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Lining一线转机

云雾之湾 Cloudy Bay)绝不仅仅意味着一杯勉强可以下咽的长相思而已。在我看来,它本应得到更多的尊重

Shangliu Tatler - - LIFE WINE 美酒 -

雾之湾(Cloudy Bay)本应得到更多的尊重。几乎每天都有数千瓶冰镇长相思在凉爽的酒吧里被毫无敬意、不假思索地随意消耗掉。著名的新西兰长相思已经成为时髦的“白葡萄鸡尾酒”的代名词。毫无疑问,它能使交谈更加热烈,给原本欢乐的气氛锦上添花,毕竟这是葡萄酒最重要的“职责”之一。话虽如此,我仍然执着地相信白葡萄酒值得拥有更多尊重。

2015年10月,我去伦敦参加了一场小型品酒会,庆祝云雾之湾35周年纪念。这些葡萄酒的陈酿能力令我惊艳不已。其中一款1987年份陈酿,展现出非凡的成熟与丰富口感,具备杏干、菠萝干等浓郁的水果干香气,留香持久,品质十分出众。另外一款1998年份陈酿也非常迷人,闻上去如同成熟的波尔多干白,具备蜡、苹果和柠檬片的芬芳,略带甘草和洋茴香的风味。或许是我太过慷慨,此款佳酿得到了我93分的评价。

我对黑皮诺的表现亦有十足把握,不出所料,它们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包括1998年份、2001年份、2003年份和2010年份在内的多款陈酿都令人惊艳,它们展现出丰富的李子、烟熏和淡淡的泥土芬芳,这些都是优秀黑皮诺应有的表现。不论是来自马尔堡(Marlborough)抑或是中部奥塔哥产区(Central Otago region)的黑皮诺均具备优良品质,然而有趣的是,人们似乎还尚未了解到这些“云雾之湾”黑皮诺的美妙。每年,云雾之湾长相思的产量惊人,有人说甚至高达160万瓶,虽然这些数字从未得到葡萄园的证实,但在如此大量的长相思中,其他优质葡萄酒被人错过也就不足为奇了。

就在几年前,我拜访了云雾之湾和新西兰南

云岛的一些酒庄。还记得当时从惠灵顿搭乘一架小飞机抵达马尔堡机场,仿佛是降落在了葡萄园的海洋之中,唯有远山环绕。这让我意识到,大部分产自这里的长相思都是商业白葡萄酒,来自高产的葡萄园和工业化酒庄。不幸的是,对很多消费者而言,这些白葡萄酒已经成为新西兰葡萄酒的代名词。然而,它们于我而言,却无法下咽。这些葡萄酒要么太过做作,甚至晦涩不堪。有些还过于甜腻。所幸,多吉帕特酒庄(Dog Point)、灰瓦岩酒庄(Greywacke)、云雾之湾(Cloudy Bay)等顶级酒庄与其截然不同,证明在马尔堡能够酿造出具有微妙香气和风味、结构丰富紧凑的世界顶级红酒。

云雾之湾的酿酒师Tim Heath与我们分享了品牌如何酿造出真正的马尔堡葡萄酒的经验。“人们现在更多地重视风味,而不是香气。但我们则更注重结构。结构便是未来。我们需要认真看待葡萄酒的结构和架构。单一品种的特色不再显得那么重要。”

的确如此,在我看来,他最新酿造的2015年份云雾之湾马尔堡长相思可能是该酒庄最为优秀的酒品。此款长相思具有丰富的菠萝干和柚子的芬芳与风味,酒体饱满,收尾辛烈。它拥有美妙绝伦的强烈口感和酸性回味,令人迷醉,我为它评了93分。

别人是否真正在乎这款葡萄酒有多么优秀,我无从知晓,但是我可以确信的是,这款葡萄酒肯定会在众多高级酒吧成为真正有品位人士的热门选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