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Literature : 2021-02-01

第一页 : 74 : 74

第一页

北纬三十度和北纬四十­度之间 ꎬ ꎮ ꎬ ꎮ 东西安顿在轧钢厂附近­的一家旅馆 去了 ꎬ铁锤巷后面的荒山 在那里寻找着我当年 ꎮ ꎬ 写作的废弃碉堡 那时候 我开病假写 ꎬ ꎬ 作 每天晚上把电脑充足电 背着它来到 ꎮ ꎬ这废弃的碉堡里 当时 有我用木板钉的 ꎮ一个简单的台子和捡­来的椅子 走了四 ꎬ ꎬ 年 那个简陋的台子还在 椅子已经不见 ꎮ ꎬ 了 里面有浓重的灰尘的味­道 还有粪 ꎮ ꎬ 便 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 把里面清理干 ꎬ : 净 我在墙上竟然看到 一张六寸黑白照 ꎮ ꎮ 片 泛黄 一个无头人或者说无脸­人 ꎬ背景是轧钢厂的马路 在马路的尽头是丛 ꎮ 林般的喷云吐雾的烟囱 那人脸看上去 ꎬ好像被烟头或者其他­东西烫过 正好把人 ꎮ 物的脸烫出一个洞 从衣着和体型上判 ꎮ 断是个女性 ꎬ我没有把相片从墙上­拿下来 用手擦 ꎮ 去上面的灰尘 我去铁锤巷买了把椅子 ꎬ ꎬ和几块塑料布 回到碉堡内 把一块塑料 ꎮ 布蒙在那个台子上 我把剩下的塑料布 ꎬ ꎬ 铺在地上 在上面躺了会儿 抽了支烟 ꎬ ꎬ 我突然想起什么 爬起来 在荒山上的坟 ꎮ “墓之间寻找着 我竟然看到了 刘德庆之 ” ꎬ ꎬ 墓 的墓碑 坟上的土是新土 还有几个已 ꎮ 经褪色的花圈 我站在那里冲着墓碑深 ꎬ ꎬ 深地鞠了一躬 鞠过躬后 我给刘德庆打 ꎬ ꎬ 电话 突然觉得有些诡异 会不会从坟墓 ꎬ里有一个声音回答 我是刘德庆 你找 ? ꎮ 谁 不远处的槐树上站着几­只乌鸦 我 ꎬ还是拨通了刘德庆的­电话 但是一阵阵的ꎮ 忙音 我只好撂了电话 我不知道发 ꎮ ꎬ 生了什么 我回到碉堡内 坐在椅子上 ꎬ对着那个唯一的窗口 眺望着远处的轧钢 ꎬ ! 厂 悲欣交集啊 我简单地在碉堡内拍了 ꎬ ꎬ ꎬ ꎬ几张照片 发给妻 说 收拾好了 明天开 ꎮ ꎬ ꎬ ꎬ 工 妻说 好 祝你一切顺利 早日从东北的捆绑中解­脱出来 用你的文字挽歌结束 你的过往 我说 嗯 但真的可以结束 ? ꎬ !吗 那血液里的 妻说 总要新生啊 回到这里我的气场和语­感很快恢复ꎮ ꎬ 了 我必须说一下 出版社的合同一直没 ꎮ ꎮ给我寄过来 但这好像不重要了 是否 ꎬ ꎮ出版 我都要把这个长篇小说­修改完 是 ꎬ ꎮ 告别 也是启航 ꎬ ꎮ半个月过去 我的修改已近尾声 那ꎬ ꎬ ꎬ 天 我从旅馆里带了午饭 往碉堡走 看到 ꎬ ꎬ人们成群结队地往山­上走 我问一人 你 ? ꎬ ?们这是干什么 那人说 不知道吗 轧钢ꎬ厂今天定时爆破 听了那人的话 我有 ꎬ 些心情沉重 那是我工作了二十五年­的轧 ! ꎬ ꎬ钢厂啊 我来到碉堡内 打开电脑 播放 ꎬ ꎮ 着音乐 心神不宁 我的目光不时透过那 ꎬ 个窗口 盯着远处的轧钢厂 直到我听 ꎬ 到轰隆隆的声音 我看到高高耸立的烟囱 瞬间回到大地 我脚下的大地跟着震ꎮ 颤着 我从椅子上晃掉在地上 我躺 ꎬ ꎬ ꎮ在地上 直到震颤结束 才爬起来 我来 ꎬ 到碉堡外面 看到那些麻木苦楚的面­孔一 ꎬ ꎮ个个都泪流满面 失声痛哭 我的眼泪也 ꎬ ꎬ 在眼圈里打转 但我控制着 没有让眼泪 ꎮ ꎬ 流出来 人群慢慢散去 我回到碉堡内 ꎬ ꎮ把最后几页的文字修­改完 合上电脑 我 ꎬ ꎬ长长出了口气 终于控制不住自己 眼泪 ꎮ ꎬ !哗哗地从眼眶里滚落 是啊 再见啦 我 ꎬ 看了看碉堡内 把那张陌生女人的照片­从 ꎬ 墙上摘下来 夹在我带在身边的波拉­尼奥 « » ꎬ 的那本 智利之夜 里 一起放到我的电 ꎮ ꎬ脑包里 我绕道去了刘德庆的墓­碑前 再 ꎬ ꎮ次给刘德庆打电话 那边仍旧是忙音 忙 ꎮ ꎬ音 犹如一条黑暗的没有尽­头的道路 延 ꎬ ꎮ 伸着 延伸着 ꎬ我对着墓碑最后鞠了­一躬 又对着那 ꎮ消失的工厂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我默默下山 去旅馆取了东西 直奔火车站而去 ꎮ ꎮ ꎬ ꎬ ꎬ ꎬ ꎬ ꎮ 72 SHANGHAI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