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动因分析与对策研究

张旨昊 安徽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Shangchang xiandaihua - - 财经论坛 -

摘 要:经济要素全球化配置时代,商业银行经营与管理也必须全球化,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趋势日趋明朗。文章对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基本特征进行分析,继而重点分析商业银行为什么要进行对外投资,并结合我国基本国情与商业银行经营现状,提出完善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对策,具有较大的理论价值。

关键词:商业银行;对外投资;动因分析;对策研究

一、前言

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加快与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推进,企业投资的视角逐步全球化,响应国家“走出去”号召的企业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我国也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国家鼓励企业进行全球化投资。但由于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起步晚,缺乏成熟的投资理念、框架及模式,多是凭借管理团队的经验摸索前行,从而使得实务界对于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理论研究需求迫切。目前,学术界关于一般性企业(多为上市公司)对外投资研究的文献较多,但是对于商业银行这类特色企业的研究偏少,而在实际上商业银行在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中占据重要地位,因此本文重点分析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基本特征、主要动因及完善对策,力争为我国企业走出国门、抓住世界投资机遇提供对策参考。

二、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主要动因

为科学、全面、精准的梳理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主要动因,文章从商业银行内部与外部两个层面进行分析。1.从商业银行内部的视角分析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动因作为自负盈亏的市场企业,商业银行的自身向外扩展的动机非常充足,这是商业银行进行对外投资的主要原因。第一,商业银行自身实力发展的必然结果:实施对外投资的基础是商业银行具备对外投资的实力与需求,这说明商业银行在国内银行业的竞争力比较强,有一定的行业地位,从我国对外投资的银行来看,近年来各大银行纷纷上市融资,加之国内经济高速发展,许多银行的经营规模与盈利能力大大增强,因此商业银行有较强的海外扩张动机,尤其是国有商业银行,数据显示国有商业银行对外投资规模与积极性要大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充分说明了对外投资的需求迫切是商业银行自身实力发展的必然结果。第二,商业银行寻求规模经济的必然选择:由于自身在国内具有较强的竞争力,为了进一步获得行业红利,必须打破展业服务范围,从而获得规模经济效应,必须扩大经营的天花板,并有效分散商业银行的日常经营风险。第三,商业银行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的有效手段:为了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商业银行必须吸引更优秀的人才,积累更丰富的商业银行管理经验,获得更广阔的投资氛围,故而选择对外扩张是非常合适的选择,在现有的商业银行对外投资可行性报告中,这个原因占据主导性地位。第四,商业银行管理层的成就与发展动机:从商业银行的管理层来说,由于我国商业银行还具有较强的行政属性,因此管理层为了使得自己在任的功绩更加耀眼,并且确保自身的管理地位不动摇,甚至获得晋升,有极强的管理动机推动商业银行对外扩张。

2.从商业银行外部的视角分析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动因

从商业银行外部的视角分析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动因,主要是基于客户层面与监管层面两个方向进行剖析。从客户层面视角分析:首先,商业银行的存量大客户或者存量核心客户可能有跨境投资的需求,在此过程中,商业银行为了维护好大客户或者核心客户,必须伴随其出国新设机构,确保战略级客户的不流失,例如为了配合丰田的对外业务扩展,日本部分商业银行随着对外设置分支机构,我国其实同样如此;其次,在存贷利差缩小,客户竞争激烈的国内竞争环境下,商业银行对外直接投资能获得新客户,并且可能抓住国际企业投资中国的契机,使这些跨国企业成为自己的重要客户或者合作伙伴;再者,我国鼓励企业“走出去”战略的落地实施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推进,使得许多企业在全世界范围内投资置业,从而商业银行对外扩张、设置海外分支的业务基础相对成熟;最后,自美国的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各个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资产重估,故而自2008 年后,世界低廉优质资产较多,这也是商业银行对外投资步伐加快的重要原因。从监管层面视角分析:一方面,国家鼓励企业“走出去”与“引进来”,要实现国家的政策号召,商业银行作为资金融通的中枢,必须积极的“走出去”,在我国企业投资或者招商引资的地区设置分支机构,服务国家总体经营战略;另一方面,国内商业银行实施分业监管模式,商业银行也有寻求国外更为宽松监管的目的与意图,不过我国商业银行在这个方面的动因较小。

