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Literature : 2021-02-01

第一页 : 46 : 46

第一页

凤凰于飞 ꎬ ꎮ ꎬ ꎬ ꎬ ꎬ 师母的葬礼 在西郊殡仪馆举行 那 ꎬ ꎬ 天早上 导师精神出奇地好 病房已没有 ꎬ ꎮ 其他病友 他让建国搬来古琴 那张古 ꎬ ꎬ ꎬ 琴 通体漆黑 古朴素雅 多年来陪伴导 ꎮ ꎬ 师 建国仔细打量 才发现琴角刻有四个 “”ꎮ ꎬ 篆字 空空如也 临近年关 病房没什 ꎬ ꎬ 么声响 只有零星爆竹声 溜进来捣乱 ꎬ走廊擦得如古镜般光­滑透亮 反射出一道 、 ꎮ长长的 急救车拖过的黑色涎迹 昨晚 ꎬ一个肺癌患者没抢救­过来 悄无声息地走 ꎮ ꎬ 掉了 走廊尽头 两个年轻女护士打着瞌 ꎬ 睡 蓝色圆珠笔戳在询问台­红色记事本 ꎮ ꎬ 上 一张张整齐干净的病床 分列在费教 ꎬ 授两边 仿佛演奏会前两排认真­的听众 ꎬ 建国和福建男孩 静静地坐在他的身旁 ꎬ上午天气依然阴沉 从走廊到病室都亮着 ꎮ « »ꎬ 昏暗的灯 曲子是 高山流水 建国看 ꎬ ꎬ 到 一缕若有若无的白气 缠绕在琴弦之 ꎬ ꎬ ꎬ ꎬ上 似叹息 似流水 全无欣喜温润感 却 ꎮ 、隐隐有悲戚呜咽之意 起起伏伏 高高低 ꎬ ꎬ低的琴声 盘旋在病房的白炽灯下 散作 ꎬ 星星点点的飞蝇状 最终消逝得一无所有 一间禅室 导师告诉我 师母临走前 特意 ꎮ立了遗嘱 将这小房间留给他 导师当时 ꎬ ꎬ以为 师母不过看他常在此修­行弹琴 怕 ꎬ ꎬ他换了地方不习惯 今天看来 这似乎也 ꎮ ?是布局 她想让费教授用余生来­忏悔 ? ꎮ要不要和吴莉商量 建国犹豫着说 ? ꎬ ꎬ有必要吗 徐师兄说 有些事 还是 ꎮ别太看清楚了 ꎬ建国开玩笑说 大学教授都这么高? ꎬ ꎮ 深 我们这些俗人 真听不懂 徐师兄拉 ꎬ 着建国走出病房 看看人民医院对面灯火 ꎮ 辉煌的帝豪大酒店 吴莉在那里开了房 ꎮ ꎬ ꎮ 间 建国让她赶紧回去 她不肯走 徐师 ꎬ 兄说 你以为吴莉这几年发展­得那么好 ? 是因为她有能力 她的路都是导师铺的 ꎬ ꎬ 她的学术能力 我看比较差 人品就不好 ꎮ过多议论了 ꎮ建国不禁想为吴莉申­辩 徐师兄笑ꎬ ꎬ ꎬ ꎮ 着说 建国 你人不错 我才提个醒 吴莉 ꎬ ꎬ 不肯走 也许舍不得导师 也许舍不得那 ꎮ ꎮ 家业 她总想什么都拿最好的 陈明瑛 ꎬ ? ꎬ的东西 那么好拿 一个女书生 斗得过 ? ꎬ 女商人 她死了 人和东西也不会留给 ꎮ吴莉 ꎬ ꎬ徐师兄说 导师抱怨 师母在家里霸ꎬ ꎬ ꎬ 道 他这教授就是幌子 惹得不高兴 要在 ꎮ ꎬ房门外罚站 师母商业学校毕业 出身于 ꎬ 潮汕渔民家庭 一串串家乡土语骂人话 ꎮ ꎬ北方人全然不懂 徐师兄又讲 得知患了 ꎬ ꎬ 癌症 陈明瑛和子女商量过多­次 将导师 ꎬ ꎬ赶出豪宅 贪墨他的工资和福利房 将他 H ꎬ ꎮ赶出 市 这里肯定有专业人提供­建议 ꎮ 最毒莫过妇人心 建国打了一个寒ꎬ ꎬ ꎮ战 不知为何 冒出这么一句 ꎬ费教授的病渐好 建国和徐师兄商ꎬ ꎮ ꎬ 量 将他安置到飞云寺 调解不成 只能 ꎮH 对簿公堂 大学领导 市政协相关部门 对费教授都比较同情 十年工资估计 ꎮ ꎬ ꎮ ꎮ ꎬ ꎮ ꎬ ꎬ ꎮ 晚上 徐师兄回来 面色沉重 调解ꎬ 失败 陈小丰和他的妹妹不仅­请了律师H 而且派人在 大中文系教室外墙刷满­标ꎬ ꎬ ꎬ 语 说费教授骗财骗色 害死陈明瑛 企图ꎮ 霸占陈家产业 他们是要让费教授光溜­H ꎮ 溜地滚出 市 陈明瑛是市人大代表ꎬ ꎬ工商联副主席 费教授是无党派人士 在ꎮ 市政府担任参事 市政协和工商联联合ꎬ ꎬ ꎮ出面 向陈小丰做工作 但他就是不松口 ꎬ ꎮ建国几次捏着拳头 眼圈红了 费教ꎬ ꎬ授没有后代 回麓城大学不可能 他的老ꎬ ꎬ 家山东 也没什么亲戚 真有偌大世界无ꎮ 容身之处之感 ꎮ还有容身之处 徐师兄想了想说飞云寺 师兄说 那里有师母买下的 ꎬ ꎬ 、 ꎮ ꎬ 、ꎬ ꎬ ꎬ 44 SHANGHAI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