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Literature : 2021-02-01

第一页 : 64 : 64

第一页

北纬三十度和北纬四十­度之间 ꎬ ꎮ ꎮ 状态 但这种身在异乡的东北­人的焦虑是 ꎮ ꎬ没人尝试过去描写的 德庆说 有一段时 ꎬ ꎬ间里 我曾回避各种和东北有­关的 包括 ꎬ ꎮ 饮食 甚至残存的口音 那段时间我几乎 ꎮ ꎬ ꎬ 抑郁了都 直到 你的出现 让我有了抱 ꎬ ꎮ ꎬ团取暖的感觉 谢谢你的出现 我说 能 ꎬ !遇到你 也是我在异乡的一份慰­藉啊 德 ꎬ ꎬ 庆伸出手 我也伸出手 我们的手紧紧地 ꎮ ꎬ 握在一起 德庆说 我要不要改个名字我不­能后半辈子都背着一个­逝者的名字ꎬ ꎬ 啊 我说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 你改叫 ? ꎬ ꎮ ꎬ什么呢 德庆说 还没想好 我说 改了 ꎬ ? 名字 你心里的阴影就不存在­了吗 改了 ꎬ ? 名字 你就可以不是东北人了­吗 不会 ꎮ ꎬ 的 你在你的同事眼里 永远是来自东北 ꎬ ꎮ 的 来自那个 的东北 德庆问 那 你 说 我 怎么 办 ꎮ ꎬ德庆说话的舌头都大­了 我说 我也不知 ꎬ ꎮ 道 只有面对吧 在别人烧纸的时候 我 ꎮ ꎬ们不要再加把火就好 德庆说 那么? ꎬ 那么 我们穿着寿衣吗 我说 也不 我们 你他妈的把我逼得也说­不好了 ꎬ ꎬ 以前 我在东北的时候 我说过我是一个 ꎬ ꎬ ? 守墓人 现在 我又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 ꎬ ꎬ ! 啊 德庆 你心里苦 我心里也苦啊 谁 ꎬ叫我们天生不是生在­其他地方 而是东北 ? ? 呢 我们他妈的有什么罪过­吗 要被如 ꎮ 此对待 都他妈的怪我们是太敏­感的人 ꎬ ꎬ 啦 我们的敏感只会戕害我­们自己 不是 ? 、 ? 吗 我们就不能麻木 沉沦地活着吗 醉 ꎬ ꎮ ?生梦死 行尸走肉 我们为什么不能 如 ꎬ ? ꎬ !果这样 还是我们吗 不是 不是啊 所 ꎬ ꎬ 以 我也相信 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里 ꎬ ꎬ都有东北人 即使我们是孤灯独亮 也绝 ꎮ ꎬ非唯一的未眠之人 说到这里 我心头一 ꎬ ꎬ阵钝痛 也眼泪汪汪的 我坐在那里 手 ꎬ 端着酒杯 里面已经空了 我把杯子放到德庆跟前­说 给我倒点儿 德庆早就已经 开始用瓶吹了 他给我倒了一杯 我喝 ꎮ ꎮ ꎬ了一口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 德庆说 你 ꎬ ꎬ说的还是理想主义了 像鸡汤 是自我麻 ꎮ ꎬ ꎬ 痹 我哈哈地笑起来 说 也许理想主义 ꎮ是我们心中唯一的火­种吧 德庆没吭声 ꎬ ꎬ过了一会儿 他突然很严肃地对我说 你 ꎬ ꎬ有时间的话 也帮我想想名字的事儿 我 ꎮ ꎬ ꎮ 还是想改 我说 好吧 我们又说了很 ꎬ ꎬ ꎬ ꎬ 多 我看了看时间 八点多了 我说 我得 ꎬ ꎬ ꎬ回去了 太晚了 你嫂子该着急了 这个时 ꎮ ꎬ间坐上地铁到家也快­十点了 德庆说 再 ꎬ ꎮ坐一会儿吧 我拿钱给你打车 我刚刚参 ꎬ加了外地一个小说研­讨会 给了我一个红 ꎮ ꎬ ꎬ ꎬ 包 我说 算啦 你日子也不好过 你还有 ꎬ ꎬ 两位老人 还有孩子 需要钱的日子还在 ꎮ ꎮ ꎮ后面呢 改天再聊 外面还在下雨 到 ꎬ ꎮ底还是德庆买了单 我争不过 我给妻要了盘酸菜猪肉­馅的饺子 打包带回去 ꎬ ? ꎬ ? ꎬ ꎮ ꎬ ꎮ ꎮ 6 ꎬ 我们走出东北饺子馆的­门 看到雨很ꎬ 大 德庆又折回去和老板借­了两把雨伞 ꎬ ꎮ 递给我一把 黑色的 我和德庆走到他家 ꎮ 小区门口 他扔掉手中的雨伞给了­我一 ꎮ ꎬ 个狠狠的拥抱 那一刻 我抱着他魁梧 ꎬ 粗壮的身体 能感觉到隐藏在他肉身­里的 ꎮ 脆弱和孤独 我在他的后背上拍了拍­说 ꎬ ꎬ ꎮ好兄弟 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过去 也许身在异乡的这种身­份的焦虑每个人都有 ꎮ ꎬ ꎬ 吧 看到他擎着雨伞 进了小区 我才放 ꎮ心去地铁站 ꎬ雨有些大 像是要把天空从上面拉­下ꎬ ꎮ 来 来一个谢幕似的 雨点落在地上的声 ꎬ 音噼里啪啦的 雨水溪流般涌向下水道 ꎮ ꎬ好像要投胎似的 我的鞋子都湿了 里面 ꎬ的脚被袜子包裹着 一定已经被雨水泡白 ꎬ 了 走起路来呱唧呱唧的 像鞋里面藏着只青蛙 路上的行人很多 在喧嚣的雨 ꎬ 、 ꎬ ꎬ ꎬ ꎮ ꎮ ꎮ ꎬ ꎮ ꎬ ꎮ 62 SHANGHAI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