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的树枝,不摇摆的梦想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张松

那年高二,尽管我的学习成绩不错,但要考上大学还需加油努力。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我有些厌倦,睁开眼是书,闭上眼也是书。如果每天可以上网打游戏、睡到自然醒是多么一件幸福的事情。一个同学初中毕业后没有读书,他学了一门技术,听说混得不错,他叫我不要读书了,到他那里去打工。对我来说,挣得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间自由。我的心摇摆不定,想放弃读书,跟同学去打工。

在我所就读的乡镇中学,学生上千人,去年上一本线的才几人,二本线也就几十人。我搞不懂很多明明考不上大学的学生却要坚持读书,弄得学校校舍不够用。有很多陪 读的学生家长,他们或放弃外面的工作或丢掉家里的农活,帮孩子做饭,让他们专心学习,所以校门口出租房供不应求。

又是一年高考后,校门外的农房特别俏,上一届租房的学生还没有搬走,就有人开始预定了。为了让我安心学习,家人劝我去租一间,他们抽时间过来照顾。我没有答应他们,因为我还没有做好决定。看着那些含辛茹苦的家长们,真的有些心疼。按往届考上大学学生的比例,住校生占优势,租房陪读考上大学不到一半。这就意味着高考后,大多数陪读家长将失望而归,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却得不到回报。我没有亲身体会,但

我知道他们非常难过。

父亲知道了我的想法,特意从外地赶了回来。平时他舍不得回家,因为这一来一去会需要几天,挣不到钱还花路费钱,特别不划算。父亲文化不高,但他喜欢看书,爱讲书上的道理。这次回来,多半要“灌鸡汤”,我已做好心理准备。我会跟父亲说不想读书了,努力是没有用的,因为学校教学水平就这样,平时成绩保持在全校前十名才有希望。而我的成绩下滑到一百多名,上二本线都很难,不如趁早去打工。

那天,父亲长途跋涉,没有回家,直接到了学校。学校依山而建,最上端是新盖的学生宿舍,还 没有完工,外面包着绿色的防护网。我和父亲沿着围墙向山上走,在山腰的一个池塘边坐了下来。我不知道如何向父亲开口,父亲也低头沉默着。

我没有直接说,而是分析了一下学校的现状,考上大学的概率,还强调我们学校去年没有人被重点大学录取。父亲还是沉默着,像没有听到我说话似的,指着池塘边的一只翠鸟说,我看了它很久,它脚下的树枝随着风摇摆不定,但它的头一动不动,盯着水面。突然,翠鸟一下飞离树枝,闪电般入水,衔起一条小鱼。

父亲转过头说:“记住,梦想不能摇摆,就像那只翠鸟,如果它的 头随着树枝动,它会准确觅食吗?现在,读书就是你最大的梦想,将大学当成你的猎物。虽然考不上重点大学,但一般的大学,我相信通过努力能成功的。”父亲不像母亲,只会唠叨,他讲的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经过一年的努力,我走进高考的考场。那次考试超常发挥,分数超过一本线,如愿考上重点大学。叫我去打工的同学听说我考上大学,特别羡慕,后悔当初失学。要不是父亲的鼓励,该后悔的应该是我吧!

十年寒窗,对于即将走进高考的学子来说,尽管有外力的干扰,梦想千万不能摇摆,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