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马岩松,可以从他在耶鲁大学的毕业设计作品开始。之后,随着他的作品以及他本人越来越频繁地获得国际建筑界的认可,马岩松在建筑人文领域的探索便越来越有说服力,也给正在迷茫的中国建筑界以启发,就像他的书《山水城市》书封上说的那样:“或许山水城市的思想,才是中国的城市化应该带给世界的进步。”

Shangliu Tatler - - FEATURES -

的膜拜,早期的野蛮资本主义催生了那样的建筑与城市,而山水城市就是要提醒地产市场、城市决策者以及个人,“对人的价值的关注是历史必然趋势,权力和资本向人文思想低头的时代已经到来”,比如,让马岩松名声大噪的多伦多梦露大厦其实本身就是对曼哈顿式垂直水泥建筑的一种批判形式。

在马岩松看来,山水城市不只是自然山水与建筑的结合,而是人对于世界的感性回应,是一种带有普世价值的人文追求。“从生态层面去理解山水缺乏精神性,山水城市的理念是要赋予绿色生态人文城市以精神性”,在未来的山水城市中,建筑只是背景,而真正的核心是人的精神和情感。

相比较目前设计界崇尚回归古法传统的工艺和风格,或者彻底隐居山林以连接自我与山水的生活方式,马岩松更加坚持要以“高密度城市”作为实验的根据地。“我没有实现文化复兴的诉求,也不眷恋古典文化,更不迷恋乡村生活方式,我首先的挑战是城市的密度”,可见,山水城市的解决方案不是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复制,也不是毫无现实考量的乌托邦梦想,而是真正为当下的东西方都存在的城市发展困境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

“中国想要有创造力,要建立在对全世界的人类和文化都有危机感的立场之上。把传统保护起来,或者和西方嫁接重新演绎中国传统,这样的尝试对世界而言没有意义。”马岩松希望山水城市能够做到的,是给予全世界的城市发展一种启发;而山水城市应该折射出的也应该是敢于试对或者试错的中国创造力,这样才能丰富“山水城市”作为高密度现代城市解决方案的多样性。

人是衡量建筑的尺度

马岩松形容现在很多城市都是“货架城市”,在这样的城市里建筑缺少情感和灵魂,人在这样的空间里也没有地位和尊严。所以,他对于建成后的建筑最好奇的部分,就是去观察人与建筑的互动。

马岩松目前手里在进行好几个关于住宅的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