三、完善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对策建议

为了更好地推动我国商业银行的对外投资,文章结合我国基本国情与商业银行经营现状,从商业银行自身与监管层两个视角提出完善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对策,希望能对我国商业银行对外投资有所促进。

1.基于商业银行自身的对策建议商业银行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故而在对外投资的认知、能力及发展现状方面存在明显的差异,但是无论如何,商业银行要实现长远的发展,必然要进行对外投资,确保自身的竞争能力不受到境内境外的约束,鉴于此文章从四个方面提出对策建议。第一,商业银行要制定符合自身经营水平的对外投资整体性战略,商业银行可以根据自身的综合情况来差异化的选择对外投资模式,如实力强可以直接设立子公司或者分支机构,甚至兼并收购。实力弱可以采取与国内商业银行合作或者与国外商业银行组成联盟来实施自身的对外投资战略,总之要有对外投资的经营思路与管理视野。第二,要根据国家投资导向、贸易合作重点区域、自身客户的重点投资区域、自身的业务发展情况,科学指定对外投资的重点区域,选择那些金融市场空间大,但金融服务不到位的地区,好钢用在刀刃上。例如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商

业银行可以重点对沿线与我国贸易往来较多的国家(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缅甸等)进行分支设置,又如南美是我国国际贸易增长的潜力区域,商业银行可以根据业务情况增加在巴西、阿根廷等过的分支机构设置。第三,要强化对外投资的本土化经营,不能浮于表面,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采用子公司(虽然会面临更严格的监管,但是开展业务的范围更广)的形式进行经营,不仅要重视开展贸易上的金融服务(跨境支付及结算、贸易融资等),还要重视本土化信贷业务的发展,突出发展本土零售业务,真正做实自身在国外的资产负债表。第四,要注重对于人才的选拔、培育及储备,要与高校合作、与国际商业银行联盟,联合培育一批符合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人才,重视对现有人才的海外投资培训,培育商业银行对外投资的骨干。2.基于银行业监管层的对策建议当前,我国商业银行的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各商业银行核心竞争力具有极大的差异,且对外投资的态度、认识、能力、水平也各不相同,在此情况下,监管层应该对症下药,执行差异化的监管政策。第一,监管层可以适度放宽商业银行对外设置分支机构的监管审核,逐步探索由设置审批制(目前的监管尺度为每个商业银行原则上不超过2家)向设置注册制转变。随着我国企业对外投资的日益频繁,对商业银行对外设置分支机构过多限制,难以满足国内企业“走出去”的现实金融需求,也削弱了商业银行扶持企业走出国门的积极性,因此在适当的时机,监管层应该允许商业银行在不与国家金融风险防控制度相冲突的情况下,由各家商业银行自行判断对外投资的风险,并对其对外投资的模式、地址、时间进行自主选择。第二,基于我国企业对外投资的区域,对商业银行海外设置分支机构的政策进行差异化监管。前文分析得出,我国商业银行在美国及亚太周边地区设置的分支机构较多,欧洲地区相对较少。在实践中,监管层应该根据我国企业主要投资的区域来制定监管政策,对于我国企业主要投资的地区要逐步放宽机构设置的监管要求,取消同一地区机构设置数量限制,不搞一刀切,为商业银行的对外投资提供政策保障。

四、研究展望

总而言之,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持续深化、人民币国际化的加速、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加快,商业银行对外投资需求必然更加旺盛,在这个过程中,我国商业银行的综合竞争力必然会大幅提升,这也有利于提升我国的综合影响力。在此过程中,监管层与商业银行都必须重视金融机构对外投资的建设与推动,这是我国参与全球竞争的必要步骤,其中:商业银行要注重制定符合自身经营实际情况的对外投资模式与落地路径,监管层要重视差异化监管,为商业银行的对外投资提供政策保障,并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参考文献:

[1]朱桂方.中国商业银行海外扩张研究[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 2011:25-33.

[2](日)吉野.战略联盟[M].商务印书馆,2007:12-17. [3]顾露露.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失败了吗?[J].经济研究,2011(07): 116-129.

作者简介:张旨昊(1996- ),男,汉族,吉林辽源人,安徽财经大学金融学院,2015 级本科生,投资学专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