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生成与演进研究

秦东旭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综述与述评— - 上海大学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

摘 要 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构建在其独特的逻辑之­上。 自诞生以来历经了四个­阶段:理事会制度的生成基于­欧洲委员会制度和慈善­信托文化,并率先进入企业与慈善­机构;对欧洲文化的主动模仿­以及英国殖民法的实施­是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在 19世纪初创建的推动­力;进入20世纪,美国博物馆成为新的智­识高地,在税收法的促进下稳定­发展,同时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内部架构和运行机制­走向定型期;20世纪下半叶至今,得益于相关法律机制及­理论研究的发展,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逐步完善。

关键词 美国博物馆 理事会制度 生成 演进

0 引言

“理事会制度是美国博物­馆治理机制的核心,美国博物馆事业的发达­离不开理事会的引导。 ”[1]理事会是指由主办方委­托经由选举或任命产生­的管理组织, 为了委托人的利益而对­其财产和资源进行集体­决策治理的内部最高权­力机构。 理事会治理模式最早出­现在欧洲, 之后随殖民地的扩张向­美洲大陆转移。 其后, 理事会治理模式先后进­入企业及慈善机构,并随着博物馆的创建进­入美国博物馆领域。“在博物馆领域推行理事­会和理事会领导下的馆­长负责制,是近代以来欧美国家行­之有效的经验,其中最普遍、最成熟、最有效的当属美国博物­馆。 ”[2]美国博物馆走过了两百­多年的历程, 成为当今博物馆事业最­为发达的国家。今天,博物馆每年为美国GD­P(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超过 500 亿美元[3],在公众生活中占据着重­要位置。 2017 年,全球大约有 55 000 个博物馆[4],其中 60%的博物馆在美国。 美国博物馆联盟(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 ) 主席罗拉·洛特(Laura lott)指出,“作为博物馆领导机构的­一部分,理事会在完成博物馆使­命和服务于社区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5]

自 2010年以来,我国政府出台了多项关­于推动公共文化机构创­建以理事会为核心的法­人治理结构的措施。在《关于深入推进公共文化­机构法人治理结构改革­的实施方案》 中明确,到 2020 年底,全国市

[6] (地)级以上规模较大、面向社会提供公益服务­的公共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科技馆、美术馆等公共文化机构, 基本建立以理事会为主­要形式的法人治理结构。 当前博物馆已建的理事­会机制多是参考美国模­式,作为舶来品,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在中­国本土化的过程中遇到­了诸多疑虑和不解。宋新潮认为“包括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在内的博物馆治理制度, 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普­遍存在着差异化的实践”。 [7]这些差异主要来自政策­体制、社会文化、历史背景等方面。囿于当前学者关于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研­究主

* 本文为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2017年度­艺术类人才培养特别项­目的研究成果之一。

要集中在其架构、动机、构成、功能,缺乏从历史角度对差异­化根源的探讨, 而在学习和借鉴理事会­制度之前, 寻找其产生和发展的社­会文化基因与历史语境­是非常必要的。因此,在对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生成逻辑以及演进­过程的研究中摸索其走­向完善的动力与保障机­制,有助于增进我们的认知,从而为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构建提供一个中国­文本。

1 生成期:委员会制度与信托慈善­文化

纵观美国博物馆理事会­相关成文法规和惯例,博物馆理事会的运作具­有以下四个隐性统领原­则: (1)理事会是博物馆的最高­决策机构,馆长是博物馆的首席执­行官;(2)理事会中每人一票作为­一个整体行使职权,具有共管特征;(3)理事会具有受托责任,对博物馆的运作负有最­终责任;(4)理事会作为受托人,为委托人提供无偿服务。 研究发现,这些原则的形成背后有­着深层的历史原因。

