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军的大学梦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一静

小军是一名高中生。高二上学期开学后不久,父母发现小军每天都乐呵呵的,有时还哼着小曲。晚上在房间里也是唱着歌。父母就问小军,有什么好事,一天到晚这么开心?小军笑眯眯看了父母一会儿,压低了声音说,这是一个机密,本来是不能说的,但因为你们是我的父母,既然你们问了,我可以偷偷地告诉你们,但是你们要承诺保守机密,不再告诉别人。父母赶紧点了点头。小军伸出小指跟父母拉了拉钩,这才把父母拉得更近了一些,用耳语低声说,自己被XX大学录取了。自己因为体育好,被XX大学校长看 中了,就以特长生的身份被XX大学提前录取了。

父母将信将疑。小军的确在小学和初中时练了几年的长跑。可后来因为教练认为小军的身体条件不太适合专业长跑,就退出了。小军因体育特长被XX大学提前录取,可能吗?

但小军却把握十足,这是校长跟自己的班主任亲口说的,自己就是已经被XX大学录取了。

第二天,父母跟班主任老师联系,班主任老师否认了小军的说法。并且班主任觉得小军这阵子学习不怎么上心,不爱写作业,上课也不认 真听讲,常常发愣或者趴在桌上睡觉。本来,小军的成绩在班上排十来名,努努力考上个大学本科还是很有希望的。所以,老师希望家长也能好好督促督促小军。

晚上,父母把跟班主任询问的事情跟小军一说,小军很生气,告诉你们不要说不要说,还说,幸亏只是跟班主任说了,没有让别人知道,否则就麻烦了。这还是机密,班主任怎么可能告诉你们?否则事情传开了,会影响班上同学的学习。

父母一想,小军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真的被XX大学录取了,也是件好事,就不再纠缠于这件事情了。

过了两个星期,小军突然质问父母,是不是又泄露机密了?现在全校同学都在议论自己,课间很多外班的学生在教室门口用手机拍他的视频,把他当成了名人,即使是上课,也不停地有同学在议论自己,有的是祝福自己的,也有一部分人是仇恨自己,还说要报复自己,搞得自己都没办法专心上学了。你们到底告诉谁了?

父母说,没有啊,我们没有再跟别人说这件事情,一直在帮你保守机密。

父母再三保证,小军才不再纠缠父母了。

第二天,小军房间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窗户也被小军封上了。临出门前,小军告诉父母不要拉开窗帘,否则会有人偷拍自己的房间。

父母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于是,他们瞒着小军找到班主任老师,想知道小军是不是成了同学中的焦点人物,还经常被同学偷拍。班主任老师说,正想跟你们联系呢,小军现在经常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有时还无缘无故地发笑,但问他在说什么,在笑什么,他从来不说。同学倒是有可能因为他的行为表现而议论他或拍他的怪样子。但被XX大学录取的事情,真的一点都不可能。并建议父母带小军到精神科门诊看看。

父母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严重。但他们仍然觉得小军可能是学习压力大造成的心理问题,所以才出现了被XX大学提前录取的幻想,还不至于到去精神病院看病的程度。

那么,怎么让小军消除被XX大学录取的幻想呢?父母想,不如将计就计,告诉小军,XX大学校长来电话通知父母,学校有了新的规定,虽然被 提前录取了,但还是要参加高考。

小军当然不相信,说一定是骗子,吵着问父母要XX大学校长的电话,说要亲自问问才行。

父母只好委托一位XX大学所在城市的朋友Z老师,假扮XX大学招生办的老师,通过电话告诉小军这个消息。

但小军还是不相信,并称现在全校同学都知道自己被XX大学录取了,校长和班主任昨天还在说自己被XX大学录取这件事情呢。并执意要去XX大学直接找校长问个究竟。

父母拗不过小军,只好给他请了两周的假,订了去XX城市的火车票。父母认为,既然小军学习压力大,那就让他暂时离开学习环境,好好玩玩放松放松,再跟他好好讲讲不会提前被XX大学录取的道理,说不定就好了。为了以防万一,还打电话请Z老师必要时再出面帮忙说服小军没有被XX大学录取。

一路上,小军显得很高兴,一直说昨天校长让班主任通知自己到XX大学报道了。父母就借机问小军,你现在已经好几年不练长跑了,为什么XX大学会以体育特长生录取你呢?小军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那是XX大学校长的决定。父母又问小军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机密?小军不耐烦地说,我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是我们校长跟我们班主任说的。再问,小军就烦了,父母怕小军生气,就不敢再多问了。一路上,小军有时候嘀嘀咕咕的,有时莫名其妙地哈哈笑了,父母问他说什么笑什么呢,小军说,这是XX大学校长在跟我聊天呢,你们别插话。父母不解,就问校长在哪儿呢?小军不耐烦地说, 当然在校长办公室呢,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别吵我,你们真烦。父母一听,心里“咯噔”一声。

一下火车,小军就迫不及待地要求立即到XX大学去见校长。父母好不容易连哄带骗地先安顿下来住宿,并偷偷地打电话给Z老师,想让他出面帮忙消除小军的幻想。

但吃过午饭,小军无论如何都要去XX大学。父母只好带着他去了XX大学。学校很大,小军走了一圈没有找到校长办公室,加上一天一夜在火车上小军都没怎么睡觉,也觉得有点累,便坐下来休息。父母趁机说,校长今天不在,我们改天再来。这样,小军才不大情愿地跟随父母回了宾馆。

晚上,父母又偷偷地跟Z老师联系,想请他帮忙。但Z老师听了父母的叙述,觉得小军的情况可能不是简单的心理压力大,他已经完全沉浸在幻想中了,任何人都说服不了小军,也建议父母带小军到精神科门诊看看,听听医生的建议再做安排。

父母通过一路的观察,也觉得小军的情况比他们想象得要严重,班主任老师和Z老师说的都有道理,于是,就同意带小军去精神科门诊看看病,并在Z老师的帮助下预约了第二天的门诊。

最终,小军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并在医生的建议下开始系统地接受药物治疗。鉴于小军的情况已经不能正常上学了,父母给他办理了休学。

一年后,小军又重新回到了高二。父母问起他一年前被XX大学录取的事情,小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可能当时做了一个梦吧,好在现在梦醒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