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清池无诗

(湖北)欧阳勋

Shici - - NEWS -

人们都非常熟悉欣赏白居易写华清池“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的诗句(《长恨歌》)。温泉宫建于开元十一年,天宝六载始改名为华清宫。钱易《南部新书》曰:“骊山华清宫,缭垣之内,汤泉凡八九所。… …有御汤,……御汤西北角,则妃子汤……”据 1982 年至 1995 年的考古发掘,共清理出了星辰汤、太子汤、莲花汤、海棠汤等 8个浴池建筑遗址。星辰汤是唐太宗沐浴之地,装饰最华丽的是玄宗所用的莲花汤和贵妃的海棠汤。唐玄宗在位 45 年,行幸清华宫多达 40 多次,他大兴土木,进行营建,汤池最终达 18处之多。骊山温泉(华清池)唐初已是长安著名的皇家景区,李白曾两次到长安,一次是开元十八年秋冬之交,到开元二十年五月离开,第二次是在天宝元年奉召入京,天宝三年离开。而李白有写湖北应城汤池温泉《安州应城玉女汤作》的诗,人们却看不到李白专门写骊山温泉的诗,这可能与李白当时的处境和心情有很大关系。

李白第一次是去长安求官,寻求政治出路,所谓“西入秦海,一观国风”。但求人引荐未果,求官的希望落空,心灰意冷,在长安过了一段斗鸡走马的浪漫生活,李白后来说这一段日子是“风流少年时,京洛事游遨。腰中延陵剑,玉带明珠袍。我昔斗鸡徒,连延五陵豪。……”(《叙旧赠江阳宰陆调》)在长安不得志,带着惆怅、不平的心情,写下《行路难》“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入”,“行路难,归去来”。离开了长安。

第二次是奉诏入朝待诏翰林,前期春风得意,豪气满怀,圣眷恩宠。当年唐玄宗携杨贵妃住骊山温泉宫,李白曾奉命随侍。李白曾写过《侍从游宿温泉宫作》、《驾去温泉后赠杨山人》、《温泉侍从归逢故人》等诗作。写的都是“日出瞻佳气,葱葱绕圣君”;“逢君奏明主,他日共翻飞”;“待吾尽节报明主,然后相携卧白云”。这一时期多为应制之作。后来因恃才傲物,放浪不羁,蔑视权贵,遭谗毁排挤,不容于朝,亦不得志,沉于歌楼酒肆,“笑入胡姬酒肆中”,终于被逼出京,深感仕途艰难,愤慨而写下《秦水别陇首》“:秦水别陇首,幽咽多悲声,……浑泪且复去,恻怆何时平?”再次离开长安。

所以我们看到的多是一些应酬、应时、应景或应制的作品,比如此一时期为大家熟识称道的《清平乐》三首,其实还有《宫中行乐词》八首,《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等,多是宫廷题材的诗。纯写山水的不多,有也是与求仙访道、寻求出路或牢骚不平的內容混杂在了一起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