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Literature : 2021-02-01

第一页 : 94 : 94

第一页

巴金与冰心 ꎬ“ ”ꎮ ) ꎬ ”ꎮ 分严肃而专一 可爱可佩 “1950 ꎬ 、年代有一次 我和巴金 萧珊ꎬ 一起到广东从化 萧珊要我为她编的刊物­ꎮ « »ꎬ 写稿 我的 一只木屐 就是萧珊逼出ꎮ ꎬ ꎬ 来的 萧珊很可爱 也老实贤惠 对巴金ꎬ ꎬ照顾得很好 巴老身体后来差了 我看就ꎮ 与萧珊的死有关 在文坛差不多的人都ꎬ ꎮ” “有点风流的事 但巴金没有 一个人在ꎬ感情方面一­定要严肃一些 好多文艺界的ꎮ朋友都­是在这一点上没有做好 过去文ꎬ 艺界的诱惑太多了 巴金一辈子很正直ꎮ ꎮ 不说假话 用情很专一 我认识的人中ꎬ有才有­情有趣的都有 有的人只是有他自ꎬ ꎬ己的爱情 随意挥洒这种东西 巴金就从ꎮ ꎬ来没有这样 婚姻这个问题也不复杂 你ꎬ ꎮ”心里有主见就不复杂 心里简单就行了 ꎬ 一次到巴老家 见到书桌上坐着一个ꎬ 紫红色的实木架 巴老告诉我是冰心送ꎬ 的 搁在架子上看书可减少­颈椎的压力ꎬ ?我说冰心送你书伴 你送了她什么 他ꎬ“ꎬ ꎬ 说 这是别人送她的 她给我用 我在她ꎬ九十岁时送过­九十朵玫瑰的花篮 是北京ꎬ ꎮ”帮我办的 别的没送她什么东西 ꎮ 其实巴老常送书给冰心 冰心在巴老八十七岁时­也送了九十朵玫瑰 心 来 可多见一次面 可最终未得到ꎮ 医生允许 巴老说他最后一次见到­冰心1985 ꎮ 是 年他到北京开政协会议 冰心因ꎬ 跌跤没有来参加 他到冰心家中去看望ꎮ ꎮ 她 我说你们的情谊很高尚 他说是真ꎮ 、诚 之后的日子他们也只能­互通书信 电ꎮ话彼此问候199­4 10 5 ꎬ ꎬ年 月 号 巴老在杭州 电话( ) ꎮ“ꎬ打给冰心 无人接 来杭州以前 就准10 4 备今年 月 日从西湖给你发个电报­ꎬ ꎬ 只有几个字 祝你生日快乐 一句极平常ꎮ ꎬ ꎮ 的话 说明我真的感情 这多好 我常说ꎬ ꎬ身体一年比一年差 这是真话 不过我看ꎬ 也有反过来的时候 的确最近手又不抖ꎮ ꎬ ꎬ 了 自己感觉精神很好 乐观起来 常常ꎬ ! 1994做梦中见面的­事 祝生日快乐 巴金11 14 ꎮ”年月日1990 ꎬ年代末的一日 巴金午睡醒来:“ꎬ很急躁地说 给冰心打个电话 不现ꎮ” ꎬ 在就打 后来得知 巴老要给冰心打电话ꎬ 的那一刻 正是冰心女婿将老人的­骨灰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迎回家的途中 2001 、 年 月冰心女儿 女婿去华东医院探望了­巴金 ꎬ ꎬ ꎬ ꎮ 2 ꎮ ꎮ 在我的记忆和内心中还­记录着许许、 ꎬ 多多 点点滴滴的温馨和关爱 但我帕金 ꎮ森的症状已不能让我­摘记得更多 纸短 ꎬ 情长 冰心与巴金两位时代的­文学巨匠有 、 ꎬ 着同样的人品 文品 他们的世纪知交那 、 、 、 ꎬ样地超凡脱俗 纯洁 真诚 高尚 将长存于世 :“ 巴金曾说 冰心大姐的存在是一种­ꎬ ꎬ巨大的力量 她是一盏明灯 照亮我前面ꎬ ꎮ ꎬ 的道路 她比我乐观 灯亮着 我放心地 ”大步向前 灯亮着 我不感到孤独年代中 作家之家邀请巴老去杭­州疗养 巴老说 如果医生同意她 冰 ꎬ 1990 ꎬ ꎬ ꎬ “ ( ꎮ 92 SHANGHAI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