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数二十个数字才能走出房门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广告 - 文/刘昭 华大应用心理研究院心理咨询师

一个温暖的午后,我接待了这样一位来访者。他叫林智(化名),是刚刚在医院被确诊为强迫症,在医生的建议下,来做心理咨询的:

事情是从半年前开始的,不知道具体哪一天,他的头脑就闪现了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比如,也许今天出门就会被车撞;家人可能会突遭横祸;自己不能去看一些尖锐的物品,不然可能会被戳伤;煤气可能没有关严,会有煤气爆炸;等等。这都是一些令人极为恐惧的念头,只要在他的脑子里一冒出来,他的心就被揪起来了:恐慌,惧怕,惶惶不安。

其实他知道这些都毫无根据,但理性的思考似乎没有用,他总会 被这些念头折磨得痛苦万分。慢慢地,他开始想到一些方式来缓解自己。比如,数数。他设定了一些数字,3、6、9,每当有难以承受的念头出来,就开始数这些数字,好像在内心中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解除掉自己的恐惧及焦虑。于是,他暂时能好一些了。

但这确实只是暂时的。因为他冒出来的恐怖念头越来越多,内心的焦虑也在增强,好像只是数几个数字已经完全压不住这些恐慌的信息。于是他的“数字”开始增加,数数的程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而最近的状态已经到“需要在上班前数二十个数字才能走出房门,且数数时绝不能有任何的打扰,有一点变化就一切都要从头来过”的程度了。

林智冒出来的突如其来的念头,其实不算是突然的。在我们的咨询进行到几次后,林智想到这种状态出现前发生的一个事件:

半年前的某一天,领导布置给他一个任务。原本他完成得不错,但领导却误认为这是别人做的,他根本没有尽到责任,于是就劈头盖脸地说了他一顿。明明他非常委屈,但却并没有主动去做解释,因为在他的内心里是有顾虑的,觉得如果解释了就好像在指出领导的失误,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被他自己“压下来”了。但从那天开始,他的感觉就开始“不对”起来。

他的强迫,意味着什么

强迫症的针对治疗,以认知行为疗法是最常见的。但对于林智来说,他更希望了解到自己的强迫从何而来,希望走得更深去追根溯源,而不单单是从行为的矫正上去对待。于是,我们决定以精神动力学的治疗方式来进行。

我问他:“这件事给你的感觉是怎样的?”

他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衡量了一下,觉得领导比较强势,直接表达可能会让他有点丢脸。”

我说:“似乎你是从理性层面出发的,但在你的心里对这件事的感觉,又是怎样的呢?”

他迟疑了片刻说:“我其实不太舒服。” “怎样的不舒服?” “我感觉很委屈。明明是我做的,还做得不错,别人不仅抢了我的功劳,还好像我失了责,而且我还被训斥了一顿。”

“我能感觉到似乎你有很多负性情绪。”

“是的,想想看我太憋屈了不是么?而且领导凭什么这样说我,他就因为是领导就可以这样对待我么!”

当林智说到这些时,他的声音越来越高,整个人都激动起来,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着。接下来他又恨恨地说:“我怎么这么懦弱,让别 人这么欺负我!”他的手攥成了一个拳头,脸憋得通红。

但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他却僵住了,喃喃地说:“我好像太激动了是么,其实没必要,我不应该这样去看待这件事。”然后他的身体蜷了蜷,似乎要缩回到某个地方去。

我说:“好像刚才的激动,让你有一些不同的感觉了,能试试说出来么?”

他再次迟疑了一下说:“是的,好像是。我感觉我非常的愤怒,痛恨对方,却好像更痛恨自己。但在那一瞬,我的害怕突然出来了,害怕自己居然有这么强的愤怒,是不是会爆发出来伤害对方。”

而说到这些时,我听到他呼出了一口长气,整个人都松了下来。

我问他:“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他说:“轻松多了,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是出去了的,我不那么绷紧自己了。”

我说:“是的,因为你允许自己,将真实的感受以语言的形式表达出来了。”

对于林智来说,他一直都是习惯压抑自己的真实感受的,因为每当他有这些感觉出来,内心中的担忧和恐惧就会紧随其后。他害怕一旦自己表达出去,就会遭到“惩罚”,有更糟糕的后果等待着自己,而那将会是自己承担不了的东西。

但当他控制下去,这也同样会激怒自己,这些愤怒又反过来在吞噬他,让他再次有了更强烈的恐惧—我是否会因此伤害对方。而有这样的感受出来,当然会被他压制得更深层。

所以我们其实可以看到,这就像一个封闭的循环:愤怒—害怕—控制—更强烈的对自我的愤怒—更强烈的对自我的恐惧—以及更强的对自我的控制。而控制到了一定的程度,常常就会走向“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会成倍地涌出来,当它们无法以合理的渠道呈现出来时,就会以一种“貌似不符合逻辑的,没有意义的”形式爆发出来,于是,他的强迫就出现了。

其实在咨询的过程中,当林智已经开始将自己的真实感受呈现出来,将愤怒与惧怕情绪的闸门尝试着慢慢打开,他对自我的过度压抑和控制就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这是治疗的重要部分,因为这就如同给他一个“允许”的空间,让他敢于呈现自己的内心真实,敢于表达自己的情绪。

同时这样的呈现,也在向他打 开了自我的一扇窗,将“被他已经习惯性地压抑进潜意识”的情绪,能够被清晰地看到(也就是意识化)。而当他看到了,也就会调整自己面对它们的方式了。

而强迫,从不会因为一件事就能产生,这只是引发它的一个导火索。更深层的缘由是与来访者的思维方式、行为模式、甚至人格特点息息相关。于是在接下来的咨询中,我们也将重点放在了他的过往,一点点理 顺出他成长、变化的每一个阶段。从更深层的角度让林智看到了他的“强迫是怎么来的”。因为只有看得更深入透彻,才有更准确地治疗。

我们的咨询进行了大半年的时间,而林智也慢慢地从强迫的状态走了出来。当他可以结束咨询的时候,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我力量的找回。

我想,他会越来越好的。

他痛苦极了,这样的状态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工作和生活。最后,他终于不堪忍受去了医院,才知道自己其实是得了强迫症—这是一组以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精神疾病。于是,决定进入治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