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 章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Q/A - 文/江初昕

像上帝在用他那万能的神笔在凝神地描绘。春雨不是那么急骤,更不是瓢泼一样,而是在用她那细腻的温柔在浅浅地描绘。描绘青草茵茵、描绘燕子呢喃、描绘小河流水、描绘农田耕耘、描绘人们脸上的笑容……如诗如画的春雨!

春雨是有胸怀的。她是宝贵的,也是及时的,“及时雨”嘛。尽管春雨迟迟来,但她总是在需要的时候来;因为她不是下起来没有完的淫雨,而是贵如油的甘霖呀。“雨余芳草斜阳,杏花零落燕泥香。”“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古往今来,沧海桑田,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春雨总是以她那博大的胸怀无偿、无私地奉献。

春 泥

庄稼们在生长,在拔节,在呼吸,我在春雨的泥泞里行走。这深深的泥土啊,这厚厚的大地,能否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告诉我,即使一生都将融化在默默无闻的泥土里,也一样飘散出最纯净的芳香。正如沉默不语的村庄,不也在安静地度过每一个晨夕?

春天醒来。就像沉睡一冬的土地,微笑着面庞,将草的嫩黄,将枝叶的青绿,将种子期盼的眼神,一起在这个春天苏醒。我就知道,我离村庄并不太远,泥土的芳香也并未在寻觅里隐匿。我撒一把种子,庄稼的种子,跳跃着,欢笑着,藏身在芬芳的泥土里,过不了多久,就会 长出一片稻谷,一片玉米,一片棉花和各种各样的农作物。有了春泥的呵护,它们并不邀功地在我面前一个劲儿地疯长,该多高就多高,该绿就绿,该黄就黄;它们也不会用讨好的眼神告诉我留下还是离去,只要根须深深地扎进泥土,就会向阳光捧收出灿灿的收成。庄稼多简单啊,箪食瓢饮,无私地向尘世奉献着自己一生的光阴。

我低下头,是为了行走。身边是禾苗,脚下是泥土,即使我失去了呼吸,我也相信我浑身的毛孔一样沉醉于这馥郁的香气。

春天泥土的醇香已钻入你周身的每一个毛孔,泥土的芳香,会穿透整个人生的四季,富足而繁华,丰腴而谦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