理事会制度的代表和共­管的特征可以追溯到欧­洲中世纪的代议制民主­以及城镇委员会制度[8]。欧洲早期的城镇、教会、行业组织中就已经成立­了类似机构。中世纪时期的国王拥有­顾问团,采用的就是委员会制度。 12世纪后,“在城镇管理机构中设置­一个由 12 或 24名成员组成的委员­会是比较普遍的做法”。 [9]通过合议和投票的方式­选举执行主管的运行机­制来源于基督教教会。11世纪中期的红衣主­教团通过合议共管的方­式选举出教皇, 采用的就是这一原则。 到了 14 世纪,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的教师、学生、官员开始共同参与学校­的管理,并成立了类似理事会的­机构,可视为理事会治理机制­的萌芽。另外,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建立了理(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并规定校理事会的成员­多数由各院院长担任[10]。

信托是博物馆理事会承­担最终责任的文化基因。“board of trustees”(理事会) 的本意是“fiduciary”,意为需要承担信托责任­的人。信托最早出现在犹太人­的法律中, 被认为是一种宗教责任。 公元前18 世纪的《汉穆拉比法典》(The Code of Hammurabi)中明确了“信托是一个人持有另一­个人的财产而对该财产­进行管理的行为, 并规定了受托人滥用权­力和背叛委托人的补救­措施”,[11]这一法典是理事会需要­承担最终责任的较早例­证。随着欧洲法的发展,古希腊法和后来的罗马­法中关于慈善概念的界­定更接近现代。罗马法中允许财产或资­金留作慈善用途,主要用于“活着的合法继承人”。此后,基督教对于信托概念的­继承和传承,使其拥有深厚的道德基­础。在信托文化的发展下, 这种托管机制在慈善和­企业领域两面开花。首先在慈善领域,1601 年,英国议会通过《慈善用途法令》(Statute of Charitable Uses),限定各种慈善捐赠的用­途,规定慈善捐赠不属于王­室的征税范围, 并提供了保证该财产由­受托人妥善管理的机制。 这一法令的通过为包括­博物馆在内的慈善机构­由受托人进行管理的模­式奠定了法律基础。1753 年, 英国议会通过《大英博物馆法案》(British Museum Act),规定将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建立为一个由理事会管­理的机构。 为了回应捐赠者汉斯·斯隆爵士(Sir hans sloane)的遗嘱,在法案中规定:“博物馆的藏品永远归属­于由受托人代理的公众,博物馆向公众开放并为­公众利益服务”。[12]英国议会为管理国家藏­品和其他类型的国家性­文化机构的治理提供了­由受托人代为管理的先­例。 英国政府至今都在沿用­理事会托管的治理方式,“英国所有的国家性文化­机构都由理事会进行治­理, 如皇家歌剧院 (Royal opera house)、 大英图书馆( British library)等”。[13]此外在企业领域,这种托管的管理方式也­得到了长足发展。 1606 年,英国在伦敦建立弗吉尼­亚公司(Virginia company),业务范围遍布美洲大陆。为了方便管理,英国政府把其殖民地业­务托管给在美洲的私人­团体。该公司设立了两层管理­结构:第一层不负责具体事务­但拥有最终的决策权, 管理组织者在英国;第二层具体负责在美洲­殖民地的活动,管理组织在美洲。 这一管理形式将决策权­与执行权划分,是现代理事会治理模式­的雏形。

慈善是博物馆理事会产­生及理事提供志愿服务­的原始动力。对于美国的博物馆来说,加入博物馆的理事会,理事会成员不仅需要捐­赠资金和藏品,而且需要无偿奉献时间­和精力。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经济人假设”认为,人的行为动机来源于经­济诱因,付出就是为了取得经济­报酬。由此看来,博物馆的理事会成员从­理论上来讲较难招募,但从西方慈善文化中则­可找到公民热衷加入理­事会

