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斌:定时炸弹还是响了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文 张斌

带着“冠军魔咒”德国队早早便离开了俄罗斯,世人都在调侃那些啤酒和香肠将如何处理。盛极而衰并不诧异,但是外人根本无法完全洞悉德国阵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一支一年前还如日中天的超级强队被打回了原形。出局者迅速被闲置在热潮之外,除了勒夫继续留任的消息偶然激起小波澜,德国队的复兴大业暗自启动,暂且可以按下不表。

世界杯大战未开,德国队就曾被裹挟进政治旋涡,厄齐尔与京东安的那张与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给球队带来了空前的麻烦。依据德国法律,外国大选是不得在德国境内展开任何宣传造势的,而身在德国的土耳其族裔中不少人手握选票,身上流着土耳其族裔血脉的著名球星一脸春风地与力求连任的候选人亲切合影,巧加传播,那便可以在特定族裔群体中掀起选战波澜。

这一逻辑传播甚广,当事人厄齐尔与京东安辩白不多,在主力与替补之间上上下下,亦被解读得格外精彩,一度二人尤其是厄齐尔简直沦为队中“妖孽”,不除不足以平民愤。还有一个很难得到确认的传言版本,围绕着厄齐尔在德国队内部有一个小团伙,与“拜仁帮”不睦已久,甚至还影响到了勒夫对于萨内去留的决策。此类传言很有市场,被当作巨人新败的绝好卖点。传传德国队的闲话本也没啥,一支空前团结的德国队本也鲜见,胜利可以掩盖所有的矛盾与隔膜。

度过魔咒,留下勒夫,德国队似乎可以褪去此前所有牵绊,轻快起来了。但厄齐尔打破了德国足协的如意算盘,定时炸弹终于还是响了。29岁的厄齐尔通过社交媒体毅然宣布退出国家队,并将矛头直指德国足协,宣称“种族主义永远无法被接受”,自己不愿再忍受“不尊重”。“种族主义”可是关键敏感词,厄齐尔在长篇表述中,一是试图厘清与埃尔多安之间并无任何政治牵扯,并强调第一次与之谋面还是在默克尔总理与埃尔多安总统一道观礼的两国友谊赛上,暗含着指出政客们善打足球牌的一贯做派,自己坚决不做“政治工具”。通篇中,厄齐尔最刺激众人神经的还是那句话——“赢球了,我是德国人;输球了,我就是移民。”

在德国国家队的历史中,厄齐尔是第一位在休息室里读《古兰经》的国脚,一度这可是种族多元文化融合的绝佳案例。地处欧洲中部的德国似乎自有胸怀拥抱汹涌而至的移民潮和文化冲击,其足球复兴从中深深受益。厄齐尔毫不顾忌的长篇言论不惜撕开德国队内部隐隐伤痛,让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必须面对公众的拷问,厄齐尔那句“我到底怎样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德国人?”,似乎喊出了移民族裔的普遍心声。

据传格林德尔近来一直敦促厄齐尔尽早表态,也许主席先生期待的是厄齐尔的一封致歉信,坐实败走俄罗斯的深层原因。厄齐尔的态度完全超乎德国足协的意料,勒夫此前宣布会给国脚们更多的时间调整,因此估计也不会与当事人有过深入的交流。如今压力已然全部推给了格林德尔,他必须尽快做出反馈,以挽救德国足球的整体形象。格林德尔早被贴上“政客”标签,没能在德国足球近些年来最危难之时稳住大局,导致族群分裂的现实上演,本身就有罪责在身。

厄齐尔刚刚宣布退出国家队,便赢得了来自土耳其不少政府官员的强力支持,司法部长甚至赞其“退出德国队是给法西斯病毒最有力的一击”。舆论也并非完全站在厄齐尔一边,有政治家就指出,与埃尔多安合影没有任何政治意图,只能说明厄齐尔本人太天真了。厄齐尔引爆了,只待德国足协应对了,此种局面下,无一方可为赢家。失败,可为复兴之机,但更要承受万般苦痛,此所谓代价。德国现实之痛,真真切切。

7 月 23日,德国著名球员厄齐尔抵达新加坡参加2018国际冠军杯足球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