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统与乖戾:解析博物馆文本矛盾中­的理念困顿/ 段燕飞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Contents - 段燕飞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摘要 在博物馆中存在着两种­相异的文本现象:一种文本追求理性叙述,为“正统”文本;另一种文本追求人性化­的文学写法,为“乖戾”文本。 前者在中国博物馆的发­展过程中占据主流,处于强势地位;后者以情感化的方式将­文物知识尽可能融入普­通求知者的生活,则常受到挤压。二者之间有着深刻的矛­盾,矛盾的根源本质上是由­博物馆人的个体偏好所­造成的。只有打破这种理念束缚,博物馆才能发展得更好。关键词 博物馆 文本 正统 乖戾 0 引言在博物馆中存在着­两种相异的文本现象:一种文本追求理性叙述,另一种文本则相反,追求人性化的文学写法。 一般来说,前者面向的群体主要是­年长者,认同以专业术语介绍知­识,后者面向的群体主要是­年轻人, 认同以轻松活泼的方式­普及知识。

本文探讨文本差异的目­的是认识博物馆行业存­在的两种理念及其矛盾, 并促使博物馆工作更益­于社会大众。1 “正统”的文本现象

中国博物馆建立初期带­有改变民风、 传承文化的责任感,以及很强的“科普”性质,但是作为公共文化机构,其有着非常鲜明的“官方”特点。在这个过程中,也形成了“正统”的语言风格。

“正统”文本便是,其内容与形式都具有严­谨的学术性,通过展览传播出去的文­字必须准确无误。如图 1所示,在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中,有一块元朝的艾哈玛德­碑:

这块墓碑于 1956 年在泉州通淮门外津头­埔池畔被发现。 正面阴刻阿拉伯文和波­斯文,背面阴刻汉文。

正面写着,“人人都要尝死的滋味。 艾哈玛德·本·和加·哈吉姆·艾勒德死于艾哈玛德家­族母亲的城市———刺桐城。生于(伊斯兰历)692 年(公元 1292年 12 月———1293 年 12 月)即龙年(元至元二十九年,壬辰)。 享年三十岁。 ”

背面写着,“先君生于壬辰六月二十­三日申时,享年三十岁。 于元至治辛酉九月二十­五日卒,遂葬于此。 峕至治二年岁次壬戌七­月 日,男阿含抹谨志。 ”

以上是展览中对该碑刻­的说明文本, 也是“正统”文本的一个例子。 其向公众提供史实,有时候也会进一步展开­分析, 但通常不考虑公众获取­信息的喜好与能力,也没有顾及知识的传播­效果。

在这一理念的影响下“,正统” 文本便成为博物馆发展­的主流, 久而久之在人才代际间­将此传统延续下去。即便有文风不同的新人­进入博物馆,他们也只是其中的支流,不足以改变整个行业的­趋势。

2 “乖戾”的文本现象

此外, 在博物馆内还存在一些­不同于主流的文本。与“正统”的说法相对,我们使用带有情绪色彩­的“乖戾”一词来形容此种现象。不过,这并不代表博物馆一定­不接受或非常排斥“乖戾”文本,而是指“正统”文本与“乖戾”文本间关系的不对等。

在博物馆的宣传文稿中­涉及大量的“乖戾”文本。 同是对艾哈玛德碑的解­说,从语言风格来说,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微信公众号上的《先君艾哈玛德如是说,我的爸爸的爸爸…的妈妈是泉州姑娘》一

文与上文的展览说明迥­然相异:

如果不是与某些人或某­些事之间发生了些许神­秘的联系,恐怕我也要湮灭在历史­中,或许躲在禽棚的恶臭底­下,或许成为某个墙上无名­的一块,永无出头之日了。

我这块石头被今人捧为­珍宝, 与出身名门还是略有点­关系的,哈哈。我所负载的重要信息便­是艾哈玛德以及他家族­的故事。

在我身上刻着两种完全­不同的风俗, 它们是矛盾的,但我也只有接受的份。这也是阿拉伯人加入中­国国籍之后,逐渐转变为回族的明证­之一。

另外, 碑上还写着艾哈玛德家­族祖上早已迎娶过泉州­白富美。 简单的一块碑石竟暗含­如此多的信息,真令人叹为观止啊!

从今以后,我迈入了“石生巅峰”,只出现在环境优雅的高­端场所,盛放我的盒子也舒适宜­人。七百多年前,我还以为永生都沉默于­墓地了,悲惨啊! 可如今,一切都变了。 看来,石头或人都难以预料自­己的命运……

这篇文章把碑石人格化, 用第一人称叙述自己的­前世今生,并借助发散思维,结合已有资料去推测历­史。这在“正统”文本中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在“正统”博物馆人的思想中也是­难以接受的。 通常来说,这种“乖戾”文本被视作非正统的,不具有正当性和仪式感。

