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贵平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徜徉在白马关下,你看到的或许不只是一座著名的古关隘,也不只是那位叫庞统的三国鬼才军师,而是一段阴差阳错拐入尴尬暗角的历史。

白马关位于罗江县城西五公里,横亘于成都平原东北,是古代由秦入蜀的最后一道关隘,素有“南临益州开千里沃野,北望秦岭锁八百连云,东观潼川层峦起伏,西眺岷山银甲皑皑”之气势。

放眼望去,山峦上,荆棘间,丛丛野草、杂花、果树蔓延到秋高气爽的天边,将关楼上苏轼所书“白马关”三字映衬得格外苍凉。阳光照射在关楼之顶的琉璃瓦上,流泻出淡淡的金黄色。眼前,我几乎感觉不到旷野上飘来的阵阵花香,鼻孔里吸进的都是两千多年前那段波谲云诡的杀伐硝烟味。

目光所及,忽略眼前修复一新的城垛外墙,直接品读内里的沧桑画卷。眼前的白马关是那么深邃,深邃得一如两千多年来它盛容的三国往事,以及关隘核心人物庞统那曾经深邃奇崛的“毒谋”。

品读庞统,当然是从参观庞统祠墓开始的。这是一座半人高的圆形土墓,微微拱起的墓顶遍植花草,古木参天,时有雀鸟儿盘旋。庞统墓四周,依稀可见古代的车辙、长满苔藓的驿道和玄妙莫测的八卦谷等遗址,以及诸葛亮长子诸葛瞻与魏军邓艾浴血奋战尽 忠的将台旧地。青砖城墙,奇石沟壑,溶洞山泉,难得的蜀汉古战场遗址。

徜徉其间,我注意到,庞统祠墓的布局和命名,完全依据《三国演义》中“庞统身死落凤坡”的故事而建。祠堂三进四合布局,石木结构,肃穆庄重。

记得四年前的春天,我来过白马关。逶迤起伏暖意融融的草坡上,青草散发着被阳光晒暖的干燥清香。草丛中长着一种野槟榔。这野槟榔的小枝上遍布褐色茸毛,枝叶绿色透亮,上有覆瓦状鳞片。广西人曾谓野槟榔“入药,但有毒,人吃能致死”。而在川北民间有一个传说,凡三国蜀汉将士悲壮战亡的地方,就会生长这种野槟榔,而有毒的野槟榔,更令人想到“毒计迭出”的一代鬼才庞统。

故地重游,漫步在白马关下山峦上,秋风拂面,四野沉寂,昔日的金戈铁马、杀气阵云却早已在心头驰骋开来,几欲撑破胸腔。

是的,庞统走来了,踩着有些阴鸷的脚步,他缓缓而来,面目由模糊而清晰。

庞统(179 年- 214年),字士元,号凤雏,汉时荆州襄阳(治今湖北襄阳)人。东汉末年刘备帐下重要谋士。史书记载,庞统在刘备身边时间虽然不长,却提出了很多石破天惊的战略高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