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希凡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我所工作和生活的大学校园有如一个环境幽雅的公园,而一年一度的招生简章又总是不厌其烦地向着八方学子弹奏她过于泛化的风景老调: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然而,你要是真能够身临其境,就会感到这老调是那样实诚憨厚,又是那样音色灿烂! 20多年来,我往返于家与教学、图书大楼之间,既健步于大道通衢,又徐行于林荫小道,看不够这偌大校园的芳草如织,碧树如烟,也看不够人工湖的柔波细浪和岸边随风飘拂的依依杨柳;看不够奇花异卉的四季绽放,也看不够从满眼新绿到黄叶翩飞的春秋代序。近三千亩校园,内耸几座小山,拥绿堆翠;外襟一条小河,水吟波唱。看那山梁上的水塔凌空,山顶上的钟楼溢彩,山间虽无“泉水激石,泠泠作响”,但“好鸟相鸣,嘤嘤成韵”委实不虚。据生命科学院的老师们调查,校园有着近三百种鸟类,而珍稀鸟类更是频繁出没,春和景明时节,那可真是百鸟争喧啊!置身在这样的诗意空间,我简直像庄子《秋水篇》中“欣然自喜”的河伯,“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然而遗憾也是有的,因为常闻鸟语就难免渴嗅花香,但校园里的花总是让你惊艳者多,闻香者少,真正能入心入肺者恐怕就非桂花莫属了。

校园不乏桂树,但多是些并不开花的天竺桂,真正的桂花也不是校园花木的主角,只是点缀在众树群 芳之间而已。好在学校于人工湖高处的岸边专门规划了一条不足百米的桂花小道,每逢金秋八月,小道两旁的桂树就把花开的讯息传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当一阵阵清新馥郁的花香扑鼻而来,我就本能地想起学生时代那首耳熟能详的革命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嗅着那压倒群芳的浓香走在桂花小道上,只见那淡绿色的伞状树冠上撒满了碎金粒的花瓣,一眼望去,竟是两条碧玉镶金的龙!于是禁不住想起李清照那“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的名句,但至美的东西也常常夹带着遗憾,牵连着痛惜!桂花可以入药,可做茶饮,可制成桂花糕,尤其还能酿制成吴刚曾经捧给嫦娥的桂花酒,于是纷纷有人来到桂花树下,他们不因闻香而止步,也并不着意欣赏碧玉镶金的龙,而是先亮出塑料袋轻轻一抖,然后轻舒猿臂去吊下树枝摘它个干干净净,那够不着的高处他们也不放过,就着那还没有长得很粗壮的树干使劲地几摇,霎时间满树金粉堕地,好不痛煞人也!但他们又嫌弃掉在地上的桂花不洁净,一任那黄金覆地,他们竟扬长而去。就这样,本来可以开得更长香得更久的桂花只能成过眼云烟了,我回味了许久也怅惘了许久。

奇迹总是出现在意料之外,当桂蕊绽放、黄金万点的繁盛期过,她的清新与烂漫早已淡出了我的牵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