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自己“飞”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广告 - 文/佟雨航

自打儿子上了小学后,我像很多家长一样,每天都是接送他上下学,寒来暑往,风雨无阻。

儿子上一年级时,学校离家不远,出了小区拐过两条街就到了。可上三年级时,家里买了新房子,新家离学校很远,横跨着两个区,坐公交有18站地,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而且为了偿还房贷,我不得不出去工作,接送儿子时间上就有些手忙脚乱。让儿子转学就近上学吧,儿子就读的学校又是千金难进的重点校。权衡再三,我咬咬牙,遂放弃了转学的念头。我想,宁可自己吃苦受累掉几斤肉,也不能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

自此,每个晨光微曦的清晨和华灯初上的夜晚,我和儿子都是在公交车上度过的。每天天不亮,我就要把儿子从被窝里唤醒,洗漱吃毕便步履匆匆赶往公交站点。幸好是始发站,我和儿子都能捞到座位。一路上,儿子困得不行,偎在我怀里倒头便睡,尽管车里人声鼎沸,儿子仍睡得像一头小猪。儿子的 学校和我上班的单位背道而驰,我先把儿子送到学校后,才能再返回来去单位上班。下午,儿子放学早,而我要到晚六点才能下班,老公为了多挣些钱去了位于郊区的工厂工作,一周才能回来一趟,一点也帮不上我。无奈,我只好在学校附近给儿子报了个看护班,儿子放了学就去看护班写作业,直到等我去接他为止。回到家,我一边做饭,一边收拾屋子,还得一边辅导儿子功课。天天如是。有时,我累得做着饭站着都差点睡着了。

这样脚打后脑勺的日子,整整过了一年。儿子上四年级时,有一天,他看到我吃着饭就睡着了,心疼地对我说:“妈妈,我可以自己上下学,以后你不用接送我了。”我当时第一反应是不行。儿子却说,他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他自己可以的。他还举例说,他们班上谁谁谁就是一个人上下学。那个谁谁谁是个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外打工,他和姥姥一起生活。我征询老公的意见,老公也很赞同,是该让儿子自己单飞了,并说他七岁就自己上下学了。最后,我点头同意让儿子自己单 飞试试。我给儿子配置了一部手机,并教他如何打报警、救护电话。

第二天一早,儿子一个人去了公交站,我放心不下,偷偷在后面跟着。看儿子上了公交车,我的心仿佛也和儿子一起上车了。我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儿子打电话,问一些车上的情况,叮嘱他一些事情。儿子说他很好很安全,还逗我说他身边还坐着一个美女姐姐。儿子很懂事,他下车到了学校也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叫我放心。儿子第一次独立上学成功,我很欣慰。儿子放学,他又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短信给我,时刻与我保持着电波联系,直到他到家为止。

我电话陪伴儿子上学一段时间后,发现儿子真的很棒,完全可以独立上下学了。如今,儿子已经小学毕业升初中了,游走在城市的大小街道,如鱼得水,有时候和他一起出去逛街,路痴的我还要向他问路呢。

原来,让孩子自己“飞”,他才能飞得更高、飞得更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