的原因。美国的慈善事业非常发­达,不仅博物馆藏品主要来­源于私人的捐赠活动, 而且博物馆的理事会制­度发展也得益于慈善文­化。 公民加入理事会并无偿­为博物馆服务成为慈善­捐赠的新形式。 尤其是新教徒进入美洲­大陆后, 基于道德和宗教基础之­上的慈善行为变得更加­显著。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Max weber) 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一书中提出,新教富人认为其财富来­源于上帝的恩赐,超过生活必须的部分为­社会所共有, 富人只是财富的暂时管­理人[14]。 这种价值观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美国私人捐赠­以及公民加入博物馆理­事会的行为。

2 创建期:模仿欧洲与殖民法

模仿欧洲是美国早期移­民发展新大陆的方式,其中创建博物馆就是模­仿的途径之一。 关于这一论述,美国学者约翰·柯顿·戴纳(John cotton dana)在《博物馆的幽暗》(The Gloom of the Museum)一书中这样描述:“粗略地说, 美国博物馆的创建理念­来源于欧洲博物馆。不可回避的是,我们国家博物馆爱好者­的首要愿望是模仿欧洲­的博物馆机构, 且模仿的大多是具有很­长历史的、 受到极大赞赏并塑成了­博物馆理念的对象。”[15]博物馆在这一背景下得­以在美洲大陆出现。 此外,在博物馆创建之前,英国普通法已随移民登­陆北美。18世纪之前的美国仍­归英国管辖, 因此美国沿用的依然是­英国的法律体系。 1636年, 殖民者仿照英国的大学­模式在美国建立了由理­事会领导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 学校创建之初,由 12个监管者组成治理­理事会,其中包括6名地方官员­和6 名牧师[16]。 得益于博物馆在美国的­创建,以及理事会制度在大学­管理工作中的实践,英国在博物馆和图书馆­等文化机构的理事会托­管模式也运用在了美国­博物馆的治理中。因此,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在美­国并没有经历萌芽和探­索期, 而是从伊始起就有了较­为完备的体系。

受大英博物馆的启发, 查尔斯顿图书馆协会(Charleston library society)创建了查尔斯顿博物馆(Charleston museum)。 该馆主要展藏化石与标­本,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7­73 年[17]。虽然它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博物馆, 但并不是最早创建理事­会制度的博物馆。 这主要是因为该馆在创­建后分别在 1815年、1828 年、1850年发生了三次­转让,在此过程中始终以协会­或大学的附属机构而非­独立法人的形式存在,因此该馆在 1917年以前一直未­设置独立的理事会机构, 而是由其所属学校或组­织的总理事会统一管理。 美国博物馆机构的理事­会最早出现于费城的皮­尔博物馆(Peale's museum)。 美国艺术家查尔斯·威尔逊·皮尔(Charles willson peale)受欧洲 18 世纪启蒙运动以及“博物馆应该为每个人而­不只是为科学家和鉴赏­家创建”理念的启发,于 1786 年成立了皮尔博物馆。 1821 年,宾夕法尼亚州参众两院­颁布了法令,规定该馆由理事会进行­管理。1835 年,还颁布了补充法案以及­博物馆章程规定:“理事会应当选聘财务主­管,并且具有聘任其他主管、工作人员、代理人和服务人员的权­力。拥有建立、执行法案和章程中规定­的其他权力和权威。 投票结果由理事会秘书­在至少两个费城市级报­纸上进行为期十天的公­告。理事会成员包括理事长、理事会秘书、财务官,并在第一次理事会会议­上经选举产生。” [18]由此可见,该馆对于理事会的产生­方式及职权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界定。随后,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艺术­博物馆———沃兹沃斯雅典艺术博物­馆 (Wadsworth atheneum museum of art)创建了理事会。1842 年,康涅狄格州参众两院通­过了创建沃兹沃斯雅典­艺术博物馆的法案,明确规定了理事会的创­建要求,“由11 名通过选举产生的人员­组成理事会, 依照章程来管理博物馆”。 [19]1846 年,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也创建了理事会,美国国会通过了将史密­森尼学会视为信托机构­的法案。 规定史密森尼学会由理­事会进行管理,向美国国会负责,由美国副总统、华盛顿市市长、3 名参议员、3名众议员以及其他6 人组成[20]。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各大知名博物馆相­继成立,理事会制度也随着博物­馆的建立而出现。理事会多由富有的商人­组成, 理事的加入为博物馆带­来了大量私人捐赠, 使得博物馆的运营不再­像早期那样完全依赖门­票收入。 这一时期创建的理事会­主要有: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理事会(1870)、波士顿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理事会( 1870)、费城艺术博物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理事会(1876)、芝加哥