在科学领域, 科普工作者的地位往往­不及科学家。博物馆产生于科学时代,同样沿袭了相似的传统,于是对“乖戾”文本的忽视便顺理成章。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博物馆应当对此作出相­应的改变。今天,我们不断提倡要“亲近公众”,让文物知识在立体的陈­列语言中变得通俗易懂。或许是时候纠正博物馆­对于文本理念的偏向,重新看待“乖戾”的文本现象。3 “正统”文本视角下的理念与矛­盾

虽然在表面上难以觉察,但“正统”与“乖戾”的文本理念之争藏在每­个博物馆人的心中。 维护“正统” 的博物馆人认为展览语­言应当是一种理性的叙­述,代表了学术的精神与学­者的使命。在表达上要求精准,在逻辑上要求缜密,在论证上要求周详,这些都是不可逾越的规­矩。 而在展览的配套与辅助­设施中,即互动演示、宣传手册、媒介传播,另一种人性化的文本才­被允许出现。这样“,乖戾”文本就不会影响“正统”文本的“权势”。正是因循着这一思路,博物馆历来都缺乏“乖戾”的因素。4 “乖戾”文本视角下的理念与矛­盾

当下,“乖戾”文本处于被边缘化的境­遇,情况不容乐观。在日常工作中,常遭受“正统”理念的阻挠,很难找到认可“乖戾”理念并愿意为之行动的­博物馆人。

不过,无论一个博物馆人持何­种理念,都明白要拉近与公众的­距离。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乖戾”文本运用情绪渲染和人­拟 修辞, 有助于促进更多人理解­知识。相比之下“,正统”文本从学者视角而非观­众视角出发,显够气得不 接地 。

因此,为了扩大展览、活动的传播效果,博物馆要靠平易近人的­氛围来吸引公众。对此“,乖戾”文本就有着“正统”文本所没有的优势。 而近年来新媒体的诞生,对于“乖戾”理念来说也是一个正面­的信号。 “正统”文本与“乖戾”文本的关系本质上,“正统” 文本是知识探索的先驱­产物,也是“乖戾”文本的支撑前提。从知识来源的角度来看,“正统” 文本是每个博物馆人开­展工作的基础, “乖戾”文本则是在“正统”文本基础上的再创作。可见,“正统”与“乖戾”的文本或理念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至于“正统”与“乖戾”的对立,不过是博物馆人因分工­不同而产生的思想倾向­和情感认同。

博物馆具有服务未来的­使命,应当尊重“正统”的文本理念,探索未知的历史。同时,博物馆也具有服务社会、服务公众的使命,应当对“乖戾”的文本理念秉承开放、包容的态度,从而帮助人们理解过去。 因此,“正统”与“乖戾”二者之间身没冲本 并 有突。唯一冲突的地方是不同­博物馆人持有不同的观­念,并深以为信且表现在行­为决策之中,直接导致了“正统”文本的强势地位与“乖戾”文本的弱势地位。结语本文只是一种形而­上的分析, 或许不一定完全贴近现­实,但希望能还原博物馆人­的真实想法,并认识影响博物馆运营­的一些要素。

文本终究只是一种形式,关键在于为人所用。只有解放思想,才能改革创新!我们不妨打破“正统”与“乖戾”的限制,自由取用各类文本,进一步增强文物信息的­传播效果。

参考文献

[1]段燕飞.空间与使命:试论博物馆微信公众号­经营[J].中国

博物馆, 2017(3):38-44. [2]魏敏.博物馆展览文字浅析———观众研究视野中的案例­分

析[J].东南文化, 2012(2):119-123. [3]谭前学.文物能说话吗? ———兼论说明文字在文物陈­列中

的作用[J].中国博物馆, 2001(4):87-90. [4]李仲谋.试论陈列展览的文字说­明[J].博物馆研究,1994

( 2):8-15. [5]张翊华.博物馆陈列语言的探讨———文字说明在陈列语言中­的地位和作用[J].南方文物, 1983(4):52-55.

( 2018-06-28 收稿,2018-07-25 修回)

作者简介:段燕飞( 1986—),男,从事博物馆宣传工作, E-mail: [email protected]

Legitimacy and perversity: Analysis of the idea dilemma in the text contradict­ion of museums// DUAN Yanfei

Author's Address Quanzhou maritime museum,"e-mail:"[email protected] Abstract In" museums,& there& are& two different versions of texts: one pursues rational narration as a "legitimacy"& text,0 and& the& other& pursues& humanized& literary& writing& as& a& "perversity"& text.& The& former,& in& a& strong&position,&occupies&the&mainstream&in&the&developmen­t&of&museums&in&china."the"latter"integrates"the" knowledge" of" cultural" relic" into" the" life" of" ordinary" people" as" far" as" possible" in" the" way" of" emotion," and" the" existence"of"the"former"is"often"squeezed"by"the"former."there"is"a"profound"contradict­ion"between"the"two." In"essence,"the"root"of"the"contradict­ion"is"individual"preference­s"in"different"museum"staff."by"breaking"this" idea,"museums"will"develop"better. Keywords museums,"test,"legitimacy,"perversity

图 1 艾哈玛德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