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罗明是去年春天和翎子分手的。去年春天,翎子的前夫患了绝症。春末的一个傍晚,罗明的家门被一位陌生的女子敲响。翎子从屋里出来,见来者是前夫的妹妹,她微微一惊,然后,把那女子领进屋介绍给罗明。

那女子脸色沉重,像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翎子讲,见罗明站在一旁,显得吞吞吐吐。罗明知趣地对翎子说,我出去买包香烟,然后走出家门。

待罗明在外溜达一圈回来的时候, 那女子已经离去。翎子坐在沙发上吸起烟来,脸上露出伤悲的表情。

那天晚上,翎子对罗明讲了前夫的病情和他要见翎子的请求。

罗明对翎子说,应该满足他的愿望,毕竟你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然后,将翎子紧紧搂进怀中。

二十年前,翎子在C市川剧团当演员,后来和剧团一位叫海的眼镜相爱。一年后,剧团解散了。翎子也就失了业。没有了经济来源的翎子只有靠海每月几百元工资维持生活。

海的父母一致认为翎子不适于做他们的儿媳。于是,悄悄为海物色了一个女子。翎子从海的父母渐渐变冷的目光中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个家门。在经过和海的一席长谈后,翎子告别C市回到异地的家中。

翎子的父亲生就一副怪脾气。翎子小时候曾掉进河水里被人救起,翎子的父亲非但不感谢人家,反倒咒 骂翎子狗命大。而今,翎子一无所有地回到家中,自然,父亲的碗里又要少去一些食粮。翎子的父亲嗜酒如命,一次从外酗酒归来,醉醺醺地拎着酒瓶指着翎子的鼻子大骂,你他妈的,都……都这么大了,老子还要流汗给你找饭吃!

听了此话,翎子的泪水一涌而出,她咬破自己的嘴唇,发誓再不进这个家门。

那天,翎子搭了辆拉货的汽车,昏昏沉沉地来到这金沙市。

在这个城市的一家工厂里,翎子有一位姨妈。翎子在无路可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个亲戚。凭她儿时的一点记忆,经过反复打听,翎子终于寻到这位表姨妈的家门前。

那时候,姨妈三岁的儿子没有人带,两口子又在工厂里倒班,翎子的到来起到保姆的作用。每天除带孩子外,再就是做饭洗衣抹地擦屋买蜂窝煤。

翎子的姨夫同样喜欢喝酒,时常从外带醉而归。一天晚上,翎子的姨妈上夜班,待翎子把孩子哄睡,又将屋里收拾了一遍后,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了沙发上。

大约半夜时分,翎子的姨夫打开屋门,一步一晃进了家。睡在半梦中的翎子意识到姨夫朝沙发走来,当她准备起身的时候,便见姨夫已晃到了她的身旁。接着,她看见两只手朝自己的胸部伸来。翎子猛地从沙发上跳起,一声惊叫跑进卫生间把门反锁上了。

对于姨夫的这种举动,翎子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那时,翎子正值青春年华,她和姨妈那副足可避邪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姨夫酒后的冲动也就不足为怪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