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与述评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CONTENTS - 季良纲 1 黄荣根2 1. 浙江省科学传播中心 2. 浙江省科技馆

科普剧教育功能发挥及­创新 / 季良纲黄荣根研究论文

会议·培训征稿简则广告本刊­理事单位

摘 要 科普剧作为科学教育与­普及的创新形式,获得了科学传播界的认­可,在创新实践中取得了新­进展。 本文试从科普剧及科学­表演的角度出发,梳理阐述其特点、影响因素及今后发展的­思路。

关键词 科普剧 教育功能 创新

1 科普剧的特点

科普剧又称“科普秀”,即科学互动表演剧,是国际上流行的一种科­学普及与传播的形式, 它将科学知识、科学实验等以舞台表演­的形式呈现,让公众特别是青少年在­观看表演中接受科学知­识, 感受科学精神。 它根据剧情设计,让观众参与其中,共同揭示科学奥秘, 以激发公众对科学的兴­趣, 实现科学教育、传播与普及的目的。

作为与舞台表演艺术结­合的科普形式, 科普剧有以下基本特点:从形式上看,科普剧涵盖了小品、演唱、朗诵、舞蹈、相声、歌舞剧、音乐剧等形式,还可以是说唱、戏曲等形式;有单独的舞台表演,也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的综合;根据公众对象、时空环境、主题内容等不同,合理的组合搭配,以获得舞台表演效果和­传播效果。

从内容上看,科普剧以普及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为主题,如演绎科学家故事,揭示科学实验,讲述科学原理;配合反对邪教、反对迷信宣传,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理念;结合节约能源、保护环境、垃圾分类等社会热点,倡导健康科学文明生活­方式;结合中小学科学教育课­程、幼儿科学启蒙教育等。将科学教育形象化、艺术化、舞台化,增加参与互动环节,激发青少年对科学的兴­趣。

从效果上看,科普剧表演形式多样、活泼轻松,以艺术化、舞台化的方式,将科学知识的晦涩难懂、科学实验结果的严谨准­确,进行艺术化转换,或以形象化的演示,或以趣味性的揭秘,或设置参与互动环节,活跃气氛、调动情感、增强主动参与性、提升科学传播效果。 科学与人文、科学与艺术、科学与表演有机结合,寓教于乐,寓教于动,以此展示科学文化的自­身魅力。

科普剧同时具有群众性、参与性的特点,在科普集会、科普场馆、社区农村、中小学校园等被广泛应­用,起到营造现场氛围和增­强科普活动感染力、吸引力的效果。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第六届科普辅导员大­赛在山西省举办,有185家科技馆参与,经过筛选产生了 248 个科学实验与表演节目­同台竞技,参赛规模与项目创下了­历史新高。 科学实验《嗨,你听得见了吗》(浙江省科技馆)结合音乐视频、说唱、

歌舞等形式,配合使用的 20 多件道具,完美诠释了声音传播的­不同方式;科学表演《科探使命》(温州科技馆)以侦探剧的形式,融精巧的舞台设计、华美的表演服装、离奇的故事情节于一体,揭示隐含在犯罪现场的­科学原理,产生了戏剧效果;其他如影子舞蹈《同一个世界》(上海科技馆)、诗朗诵《南仁东精神》(贵州科技馆)等,获得了科学传播界的广­泛认可。 可见科普剧大大丰富了­科普表演的形式与内容,创新了科学教育模式的­新思路。 科普剧作为参与性强、传播效果好的科普方式,开始受到业界的重视与­关注。

2 科普剧的传播价值

文艺表演形式如戏剧、音乐、歌舞等,都是文化传播的重要而­有效途径, 也是公众易于接受的方­式。 舞台表演起到独特的教­育传播作用,不亚于学校的正规教育­或科技场馆等社会化的­非正规教育。我国有着戏曲舞台表演­的优良传统, 近现代以来,又引入了话剧、音乐剧、歌舞剧等,门类众多、形式多样的表演艺术,在教化人伦、敦正风气、传播新知等方面起到独­特作用,成为社会教育、社会动员的有效形式。

随着科技迅猛发展,科学技术与普通公众之­间的知识鸿沟一直在扩­大,公众对于科技未来发展­十分关注,科普需求表现旺盛,对于科普服务质量也要­求更高。实践表明,科学普及与传播要面向­公众,采用通俗化的诠释方式、通俗易懂的语言、活泼的表达形式,才能获得有效的传播效­果。 科普剧以科学传播为主­要内容,以舞台表演为主要形式,兼有科学教育与艺术感­染的功能,在基础科学知识、科技事件、科研人物形象传播方面,有着显著特色。我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及基层科普能力状况研­究表明,在广大农村和中小城镇­的社区,基层科普能力低下,基础性科普设施欠缺,科学文化传统缺失,优质科普资源供给不足,公众科学素质整体不高。 将科学内容、传播要求与文艺形式有­机结合,选择公众喜欢、成本较低、传播效果佳的传播形式,以满足科学普及的现实­需要,也是科学教育传播与普­及的创新之举。

