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Literature : 2021-02-01

第一页 : 114 : 114

第一页

泪水的形状 ◎ 铄城 落在你的脸上你要相信 眼泪也有来世 不死的铁 ꎬ ꎬ 菜刀老了 像我母亲崩掉的豁口ꎬ­缺了的牙齿菜刀是幸福­的 去掉锈仍旧是锋利母亲­是不幸的 老年斑在不停长出来 如果赶巧在春天里遇见­一场冰雹那是我从骨灰­中ꎬ再次取出的舍利请­原谅 它还带着罪 ꎬ ꎬ ꎬ 黄河入海流 ꎬ ꎬ 于是给母亲做饭时 我把刀磨了又磨那些源­源不断的斑 可以慢下来锈ꎬ却还在­刀口涌出母亲的体内 还存着那把用了一辈子­的菜刀 ꎬ ꎬ 等老了 就在盐碱地上安家落户­陪黄河 陪大海ꎬ看无序乱飞的­鸥鸟虚度最后的时光 毫无意义 又梦寐以求 ꎬ ꎬ ꎬ 生出的锈 我剜不出的疼痛这病让­我一天一天划出标记我­剔除着那些斑的病灶用­一些死去的铁 撑起母亲的脊梁 、 、ꎬ 、 要种黄瓜 茄子 豆角 西红柿第一茬嫩韭菜 用来招待失去故乡的人­向母亲学习 燃起炊烟白色的旗帜 是投降 也是理想 ꎬ ꎬ ꎬ ꎬ 三重白 在门前挖最大的荷塘美­会凋谢ꎬ苦在永世轮回­黄河入海ꎬ这是我的人­间逆流的是鱼虾蟹贝 是阳光 ꎬ ꎬ ꎬ 第一重 是盐碱地第二重 是芦花第三重 是一场雪 ꎬ 三重之外是我母亲的白­发 白露 总要在某个日子为自己­添件衣服为爱着的人 在夜晚掖好被角 海葬 ꎬ 想好了死后就和大海在­一起这样的棺椁 最值得信赖 ꎬ 与世界的敌对 已透出凉意我还没想好­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日子 ꎬ ꎬ 一起澎湃 一起安静一起拥有日出­和日落所有岛礁和沙滩 都有温度 都应一再守护 ꎬ 天很蓝 云很白我相信泪水的形­状已接近草木尖上的露­珠 ꎬ ꎬ 如果你遇到一条最强壮­的鱼儿你要相信ꎬ它的­脊骨里会有我残留的钙­元素 秋虫的声音越来越低而­这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美­好 会有一滴温暖而又咸涩­的雨水 112 SHANGHAI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