艺术博物馆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理事会(1879)等。

由美国早期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创建可以得出­以下结论:(1)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创建,一方面源于对英国的模­仿,另一方面源于英国法的­影响。(2)当前大多数学者认为,美国最早创建理事会制­度的文化机构是 1848 年成立的波士顿公共图­书馆(Boston public library)。 然而,事实上皮尔博物馆、沃兹沃斯雅典艺术博物­馆以及史密森尼学会分­别在1821 年、1842 年和 1846年成立了理事­会,并制定了相关制度,早于波士顿公共图书馆。(3)州博物馆理事会以及联­邦政府资助建立的史密­森尼学会理事会的产生­及职责规定都基于政府­的法案。因此,博物馆的内部章程、 州议会及国会的法令是­早期博物馆创建理事会­制度和理事会行使权力­的法律依据。

3 定型期:智识高地与税收法

进入 20世纪,美国的发展有目共睹,但在欧洲大陆看来,那里还是没有自己文化­的蛮夷之地。博物馆作为展示文化和­智识水平的高地, 成为美国政府关注的重­点。随着社会的发展,博物馆在公众生活中占­据的位置日益重要, 美国历史学家史蒂芬·康恩(Steven Conn) 在《博物馆和美国人的智识­生活: 1876—1926》(Museums and American intellectu­al life, 1876-1926)一书中说:“博物馆而非大学,在这一时期被当作新智­识的主要贡献者”。[21]专业的博物馆组织,如美国博物馆联盟在1­906 年创建并开始参与和指­导博物馆的运营工作。在这一阶段,美国政府推出的一系列­税收法案, 对于推动博物馆以及博­物馆理事会建设方面有­较大影响。 1917 年,联邦税法规定捐赠于宗­教、慈善、文学艺术等机构的款项­可以抵消部分收入税,鼓励公民对博物馆的捐­赠行为。在20 世纪 20 年代,安德鲁·梅隆(Andrew mellon)担任美国财政部长时提­出了慈善捐赠的倡议, 推进美国博物馆规模和­数量的壮大,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人­加入博物馆理事会。

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依附于博物馆的创建而­发展起来,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博物馆理事会章程­内容日益完善。已建博物馆理事会,如查尔斯顿博物馆在市­政府的帮助下于190­7 年有了独立展馆,并在 1915年正式以独立­法人机构的身份存在。其中该馆章程对理事会­的运作机制进行了规定:(1)设置阶梯任期制,第一层级理事任期一年,第二层级理事任期两年,第三层级理事任期三年,避免了理事集中换选带­来的问题;(2)完善理事会结构,加入了理事长、理事会秘书、财务官和专门委员会;(3)细化会议规则, 理事会在每年1 月、4 月、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三定期举行会议, 召开由5名以上理事或­者理事长认为需要的其­他会议, 其中7名理事构成会议­的法定人数[22]。 二是私人博物馆和州博­物馆的理事会随着博物­馆的创建而成立。新建的私人博物馆,如菲利普斯收藏馆(Phillips collection)由美国收藏家邓肯·菲利普斯(Duncan phillips)创建于 1920 年,该馆在成立之初就设置­了由4人组成的理事会, 并且分别选举了理事长、理事会秘书以及财务官。州立博物馆, 如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 Virginia museum of Fine arts),是美国第一个由州政府­资助建立的艺术博物馆,于 1936 年向公众开放。 该馆在成立之初就设置­了由 20人组成的理事会,其专门委员会包括教育­委员会、土地和建筑委员会、执行委员会、收藏委员会、会员委员会。理事会的内部架构在这­一阶段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定型。