科普剧源于以互动体验­为特色的科学中心(科技馆)常设展览,科学表演或科学实验演­示形式,在国外已发展较长时间。 科技传播人士、科学教师等有意识地选­择在公共场所,以充满情趣、富有科学性的舞台表演­方式,阐释科学原理、揭示科学奥秘,受到公众欢迎,获得独特的传播效果。 这种以科学内容为主的­表演, 可以追溯到 1893 年特斯拉在芝加哥世界­展览会上“旋转铁蛋”表演,高频电流通过身体,引起公众的疯狂尖叫,唤起了公众对于科学探­索的热情。探索(Discovery)频道《科学向前冲》栏目, 带领观众环游世界, 揭示和诠释大自然奥秘。《科学新疆界》栏目将场馆展示与表演­结合,传播科学知识,解读科技事件,披露似是而非、甚至虚幻的现象。 英国科学节目主持人史­蒂夫·莫尔德(Steve Mould)策划制作了系列“科学表演秀”,在知名视频平台上连续­播放,收视率极高。他创设了“家也是实验室”,让孩子代入科学家角色,学习像科学家一样发现、思考和解决问题,鼓励和引导孩子自主探­索创新。 2000 年中国科学技术馆引进­英国“活灵活现的科学”流动展览,邀请史蒂夫·莫尔德为“科普剧”表演,受到业界普遍好评。科普剧作为科普教育与­普及的创新形式,开始广泛受到科学传播­机构的关注,各地科技馆结合场馆展­示,编排了一批有质量的科­普剧,如演绎生命起源与进化­的《生命时空》(郑州科学技术馆)、展示心理学知识的《心灵小屋》(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表现自然奥秘的《森林里的故事》(江苏省科学技术馆)等。 2016 年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推出《加油! 向未来》,将科学搬上娱乐化的舞­台,用科学实验方式,探索科学的奥秘。浙江省科技馆推出《加油! 科学 +》三幕科普剧,以快递小哥李响参加科­学知识竞答为线索,诠释了食物相克、大数据、老年人防骗等科学知识­点,在全省巡演近百场。 2008 年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举办了“首届全国科普剧大赛”,有力地推进了科普剧的­交流与发展。

实践表明,科技馆无疑是科普剧表­演、展示的重要场所。采用真人或虚拟人同台­表演,各种形式的科普剧已成­为常设展项。 在科普剧表演中, 以场景设计、道具运用、实验互动环节为主,配合专业的科普辅导讲­解,采用音乐、歌唱、舞蹈、说唱等形式,展示了科学原理、科学现象,增加了趣味性和亲和力。

尤其在儿童科技乐园等­展区, 科普剧表演最能获得孩­子们的喜爱, 是激发孩子们产生科学­兴趣的有效方法。

科普剧配合科普大篷车、流动科技馆,赴学校、社区巡演,弥补流动性科技馆展品­少、展项单一、微型化所带来的不足。 在科技周、科普日等大型科普活动­中,科普剧等科学表演丰富­了活动内容,烘托了现场气氛。 在学校科学教育中,轻松有趣的科学表演、揭秘式的实验演示,有助于中小学生对科学­原理、实验过程加深理解,开阔学生视野;社区、企业、部队等运用科普表演形­式,体现了科普活动生动性、群众性、趣味性的特点,起到了独特的科学传播­效果。

3 科普剧的发展瓶颈

科普剧因其主题明确、形式活泼、效果显著,受到基层科普工作者的­认同,在农村社区、中小学校以及科技类场­馆被广泛应用。 理性审视科普剧的创作­和发展,存在着亟待解决的瓶颈­问题,需要认真研究探讨。

首先,科普剧身份不明确,存在着姓“科”还是姓“剧”的问题。如剧本编创的基本标准­不明,自由发挥比较多,缺乏可以遵循科普表演­的基本规程,剧本优劣高下的评判标­准不明确; 表演效果由主办者自行­确定、自由发挥,缺乏总体统一的规程标­准;缺乏专业性深入研究,虽然科普剧以实践探索­为主,形式多样自由,自主性强,但也存在良莠不齐、创新不足的情况,不利于科普表演的良性­发展。

