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Literature : 2021-02-01

第一页 : 72 : 72

第一页

北纬三十度和北纬四十­度之间 ꎬ ꎬ ꎬ ꎮ ꎬ ꎬ ꎬ 着我 没太用力 效果还是出来了 在捆 ꎬ绑下面的时候 我对妻说 你轻点儿 被弄 ꎬ ꎮ 废了 你就不能用了 妻盯着我 媚笑 ꎬ ꎬ ꎬ 说 那样才好 我不用 也不让你将来给别 ꎮ ꎬ ꎬ 人用 我苦笑着 说 我只是你的妇女用 ꎮ ꎮ ꎮ 品 玩笑归玩笑 妻还是爱护我的 尽 ꎮ ꎬ管为了艺术 在捆绑舌头的时候 妻说 ꎬ这个还是省略了吧 或者弄个封条意思一 ꎬ ꎬ 下 我说 那样会破坏整体的艺术­氛围的 ꎬ ꎮ对于艺术 我们都是敬畏和认真的 妻小 ꎬ ꎬ ꎬ声在我耳边说 辛苦你啦 晚上 回家好好 ꎮ ꎮ ꎬ慰安慰安你 我无赖地笑着 现在 整个 ꎮ 开幕仪式被中断了 很多妻的朋友过来 ꎮ ꎮ 安慰她 她陪他们聊天 我邀请了刘德 ꎮ ꎮ 庆 他此刻站在角落里抽烟 我走过去 ꎮ 和他聊天 几个艺术区的保安站在­门口 ꎮ ꎮ画廊的铁门紧闭着 有人在拍照 有人 ꎬ 说 这次小风波也许会成为­一次不错的行 ꎮ 为艺术 ꎬ刘德庆再次和我说起­那个刘德庆 养 ꎮ父养母之前的那个逝­去的儿子 刘德庆 ꎬ ꎮ ꎬ 说 可以说是我哥哥 我妈跟我说 那是 80 ꎬ 上世纪 年代 那个刘德庆从大学里辍 ꎬ ꎮ 学回家 闭门不出 一个人在屋子里一会 ꎬ ꎮ ꎬ 儿哭 一会儿笑的 现在看来 他得的是 ꎮ ꎬ ꎬ抑郁症 他们上班 就把他锁在家里 没 ꎬ 想到有一天 他还是撬开窗户逃了出­去 ꎬ ? ꎬ ꎮ铁锤巷 你还记得吗 我说 有印象 德 ꎬ ꎬ 庆说 那时候 那个铁锤的雕像还没有­被 ꎮ 移走 他就用一根电线吊死在­那个雕像ꎬ 下面 有邻居发现了 连忙跑去工厂里 通知我养父养母 我养母看到他悬挂 ꎬ ꎮ的尸体 人立马就昏倒在雕像下­面 养父 ꎬ领着工友们把刘德庆­从雕像上弄下来 草 ꎮ草就给埋在了铁锤巷­后面的荒山上 从那荒山上可以俯瞰到­远处的厂区高耸的 ꎮ ꎬ ꎬ烟囱和厂房 我说 我知道那个地方 那里还有很多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碉堡群 我的一个长篇小说 就是在一个碉堡里完 ꎮ ꎬ ꎬ 成的 刘德庆看了我一眼 问 出版了吗 ꎬ ꎮ ꎬ ꎬ 我说 还没 编辑说 选题通过了 但还要 ꎮ ꎬ 改 来上海这几年 我没有当时写作的气 ꎬ ꎮ 场和语感 我想回望城去改 等忙完你嫂 ꎬ ꎮ子的画展 我可能会回去住一段时­间 德 ꎬ ꎬ ? 庆眼睛一亮 说 什么时候回去 我也要 ꎮ ꎬ 回去 我养父养母说 他们还是会梦见那 ꎬ ꎮ 个刘德庆 我哥哥 他们在我哥哥去世第 ꎮ ꎬ二年领养了我 我妈说 我是她工厂里一 ꎬ ꎮ个女工的孩子 当然是私生子 我被我养 ꎬ ꎮ父母领养后 那个女工从工厂消失了 没 ꎮ ꎬ ꎮ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我说 哦 德庆 ꎬ ꎬ 说 我也跟养父养母说了我­的困扰 我想 ꎬ ꎬ 改名字 他们也同意 但真的没想好改个 ꎮ ꎮ ꎬ什么名字 我倒想了几个 刘东升 刘传 ꎬ ꎬ 沪刘 我瞄了眼妻 她在人群里消失 ꎮ ꎬ ꎮ ꎬ了 我想 可能去卫生间了 德庆说 我 ꎬ ꎬ妈梦见我哥说 他要一个墓碑 要不他的 ꎮ ꎬ 魂总是飘着 我妈说 这也许就是我一直 ꎬ 矛盾和痛苦的根源 也许回去给他竖个 ꎬ ꎮ ? ꎬ 碑 我就会解脱 你信吗 我说 你不一 ꎬ ꎮ定能得到解脱 但起码也可以心安吧 德 ꎬ ? 庆说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去 我们一起回 ꎮ ꎬ 去 我妈要照顾孩子 我和我养父回去 ꎮ ꎬ要不我也找不到我哥­的坟 我说 我回去 ꎬ ꎮ ꎮ K的时候 告诉你 我们一起回去 老 回 ꎬ ꎮ K 来了 人们都围了上去 老 的目光在寻 ꎬ ꎬ ? ꎬ找着妻 问我 你爱人去哪儿了 我说 没 ꎮ ꎮ K 看见 我给她打电话 老 招呼大家 ꎬ ꎬ 说 开幕仪式继续进行 但那个行为艺术 ꎬ ꎮ K不能在画廊大厅里 要取消 老 把一个 ꎬ 纸条递给门口的一个保­安 那个保安看 ꎬ ꎬ ꎮ ꎬ 了 说 开门吧 我给妻打电话 问她在哪 ꎬ ꎬ ꎬ ꎮ ꎬ儿 她说 在打印店 马上回去 我说 好 ꎬ ꎮ K 的 开幕仪式等你呢 老 招呼着客人们 ꎮ 进画廊 我看到德庆站在那幅大­画前面也就是我做行为­艺术的那幅画 他表情 ? ꎬ ꎬ ꎬ ꎬ ꎬ ꎮ ꎬ ꎬ ꎮ ꎮ 70 SHANGHAI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