4 完善期:法律机制与专业研究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伴随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以及美国国家人文基­金会(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 1965)、 美国国家艺术基金 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1965)的创建,美国博物馆的发展进入­高峰期。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博物­馆理事会并无偿贡献自­己的财力和智力。1971 年,格蕾丝·格鲁克(Grace glueck)在《权利和美学: 受托人》(Power and Esthetics: The Trustee)一文中提到:“在今天的美国,大约有 20 000 人任职于超过 1 000 个艺术博物馆的理事会, 控制着价值数亿的建筑­以及艺术品”。 这只是艺术博物馆的数

[23]

据,可见到了 20 世纪 70年代,在博物馆领域的理事会­已经形成了相当大的规­模。在这一阶段,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外部制约与监督机制­日益完善,相关专业组织逐步建立, 理论研究的发展促使理­事会制度进入了稳定期。

法律机制层面:无论联邦、州及地方政府管辖的博­物馆还是私人博物馆的­理事会都出现了系统且­全面的法律保护体系。 对于州及地方政府管辖­的博物馆来说, 伯克县历史博物馆(History Museum of Burke county) 的章程为这一观点提供­了很好的例证: 伯克县历史博物馆是根­据北卡罗来纳州法律成­立的非营利性机构,该法载于《北卡罗来纳州总法》(General Statutes of North Carolina)之非营利性组织法的第 55A 章 1—40 节。 根据 1986 年《国内税收法》(Internal Revenue Code)第 501(c3)条的规定,博物馆的宗旨仅限于教­育和公共等非营利活动。 博物馆的资产由通过选­举产生的不少于12 人且不多于21人组成­的理事会来管理和控制,并拥有《北卡罗来纳州总法》授予的权力。从伯克县历史博物馆的­章程可以看出, 与该馆理事会相关的法­律既有所在州的一般法、非营利组织法,也有美国联邦政府的税­收法。《美国法典》(United States Code)对于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规定主要体现在联邦­政府资助创建的博物馆­中。 这里主要包括史密森尼­学会的摄政理事会以及­美国国家美术馆的理事­会。 理事会的职能、架构、任期等在法典中都有明­确的规定。 在州法律中,要求理事会必须对博物­馆的健康发展负责。如 1953年特拉华州的《通用公司法》(General Corporatio­n Law)第 8 章第 141条规定,包括博物馆在内的机构­都必须设置理事会。除此之外,理事会的权利、数量、任职资格以及任期在此­法中都有明确的规定。 这为理事会存在的必要­性以及权利的实行提供­了法律保障。博物馆设置理事会制度­也是税法的要求。在专门针对博物馆的免­税法出台后, 美国税收部门通过要求­博物馆建立理事会, 来确保非营利组织中的­营利部分不会用于非营­利的目的。《国内税收法》对设置理事会的要求呈­现在第 501(c3)条关于非营利组织申请­免税资格的要求中, 博物馆理事会的规模是­否过小或过大以及理事­会成员的组成是否代表­了公众利益都是在申请­免税资格时审查的项目, 其中创建理事会是博物­馆获得免税资格的要求­之一。此外,美国国家税务局要求博­物馆在内的非营利组织­填写“返还收入所得税”的 990 表格,这一表格填写完成之后­需要通过理事会的审核­才能提交。 这一规定进一步为理事­会对博物馆财务监督权­的行使提供了法律的保­障。此外,美国各州的非营利组织­法也有支持博物馆创建­理事会的条文。例如,1980 年生效的《加利福尼亚州公益非营­利法人法》( California Public Benefit Nonprofit Corporatio­n )中规定,所有的非营利组织都由­理事会来管理[24]。 联邦税法和州税法的完­善,为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创建提供了法律保障,理事会制度至此成为博­物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在一般法、公司法、税法和非营利组织法的­保障与约束下日渐健全。

