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博弈论的黄石市三小食品监管研究

徐小明 杨婷茜 宗同堂 湖北师范大学经管学院

Shangchang xiandaihua - - 商业研究 -

摘 要:本文依据黄石地区三小食品行业现状,分析了三小行业食品监管中存在的问题原因。然后结合博弈理论,建立了监管部门和生产部门(三小食品生产者)的博弈模型,同时引入第三方举报的情况下,对生产部门和监管部门的博弈模型进行了分析,发现第三方举报会影响生产部门生产合格产品的概率,同时还分析了其他因素对生产部门生产合格产品的概率和监管部门实行强监督的概率,并对制度的有效性进行了分析,然后剖析黄石地区,找出三小食品监管问题的共性,并提出了相应的建议。

关键词:黄石市;安全监督;三小食品

一、黄石市三小食品监管现状

1“.三小食品”行业广泛分布于各个街道片区“三小”行业点多、面广、量大,与群众的日常生活关系密切。据城管局统计,2016年黄石市主次干道共有 1077 处早点、夜市和流动摊贩,其中早点 307 处、夜市摊点 277 处。主要分布在胡家湾、太子湾、油铺湾、上窑码头、黄思湾、马家嘴、杨叶等边远地区和一些城中村内,给监管部门带来诸多不便。目前,主次干道流动摊贩基本取缔。21家豆制品小作坊集中搬迁在永德食品厂生产加工、使用标准设施,统一管理。由于“先天不足”,“三小”食品行业散乱差的现象依然严重。

2.小作坊主要选择在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小摊贩、小餐饮主要是临街铺、路边摊

按照土地现状按照分类,小作坊用地归类为工业用地,小餐饮归类为商业用地,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应该采取招标挂牌拍卖方式出让。由于土地成本高“,三小”食品经营规模小,利润低, “三小食品”一般没有单独办理用地手续。3“.三小食品”布局与居民生活便利不配套长期以来,“三小”行业缺乏科学规划,合理布局的引导,加上建设管理等工作跟不上城市发展步伐。我市“三小食品”特别是食品摊贩集中经营的划定仍未形成规模,食品流动摊贩占道经营仍存在。由于历史原因,随着城市功能变化,商业布局却难以动态变化,中心城市食品流动摊贩占道经营疏导规划定点十分困难。

4.立法滞后“,三小食品”存在管理盲区流通法制建设滞后,行业管理缺乏相关法律支撑。如城管部门在对自然人进行处罚时,查处无证经营食品流动摊贩等违规行为,一般采取劝离或暂扣物品,对违规行为没有制裁手段,执法缺乏威慑力,单一城管执法处于无力状态。

二、三小食品监管博弈模型

在一个博弈关系中,包含参与人、策略和收益等几个要素,为了分析问题方便作出如下假设:

(1)生产者生产合格产品的费用为C1,生产不合格产品的费用为0。

(2)生产者生产质量合格产品的概率为P1,生产不合格的产品概率为 1-P1。

(3)生产者生产合格产品的收益为 W1,生产者生产不合格产品未被发现的收益为W2,生产者生产不合格产品被处罚的成本为 C2。

(4)监管部门加强监管,查出生产者生产的不合格产品的概率为 P2,没有查出不合格产品的概率为 1-P2;监管部门实行弱监管查出不合格产品的概率为P3,没查出不合格产品的概率为 1- 。P

3 (5)监管部门查处不合格产品获得的好的形象的收益为W3,监管部门弱监管被第三方暴露形象受损的成本为C3,监管部门实行强监督的额外成本为C4。

(6)第三方举报生产者生产不合格产品的概率为 P4,不举报的概率为 1-P4。

在生产者和监管部门的不完全信息博弈中,生产者是先行动者。假设参与人是理性的,生产者和监管部门会考虑自身收益和成本去作决策,生产者考虑生产合格产品或者不合格产品,监管部门考虑是进行强监管还是弱监管。

在博弈过程中,监管部门和生产者都希望以最小的投入来获取最大的收益,但是这里要区别一下,生产者的收益主要指的是经济收益,政府的收益主要指经济利益和公众利益。在博弈过程中,监管部门的成本为实施强监督付出的额外成本和实施弱监督时失职形象的名誉损失,收益表现为监管部门履职获得社会认可的良好社会形象。生产者的预期成本体现为生产合格产品投入的额外费用和生产不合格产品被查或被举报所造成的名誉损失和经济处罚损失,收益体现为生产不合格产品节约的成本和成功销售不合格产品获得的收益。

当生产不合格产品给生产者带来的期望收益大于生产合格产品的收益时,生产者会选择生产不合格产品;而监管部门不知道生产者生产的是合格产品还是不合格产品时,只能通过收集相关数据和生产的食品风险的大小来决定是进行强监管还是弱监管。通过分析得到生产者和监管部门间的博弈树如图所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