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前“预防针”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读者来信 -

那是一段痛苦的记忆。去年 1 月 7日,我因为摔伤导致股骨骨折,在医院动了手术。康复后由于钢板作用,我成了个不太明显的“瘸子”。本来医生就告诉过我,一年后要取掉钢板,不久前,因为返乡装 修房子正好有段空闲时间,我合计乘机把钢板取了。

考虑到医保报销方便,我选择了一家三甲医院。接诊的是位年轻医生,我姑且称呼他小李。做了普像检查,取钢板没问题。小李是北方人,恰恰跟我当年服兵役的沈阳是邻市,于是有了一些共同的话题,他说尽快安排手术。可按照小李的叮嘱,办好医保报销的单据,加上琐事耽搁,我住院已是一周后了。

一轮全面的体验,我的身体无恙,小李把手术定在 4 月 3 日。说实话,小李挺忙的,既要坐诊、查房,还要做手术助理,他叫我和儿子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都是抽中午休息时间。我们父子俩来到医生办公室,小李很热情,叫我坐在他的身旁,还倒了一杯热水,开始讲解手术的风险。

虽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听着听着,我浑身慢慢起了鸡皮疙瘩。小李几乎把所有的意外详详细细讲解到了,先是麻醉失手可能致死,接着如果钢具与钢板型号不符,割不断钢板,只能再把肉缝上。或者螺丝掉肉里了怎么也取不出,那只有与我相伴一生了。我听得手心冒冷汗。

4 月 3日上午8时,我被准时推进了手术室。因为是半麻,我一直与麻醉师聊着天。直到手术开始,我都 清楚知道主刀的是医院骨科主任,用了不到 20分钟就取出了钢板。然后管床的小李缝线,也只用了18分钟。整个手术,前后只花了一个钟头左右,远比预计的顺利。9 时 30分,我被护工从手术室推到病房,精神尚可的我一路与熟悉的病友打招呼。谈及感受,连小李都说,很少碰到像我这样的伤员。想想手术后直到现在,“万一”并没降临到我头上,因为我的伤口恢复良好,更没丁点疼痛感,凭我掌握的一点常识,认可手术非常成功。

由于得静养半个月拆完线才能出院,偌大的病房区,每天都会看到有病友去做手术,有的自然很担心失败,甚至有位 60 多岁的老头儿打起了“临阵逃脱”的主意。我是乐天派,闲聊时,我以自己的经历劝说老头儿,看开点,相信能挺过这道难关。解开了心结的老人,高高兴兴地做了手术,结果同样比较成功。我突然想到“良言一句三冬暖”,或许这个词用在医生身上不贴切,只是病患性格千差万别,医生告知手术风险理所当然,但绝对不是无限扩大,增加患者和家属的心理压力。再说了,真的出现医疗事故,并不代表医生能够推卸责任,恰恰脆弱的病患是更需要心理调节和抚慰的群体。(广州袁斗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