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den of Buddhist Mood

住l 寂之美

Rayli Home - - Courtyard 庭院 - 高高 Parisisraining 吴冰 何鑫 和平之礼 佟亚荣 林善媚

将中式园林情景交融的美学及哲思,与日式禅宗园林的“枯山水”文化结合,为自然景观赋予人格美、品德美与精神美。在海棠、红枫与茂竹间品味禅意人生,在“一沙一世界”中寻找一份超然脱俗。

风月无痕拙朴之美

陈女士给人的印象宛如春日里一池沉静的湖水,仿佛风霜雨雪都能融化其中。从未见过她有一丝的情绪失控,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她讲究生活中的细节,喜欢努力去实现自己想要的生活品质,更多的时候喜欢独处。

打造一方梦想的园林宅院是赋予生命更多与自身独处的机会,聆听内心的呢喃。“花园是可以觉察自己的地方,可以在此发现真实的自己,也可以发现和自己相近的人。从每个人进到花园里的反应,就能看出他是否喜欢这个花园。喜欢的人进到花园来不仓促,放轻脚步慢慢欣赏。”陈女士不疾不徐地向我们娓娓道来。

在造园设计初期,陈女士与园林景观设计师佟亚荣曾进行过几次深刻的沟通。擅长沟通的陈女士非常懂得尊重设计师,虽会坚守自己的理想,但沟通时从不咄咄逼人,反而能给出建设性的建议。在设计过程中能够与设计师互补,甚至在关键之处点拨出设计灵感,让彼此间的优势得以升华。

佟亚荣依旧记得与陈女士第一次见面时,双方心领神会的默契: “我们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聊花园里的点点滴滴,当她提到‘盘腿喝茶’时,那一刻彼此一个眼神便会意了,茶室外的禅意花园从天而降。实际上最后做出来的方案和落地后的效果都是她想要的感觉和气质。每每有闺蜜好友真心赞赏她的花园时,她总微笑着说:‘是设计

师懂我’。在与园主沟通的过程中,有时候会发现,遇到知音一样的客户,沟通就是彼此倾诉与享受的过程,后期设计和落地都变得简单而快乐。”

陈女士对美的认知有着非常明确的方向。她说自己是个“外圆内方”的人,想要做到的事情会比较执着。幼时于青山绿水间无拘无束地拔节生长,眷恋自然山水。拥有一个古老的灵魂,喜欢自然,喜欢拙朴有岁月感的事物,倡导世界大同。对于金钱,她有自己的见解。她说:艺术的东西不能与金钱捆绑,但表明自己也会为品质买单。也许正是这种追寻与世界和睦相处的信仰,人与自然最朴素本真的天生归属感,成就了禅意山水园的雏形。

寂色山水物哀之美

这座蕴含东方禅意韵致的宅院分为南北两园,中间为住宅,将前后隔开。布局方正,结构明朗,大有中国古代所推崇的“天圆地方”之意韵。它与中国传统泼墨山水式庭院有相似之处,气质上却略有不同。受中国传统哲学及绘画艺术影响,中式园林注重诗情画意、移步换景、情景交融;亭台轩榭、小桥流水、荷叶田田、丰盈灵动;朱栏绮户间牡丹与芍药并峙,浓烈渲染。

陈女士的这方宅院,更似日式庭院的洗练质朴。整体遵循素色的调子,景观配植栽种的也多为四季常绿植物,鲜有开花品种。在山石水景上,更将日式禅宗园林经典的“枯山水”元素植入庭院的灵魂。文震亨曾在《长物志·水石》中写道:“水令人远,石令人古,园林水石,最不可无。”可见“水石”在园林景观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将沙砾碎石细细铺陈,用耙勾勒出“涟漪水纹”;并以主景石、汀步石的叠搭、组合,构建出“一沙一世界”的微妙自然微缩景观。园内的沙地、岩石、树木、天空,寥寥几笔,韵味悠长。久坐其中,静思冥想,感受物哀之美,感悟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和谐共生。

南侧园内,古风遗韵犹存:一棵巨型海棠兀自成荫。在夏日的树荫下纳凉,看着天光一点一点变成黯淡的金黄,总能品出古人吟诵“海棠如旧时”的余味。不远处,一株红枫亭亭玉立、绰约生姿,落枫与立石相映成景,自成生趣;目光再放远,婆娑的罗汉竹掩映在亲水木廊四周,密竹林立,满目苍翠,惹人怜爱。作为庭院骨架植物的日式黄杨篱造型球则井然有序地静立于花坛内,不争不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