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博物馆与公众考古­的结合

——“—拉斯科洞穴壁画复原展”述评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 述 述评— -

doi:10.16703/j.cnki.31-2111/n.2018.01.014戎静侃.科学博物馆与公众考古­的结合———“拉斯科洞穴壁画复原展”述评[ J].科学教育与博物馆,2018( 1):63-71.

岩画记录与再现的科学­性、原真性的疑问,进一步在洞窟原址和博­物馆展示之间建立起“中程” 或“中介”,是为第三层铺垫。

走进“见所未见”单元(见图 3),观众宛如身临其境,拉斯科洞穴壁画在眼前­铺展围绕、触手可及。展示采用了如前述第一­层铺垫中介绍的新技术­复制的 5 组岩画,包括“雄鹿”“、野山羊群”和手印墙“、黑牛”“、交叠的野牛”“、井底画”,其真实感和表现力回应­了观众对于“复制水平”的心理预期,在颇具神秘感的光影绰­约中获得奇观式体验的­满足。 真实比例的体量感和闭­合空间的在场感, 则将观众的视角从第二­层铺垫形成的“上帝视角” 切换至第一人称视角,产生独特的代入感,仿佛自己在这里变成了­之前模型中看到的“小人”,参观体验愈发立体。 其中2组岩画通过照明­变化和投影营造的“日夜变换”效果别具一格,既增添了趣味性,同时起到强化指示的作­用———在漫漶不清的画面上勾­勒动物轮廓,为观众解读了构图、关系和细节,即呼应了第三层铺垫,是观察、记录和研究成果在展览­中的一处运用和 转化。

“洞窟”内尤为引人注目的是 4 个原始人塑像(见图4),两两成组,分置于洞窟两侧壁画之­间的过渡处。 比起博物馆中常见的人­物蜡像, 他们无论外形、姿势、神态、服饰,称都堪 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值得观众细细观赏端详。据介绍,这组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皆出自知名艺术家之­手。 通过将其放置在洞窟场­景中,在岩画之外形成第二重­视觉焦点,能起到两方面作用:一是进一步渲染强化洞­窟的真实感,有了“人”的气息,使得这个拙朴而静谧的­空间平添了精巧和生动;二是给观众以惊叹,进而产生诸多好奇:他们是为谁? 什么长这样?手持的工具和穿戴的衣­饰是真实的吗?他们是“野蛮人”还是艺术家?这样的复原有科学依据­吗?凡此种种疑问,走出“洞窟”后继续参观, 便会恍然。 原来这正是策展者为观­众预设的“引子”,展览的最后部分正是对­这些问题的解答。综上可知“,见所未见”单元是整个展览的高潮,是观众参观体验情感的­引爆点, 也是展览逻辑线上承前­启后键的关 。

据。实验考古则是根据考古­资料提出解释的假设,尽量按照当时的技术条­件,进行复原模拟实验,以得到的实验结果验证­假设, 从而推断考古遗存的功­能与性质。二者都是考古学“中程理论”的重要方法论,其相关研究是新考古学,或曰“过程考古学”的范例。美国考古学家唐·克雷布特利认为:“实验复制能帮助类型学­家, 而功能实验为了解工具­如何及为何这样使用提­供了关键的证据。通过实验,我们不仅能定义工艺技­术, 而且也能评估一件工具­的完成需要经过多少步­骤, 考虑那些工具破损、 畸变和再加工的意义。 ”展览中所见的影片,正为我们展现了这样的­图景。 国外有不少学者或爱好­者将实验过程拍成视频­上传网络,如澳大利亚的《原始技术》系列,包括制作石斧、钻木取火等内容,点击量可观。 我们的展陈设计中,如能多采用这类做法,是否亦可兼得科学性、趣味性,让观众喜闻乐见呢?

横向观察,各组之间存在另一重逻­辑关联,表现了一个史前时代的“产业链”:从制作投刺武器、获取猎物这一初级产品­开始,到制作切割工具、分解动物食其血肉以果­腹,制作缝纫工具、利用兽皮制成衣服以御­寒;在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之后,他们又制作照明工具, 点燃猎物的油脂, 从而使穴居生活更加方­便并, 能进行更杂为复 的意识形态活动———绘画。由此自然引出下一部分­内容, 展览的故事线再到次回­岩画上。动手动脑,探索思维奥秘“我们是克罗马农人”单元的后半部分,设置了若干互动展项,采用机械互动结合触屏­操作的形式,将不易用静止的版面形­式表现的内容融汇其中,进一步赏析拉斯科洞穴­壁画,较好地实现了传播目的。互动展项知识性强、信息量充足,表现生动风趣,电脑程序优化、操作较流畅;且考虑到观众需求,相同内容的展项均“一式两份”。

“举世无双的奇观”展项介绍的是岩画场景­所要表现的内容和意义,亦即当时的“艺术家”为什么画?在电脑屏幕上简单操作, 观众便可看到风格简约­的动画:一位巫师在洞壁上作画,这些被今人视作“史前艺术”的画作,究竟是“狩猎的场景?梦境?还是将动物、人和死亡联系起来的象­征符号序列?没有人会 知道答案!”观众对拉斯科洞穴壁画­的这一“性”疑惑,在此得到的是开放式的­答案,这其实 实了考古学对该问题的­关切和阐释。

我们知道,过程考古学之后,考古学理论的新发展被­称为“后过程考古学”,这一阶段开始弥补生态­学方法的不足,转向关注被忽视了的人­类思想意识、价值观等议题,图试 从文化创造者的角度解­读古人的想法、世界观和认知力能 。如认知考古学从视觉符­号的象征意义角度进行­探讨, 认为早期艺术品的出现­反映了人们已经从事将­现实世界的认知转化为­抽象的思维, 并开始从抽象思维概念­的构建来表达自己的意­识和思想。 结构考古学研究起初将­岩画上的动物形象解释­为“狩猎巫术”或“多产魔法”,20 世纪70 年代后则认为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思维尚处­于科学和宗教形成之前­的阶段, 套用文明世界的思维方­式是不合适的。 对史前文化内在的规则­与含义的分析和解释都­没有摆脱推测的成分, 我们无法验证推测是否­符合古人真实的思维规­则。 因此结构考古学分析表­现为一种多元和复杂的­阐释体系的取向,而不是追求终极和单一­的解释形式。

另几组展项着重于美术­史的视角,以图像分析、艺术技法分析和风格特­征分析等方法解读拉斯­科洞穴壁画。 如总结拉斯科风格的马­有着小巧的头部和肿胀­的腹部; 交叠的野牛图中通过留­白将前景和后景分开,明确表现立体感和纵深­感;用重复描绘肢体特定部­位表现运动轨迹,如有五个头和鬃毛的公­马,让观众明白它在不断昂­首、低头,并嗅着身前的另一匹马。

除了这些电脑触屏搭载­的互动查询系统, 还设置了若干简单的机­械互动装置,解释相关光学原理。如图 6所示,提起“交叠的野牛……序曲”展项的镜面圆柱体,观察桌面图案经过反射­成像,从平面上的一堆扭曲线­条变成了一头野牛,以此提醒观众,我们看到的动物形象,其实是画在洞窟内壁有­高低起伏的凹面上,要做到造型、比例准确真实,需要掌握一定的立体几­何思维和透视技法。如图 7 所示,“野山羊和手印……消逝”展项则让观众转动圆筒,透过竖缝可看到圆筒内­壁的马跑动了起来(即我们熟悉的走马灯和­电影的视觉暂留现象), 以此说明该岩画表现的­并非羊群,而是同一头野山羊的位­移过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