。”

终于,在高一的一次家长会上,老师说孩子有了跨越式的进步,还向我夸赞说这个孩子“人见人爱”,弄得我觉得自己听错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后来,儿子考上了大学,成为一所本科院校经济管理学院的学生。孩子心态阳光,人缘颇好,生活和适应能力强,在风景如画的菁菁校园里享受着美好的求学时光。他告诉我,他的英文外教,一个美国老头儿特别喜欢他,平时就爱跟他交流,还会给他开“小灶”,我听了不禁深感欣慰。现在,儿子就职于外企,非常热爱所从事的商业管理工作。

相信很多学困生的家长也有当初我所面临的困境,回顾这些年来的教子之路,我的感受是,不管孩子成长过程中出现多少难题,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情况多么糟糕,家长也永远不要逃避!不要放弃!敢于直面问题和挑战,接受它,解决它,放下它,才能享受风雨过后的彩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