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Literature : 2021-02-01

第一页 : 54 : 54

第一页

北纬三十度和北纬四十­度之间 ꎮ ꎮ 望 我在书堆旁边的沙发上­蜷缩着 妻 ꎮ ꎮ 神经衰弱 我要让她保证睡眠 我突然 、 ꎮ 觉得我很无用 无能 一个家本来要靠男 ꎬ 人来支撑的 但这个家恰恰是由女人­支撑 ꎮ ꎮ 的 我这个只会写作的废物 无用之人 ꎮ ꎮ沮丧之情油然而生 我的情绪糟透了 ꎮ我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ꎬ一个幽暗空间里 我赤身裸体坐在一 ꎮ ꎬ把铸铁的椅子上 一道光落在我身上 又 ꎮ ꎮ 消失了 空间恢复之前的幽暗 无形中 ꎬ落下来一根柔软细长­的绳子 开始在我身 ꎬ ꎬ上捆绑 简直就是一个捆绑大师 从我的 ꎬ ꎬ ꎬ每一个脚趾头开始 小腿 大腿 我两腿间 “”ꎬ ꎬ ꎬ ꎬ ꎬ的 蛇 腹部 胸部 两个乳头 脖颈 延 ꎬ ꎬ ꎬ伸到两条胳膊 手臂 十根手指 绳头再次 ꎬ ꎬ ꎬ 回到脖颈 下巴 舌头揪出双唇 缠绕着 ꎬ ꎬ ꎬ ꎬ上嘴唇 下嘴唇 鼻子 分开绳头 在眼睛 ꎬ ꎬ ꎬ上十字捆绑 两只耳朵 然后 缠绕整个头 ꎬ 部 悬挂在头顶的天花板上 我已无法 ꎮ ꎬ ꎬ 喊叫和看见 我挣扎着 越挣扎 那绳子 ꎬ ꎮ缚得更紧 随时都要勒进我的肉里 舌头 “” ꎬ ꎬ和下面的 蛇 都充血了 变得麻木 还有 ꎮ十个手指和脚趾头也­不过血了 幽暗的 ꎬ ꎬ空间里 我不知道谁在操纵那根­绳子 那 ? ? 个捆绑大师是谁 要干什么 我能感觉 “” ꎬ到舌头和两腿间的 蛇 在慢慢死去 还有手指和脚趾 ꎬ ꎬ突然 一阵光笼罩下来 墙是透明的ꎬ ꎮ 无门 我是那透明的墙之间的­囚徒 我能ꎬ感觉到墙外很多­人在围观我 是的 围? 观我 我是谁的作品 我是谁的作品 ꎮ ꎮ我在心里面喊叫着 但我不知道是谁绳子随­着部分肉身的枯萎和僵­死变 ꎬ 得松松垮垮 但我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 ꎬ ꎮ 气 从铸铁椅子上栽倒在地­上 尽管耳朵 ꎬ 也捆绑了 我仍能听到那些围观者­的哗然大笑 他们的笑声刀子般一颤­一颤地割着我 凌迟啊 我身上还没有僵死的部­分感觉到了 ꎬ 疼和痛 把我从睡眠中惊醒 ꎬ ꎬ我啊地叫了一声 扑腾着 从沙发上 ꎬ 坐起来 觉得整个地下室的空间­都是压抑 、 ꎮ ꎬ 的 恐怖的 我犹如落井的猪 四处撞着 ꎮ 才清醒过来 我的身上仍能感觉到来­自 ꎮ噩梦的疼和痛沉积在­体内 ꎬ ꎬ我站起来 活动了一下身体 疼痛多 ꎬ 少得到缓解 但地下室的那种压抑感­让我 ꎮ仍处于噩梦之中 ꎬ ꎬ我回到楼上 倒了杯水 看到妻已经ꎬ ꎮ ꎬ 起来 在画画了 我问 那件雨衣放哪儿 ? ꎬ ? ꎬ 了 妻问 干什么 我说 我去院子里把 ꎬ ꎬ月季花修剪一下 顺便插几枝 看看能不 ꎮ ꎬ能活 妻把白色的塑料雨衣找­出来 递给 ꎮ ꎬ ꎬ 我 我穿上雨衣 来到院子里 找到剪刀 ꎮ ꎬ开始修剪那几盆月季­花 不小心 还是被 ꎬ月季上的刺扎了一下 手指肚上擎着一颗 ꎬ ꎮ鲜红鲜红的血珍珠 剔透 我把手指伸进 ꎬ ꎬ 嘴里 嘬了一下 嘴里充满了咸咸的血腥 ꎮ ꎮ 味道 我连忙把血和唾沫吐出­来 透过 ꎬ ꎬ ꎬ雨衣 从衣服兜里拿出烟 我坐在那里 感 ꎮ受着雨滴落在身上的­重量感 我的手心 ꎬ ꎮ小心呵护着烟 防止它被雨水打湿了 被 ꎬ ꎬ ꎮ 刺的手指 肉里面 隐隐作痛 我再次嘬 ꎬ ꎮ一下 只有少量的血渗出来 ꎬ ꎬ我抽完烟 继续干着活 把剪下来的ꎬ ꎬ 枝丫 挑了几枝我认为不错的 找来一个 ꎬ ꎬ 空花盆 在里面倒上土 把剪下来的枝丫 ꎮ 四分之一部分插进土里 花土的那股味 ꎬ ꎮ 道让我翕动着鼻子 吸了好几下 这些 ꎬ ꎬ ꎬ 活 以前都是妻做的 后来 我慢慢学着 ꎬ ꎮ 做 并开始喜欢上这些植物 其中一盆已 ꎬ ꎮ 经开花了 白色的 花瓣上的雨滴欲落不落­的样子让整朵花看上去­透出那种洁净 ꎮ ꎬ ꎮ ꎬ 的白 是的 白 刚才 在我不小心剪枝 ꎬ 的时候 剪掉了一个带着花苞的­细枝 那刚刚顶出花苞的白 落在乱枝叶中 看着 ꎮ ꎬ ꎬ ꎬ ꎬ ? ꎮ ꎬ ! ꎬ 52 SHANGHAI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