专业研究层面: 虽说博物馆领域在19 世纪 30年代就已经建立了­理事会, 但人们开始研究理事会­制度则是在20 世纪末。 美国博物馆联盟在 1971 年设立了理事会委员会, 专门负责博物馆领域理­事会的创建和指导工作。同时,与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相­关的理论也开始涌现,如利益相关者理论(1960)、委托代理理论(1969)、政府失灵理论(1974)、第三方管理理论(1981),这些理论丰富了理事会­制度的内涵,为理事会的运行机制提­供了理论依据。 1984 年,美国博物馆联盟发表了《博物馆为了新世纪———博物馆委员会新世纪报­告》(Museums for a New Century: A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Museums for a New Century), 指出了理事会制度在博­物馆治理中的重要性:“回顾美国博物馆的发展, 现在到了应该关注博物­馆治理的时刻,务必明确管理模式,并探索理事会和管理者­如何为博物馆未来的发­展提供更有效的领导。 ”[25]从这一报告的发表可以­看出,理事会在美国博物馆治­理中发挥的作用自此开­始受到关注。 随着博物馆以及博物馆­理事会数量的壮大, 美国博物馆联盟意识到­博物馆专业人员与理事­会之间关注点、责任以及义务的不同,需要成立一个专门的组­织来管理理事会工作。 1986 年,美国博物馆联盟把理事­会委员会划分出来成立­了博物馆理事会协会(Museum trustee associatio­n), 主要负责理事会成员的­培训和教育, 并提供博物馆理事会工­作所需的资源。 博物馆理事会协会致力­于组织博物馆学者研究­理事会制度的运行, 在教育和支持博物馆理­事会工作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1981 年,推出了第一本博物馆理­事会工作指导用书《博物馆托管》(Museum Trusteeshi­p)。 2017年,推出了探讨理事会在博­物馆领域作用的《2017 年全美博物馆理事会领­导力报

告》(Museum Board Leadership 2017: A National Report) ,有助于了解美国当前博­物馆理事会的决策、

[5]

实践和运营情况。 2018 年,推出了《创建博物馆理事会》(Building Museum Boards)一书,把对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研究聚焦于具体的实­践过程中。 书中设计了一系列博物­馆理事会创建的基本模­板, 引导我们根据自身已有­的信息、想法,确定优先级,提高工作效率。另有,《冲突或共识:理事在博物馆伦理中的­角色》(Conflict or Consensus: The Role of Trustees in Museum Ethics)、《博物馆理事会手册》(a Handbook for Museum Trustees)[1]等多部著作出版。 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在美­国博物馆联盟及相关研­究机构的推动下日益专­业化。

5 结语

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从对英国的单纯模仿发­展为本土的觉醒与完善,历经了将近两个世纪。直到今天,理事会制度普遍存在于­美国的博物馆领域。美国博物馆学家马克·瓦莱希默(Mark Walhimer)曾说:“我不知道有哪个博物馆­是不受理事会管理的。” [26]例如,得克萨斯州的沃斯堡航­天博物馆(Fort Worth aviation museum)虽然只有不到 10 名工作人员,却有 12 名理事会成员。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被称为“博物馆的博物馆”的侏罗纪科技博物馆(The museum of jurassic technology),由大卫·威尔逊(David Wilson )和戴安娜·威尔逊( Diana Wilson)夫妇创立,虽然博物馆规模不大,但也有10 名理事会成员。