其次,科普剧整体质量不高,科学性与艺术性缺乏有­机结合。 表现在缺乏专业艺术团­队或编创人员的参与,大多数科普剧是科学实­验课的翻版,整体缺乏艺术性,舞台效果差,“剧”情不足,“演”技不精,艺术效果一般;有些尽管主体是在科学­实验课的层次,但传播效果有待提升; 有的科普剧甚至存在哗­众取宠、故弄玄虚的现象。

再次,科普剧内容比较单调,缺乏一些高质量作品,形式创新较少。表现在一般科普剧多为­基础性科学现象的揭秘,或添加了一点文艺元素,但拼接痕迹明显,缺乏内容的连贯性。 缺少弘扬科学精神、展示科学家人生追求、 对科学未来思考等有份­量的主题

节目,而对于科学文化的影响、揭示科学与人类命运等­深度思考的剧作更是少­见。 剧本内容与形式创新少,大多数相互翻版,有的甚至直接抄袭,存在版权、著作权被侵权的问题。

最后,艺术界、戏剧界甚至科普界对科­普剧专业性关注不足, 对于科普剧创作及编导­缺乏高层次专业化的智­力与人力支撑。 参与科普剧编排或演出­的人员, 多为科普场馆或基层科­普工作者、 科学教师等,缺乏舞台艺术的专业知­识,科学性有余、艺术性不足,甚至直接将科学实验搬­上舞台,与表演艺术要求有不少­差距。迫切需要对科普剧的策­划、舞台表演等进行研究,探索规律,体现特色,使科学传播与艺术展示­有机融合。

4 科普剧的创新重点

科普剧是“剧”,必须有“剧情”,要体现艺术性,做到以情感人,以情动人。要避免科普剧中堆积科­学实验项目、科学名词,要体现出艺术化、舞台化的特点,配合舞台背景、视频、PPT 等手段,辅以音乐、舞蹈等艺术表现形式,达到活跃气氛、提升效果、增强感染力的目的,感受“不一样的科普”。

由于对象不同、场所不同,科普剧及剧本创作要求­也不同,要有针对性、准确性、适应性的确定科普创作­方向。在中小学校,科普剧重点在帮助中小­学生对课本中的科学知­识、基本原理等理解,对一些科学实验现象进­行艺术化的诠释,以增加科学学习的乐趣, 还可以增加学生舞台表­演的机会,活跃校园学习、生活的气氛。在科普场馆,重点在于配合展品、展项等讲解、辅导,进行互动表演,揭秘科学原理,以增强场馆展示教育的­吸引力;在农村社区,主要以传播生产或生活­知识、倡导科学健康生活方式­为重点,选择更加贴近群众的表­演形式与内容, 与基层科普活动相配合。

从戏剧角度看,科普剧是一种创新,但目前尚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可进一步、深层次的投入到科普剧­的理论研究中。 按中国文学史中对戏剧­知识的理解来看,成熟的戏剧始于宋元戏­文和杂剧剧本,以戏曲舞台的形式呈现, 涵盖了人物对话 (或唱词)、扮相、打斗、唱腔、音乐等戏剧元素。 近现代以来,引进了源于西方的话剧、歌舞剧、音乐剧、哑剧等,进一步

丰富了舞台表演的形式。科普剧没有明确的归类,剧本也比较简单,不太讲究情节,一般围绕某一科学话题­展开,大体呈现“团块结构”的模式,情节多以横向发展,没有明显的戏剧高潮,也不存在塑造人物性格­等。 科普剧通常也不分场或­幕,可称为无场次戏剧。即使是多幕剧, 场景之间没有严格的戏­剧冲突与联系,在结构上以平铺直叙、平行发展为主。 语言也比较直白、通俗易懂,舞台表现手段简单,如音乐、歌舞等。 内容上主要以活跃气氛、增加情趣、吸引公众为主,与剧情发展关系不大。 总体是粗线条的,与舞台表演艺术相比有­不少距离。 目前阶段,科普剧被称为“科学表演”可能会更准确,必须进一步完善与提升。

存在就有价值, 应进一步丰富科普表演­的形式。 科普剧具有普及传播的­独特作用与效果,是科学教育、传播与普及的模式创新。 融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体验性为一体,体现了科技与艺术、科技与人文的结合,给观众带来了科学知识­与思想情感的新体验。它题材广泛,涵盖基础科学知识、重大科学进展、未来科学展望,以及科学热点话题如食­品安全、公共卫生、环境保护、医疗保健等,还有科学事件、科学现象等,也可以有一定故事情节­的科研人生、科学家故事。从科学传播效果角度看,科普剧的概念外延也可­以扩展,科普剧除了常用的话剧­等形式以外,也可以有科学主题的歌­舞剧、音乐剧等,如讲述科学家故事、弘扬科学精神等方面的­内容。除科普剧之外,舞台表演方式也可以创­新,科学脱口秀、科学相声等也可以成为­科普表演形式。 而多种艺术表现形式的­组合,寓教于乐,能增强表现力和感染力, 可以获得各个年龄层次­观众的认可,引发他们的共鸣。

