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忠延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引言

补天一词跃现在眼前,不要说你,就是我首先想到的也是女娲。

女娲补天尽人皆知。那个华人的老祖母,不仅造出了人,还要庇护她亲爱的孩子们。当头顶上的青天猛然崩裂,她飞身而上,炼五彩石以补苍穹。还给她的孩子们,也就是还给天下子民一个至今仍然乾坤朗朗的生存空间。

恕我荒诞,曾经和神话较真,天那么大,那么高,果真崩塌,女娲老祖母该从何处下手补起?我真替她老人家为难。为难来为难去,忽然颖悟了,她老人家也就不必再为难。早先的早先,人们住在洞窟里,年久失修,突然顶部塌落一块,头上顿见青天。就在那个窟窿里,钻进来风,透进来雨,平静的日子不再平静。日子再平静下来,是因为有了补天的老祖母。老祖母不过是堵住了窟穴顶部的漏洞。就是这一堵,头上的那块青天不再看得见,这可能就是女娲补天。

那为何又有炼五彩石以补青天之说?那是人类进步了,讲究了,开始用白灰装饰自己的家宅。头上补住的那块也不能含糊,使用白灰涂抹一新。试想那白石灰生成的过程,青石入窑,点火焚烧,先橙,再黄,继而泛红,出窑后用清水一浇,瞬间爆开一地白绒绒的雪花。活脱脱的五彩石啊!将之涂抹在头顶,堵住透天的漏洞,不就是炼五彩石以补青天吗?是这样。

神话打破了,却没有打破我对女娲的爱戴,是她 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装饰了子孙的住宅,改善了子孙的生活。至今,我仍然将她视为最伟大的老祖母。

不过,我这里要写到的补天者,不是女娲这老祖母,而是另一位先贤——顾炎武。

为什么要推出顾炎武来抢夺老祖母的专利?且听在下从实道来。

跨越时空的醒世恒言

顾炎武是随着一句名言进入我视野的,进而屹立在我的精神苍穹。或者说,我是先知道这句名言,进而才知道顾炎武的。从此,他便在我的心中有了固定的位置。无论别人的形象如何改变,如何摇摆,甚至坠落,他居然风雨如磐,屹立为一尊碑石。

那句名言像女娲补天一样尽人皆知,这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如同天安门前高耸的华表,这句格言不仅高耸在我的心中,而且高耸在国人的精神领域。因为,这已成为爱国的代名词。天下就是国家,匹夫就是凡人。国家的兴亡,一个凡俗的草民也应记挂在心,听从召唤,担当使命,那是何等令人向往的风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格言,神圣的爱国格言。我曾经很佩服将神圣和爱国捆绑在一起的那人,他让爱国崇高到了极致。他真聪明。后来,我既定的认识有了改变,那人的聪明沦为狡诈。那是因为神圣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动摇了,而且株连到爱国。古往今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