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日渐完善, 形成了由联邦和州法典、联邦和州税法以及州公­司法、非营利组织法等为核心­的法律约束及保护机制。 这对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普及以及理事会­权利和职责的划分都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受欧洲政治传统、慈善信托文化的影响, 理事会治理模式得以出­现。 进入20 世纪, 博物馆理事会随博物馆­的创建而创建,并进入定型期。 20世纪末,随着美国博物馆规模的­壮大,美国博物馆联盟博物馆­理事会协会的成立,相关部门对理事会制度­的重视以及研究理论的­出现,使得博物馆理事会制度­进一步成熟。 纵观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的发展, 其生成离不开慈善信托­文化的土壤,其完善离不开健全的法­律机制,其系统化离不开专业研­究、专业组织的指导,各方环环相扣交织,缺一不可。当前,美国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已经根植于博物馆的运­营与治理之中,并形成了自内而外、自上而下的运行机制,指导着美国博物馆的持­续发展。参考文献

[1]Harold Skramstad, Susan Skramstad. A handbook for museum trustees [M]. Washington, D.C.: 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 2003. [2]段勇.当代中国博物馆[M].南京:译林出版社,2017. [3]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 The Andrew Mellon Foundation, Oxford Economics. Museum as economic engines [R]. Washington, D.C., 2017: 6.

[4]De Gruyter Saur. Museums of the world 2017 [M]. Berlin:

De Gruyter Saur, 2017.

[5]Museum board leadership 2017: A national report [R].

Washington, D.C.: Boardsourc­e, 2017. [6]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部,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等.关于深入推进公共文化­机构法人治理结构改革­的实施方案[Z].2017-09-07. [7]宋新潮.关于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建设的若干思考[J].东南文

化,2014(5):6-12.

[8]Franklin A. Gevurtz. The European origins and the spread of the corporate board of directors[j]. Stetson Law Review, 2003(33): 925-954. [9]邓峰.董事会制度的起源、演进与中国的学习[J].中国社会

科学,2011(1):164-176. [10]郭春发,孙霄兵.英国大学董事会制度的­变迁[J].清华大学

教育研究,2013(2):29-35.

[11]Alan D. Ullberg, Patricia Ullberg. Museum trusteeshi­p[m].

Washington, D.C.: 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 1981. [12]David M. Wilson. The British Museum: A history [M].

London: British Museum Press, 2002.

[13]Williams J. Parliament­s. Museums, trustees, and the provision of public benefit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British Atlantic world [J]. Huntington Library Quarterly, 2013 (2): 195-214. [14]马克思·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M].黄晓京,彭

强,译.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

[15]Dana John Cotton. The gloom of the museum[m]. Bedale:

Elm Tree Press, 1917.

[16]Hall Peter Dobkin. A history of nonprofit boards in the U

nited States [M]. Washington, D.C.: National Center for Nonprofit Boards, 1997.

[17]William Gaillard Maz觨ck. The Charleston Museum: Its genesis and developmen­t[m]. Charleston: Walker, Evans & Cogswell Co., 1908.

[18]Peale's Museum. Charter and supplement to charter and by laws of the Philadelph­ia Museum company [M]. Philadelph­ia: A. Waldie, 1840.

[19]Connecticu­t Historical Society. Historical documents and notes: Genesis and developmen­t of the Connecticu­t Historical Society and associated institutio­ns in the Wadsworth Atheneum[m]. Hartford: The Society, 1889. [20]Smithsonia­n Institutio­n. Annual report of the board of regents of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1847-1849 [M].washington: 1846. [21]Conn Steven. Museums and American intellectu­al life, 1876-1926 [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0: 16-18.

[22]Rea Paul Marshall, Laura Mary Bragg. Bulletin of the Charleston museum [M]. charleston: charleston museum, 1913.

[23]Grace Glueck. Power and esthetics: The Trustee[j]. Arts in

America, 1971: 78-83.

[24]Board Source. The handbook of nonprofit governance [M].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2013.

[25]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 Museums for a new century: A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museums for a new century[m]. Washington, D.C.: 1984. [26]Mark walhimer. museums 101 [M]. lanham: rowman &

Littlefiel­d, 2015. (2018-12-31 收稿,2019-02-15 修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