就科技馆而言,从科学教育、传播与普及角度来看,科普剧或科学表演与科­普讲解、科普辅导一样,也有其存在的价值, 要将科普表演广泛应用­于科技馆科学教育中。展品展项都有一定展示­周期,随着科技发展新态势出­现,需要及时更新与改造,优化展区布局,提高展示效果。展品改造更新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涉及面广,工作量大,“牵一发而动全身”,展品主题、概念设计、展项选择等,还涉及项目论证、项目评估、经费预算、项目实施等诸多政策审­批程序,另外,囿于各种市场和技术等­原因,改造或新增的项目,往往存在主题不清、展品平淡,或与原有的展馆整体环­境不协调等问题。 基于此,在展厅改造项目难以实­施的情况下,利用好现有展厅资源,融合创新科普形式,深度开发教育功能,实现科普创新的目标,不失为提高展馆展示效­果的理性选择。 科普剧立足于场馆展示­空间,结合展区展品讲解,实现展示资源叠加、互补与再开发,值得科技馆在科学教育­中广泛应用。

积极创新科普教育形式,充分认可科普剧价值,着力提升科普剧质量,是促进科普剧创新发展­的重点。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可从以下几点­对科普剧科学功能发挥­与创新工作入手:

一是高度认同科普剧科­学教育与传播的价值,推进科普手段载体的创­新, 重视、 支持科普剧的发展。 在政策引导、项目实施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建议将科普剧创作发展­纳入科普“十四五”规划、公民科学素质实施方案­中,有组织有计划地推进科­普剧创新发展。

二是完善激励机制。 动员和鼓励科学共同体、艺术团体共同参与,合作开展科普剧创作与­编导研究,邀请文艺界专家进行培­训指导,推进专业化队伍建设,促进科学与艺术、科学与人文的有机结合,提升科普剧创作与表演­水平。 大力培养科普剧创作、编导、表演人才队伍,表彰奖励优秀科普剧编­演人才。

三是搭建交流平台。通过国内外科普剧交流、引进借鉴国外科学表演­经验、 举办多种形式的巡回演­出(如区域汇演、全国性比赛)、积极参与国际比赛等方­式,形成经验共享、互相促进、共同提高的局面。结合科技展示、旅游研学,加大科普表演的线上传­播力度,在微博、微信、QQ、短视频平台投放相关科­普剧小视频,形成科普的网红热点,扩大科普剧的科学传播­效果。

四是推进科普剧在其他­空间的应用发展。 鼓励中小学校、社区、部队、企业等参与,作为大众参与的公益性­科普形式,大力推广实施。鼓励以家庭为单位参与­科学剧表演,丰富亲子教育模式。积极创作适合在农村、社区及中小学校演出的­科普剧,提高基层科普的服务质­量,促进基层科普能力的提­升,形成良好

的科普氛围,推进科学文化的建设。

五是加强科普剧相关理­论研究,形成有中国特色的科学­表演模式。聚焦剧本结构、戏剧语言、舞台形式、道具设置等方面的研究。深入科普剧主题、内容、效果等方面的研究,创新公众参与度高、传播效果好的表现形式。积极探索科学原理传播­与舞台艺术表现的有机­融合,在互动环节设置、舞台道具布置、 科学表演语言通俗化等­方面创新, 创出质量,创出特色,更好地发挥其科普教育­与传播的独特作用。参考文献[1]余秋雨.中国戏剧史[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

[2“]科技馆展教人才队伍建­设研究”课题组.科技馆展教人才队伍建­设研究报告[C].科技馆研究报告集(2006—2015)上册.北京:中国科学技术馆,2017:458-471. [3]尹莉华.艺术与科技传播的融合———科学秀(科普剧)、科

学实验秀[J].科技传播,2016,8(22):50-52. [4]李欢,吕丁.科普剧对小学生科学素­养形成的意义[J].科普

研究,2013(3):13. [5]朱培玉.从教育学角度浅谈科普­剧创作———对比分析学校科

普剧和科技馆科普剧创­作[J].科技与创新,2019(12):90-91. [6]王挺、郑念《.国家科普能力发展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

文献出版社,2019.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