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组诗)

富永杰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上六盘山

到了山坡,车慢了下来和我那年迈的父亲一样喘着气却又歇息不下来

午时掉入黑夜又浮出白昼六盘山洞口鸦雀凝结的村庄已无声无影草木拂过车窗车内的小孩撅着嘴巴,大人们的身体就像上山的风

背后还有雨电相随

这么多年了,我和他们有着同样的羽毛还未长出的飞翔

每走过这缓慢的路途身体都会飞为尘世而生的毛发像马鬃之上的雪花清洗时间,打磨黑夜

放出最锋利刀子

去切割千山万水

光阴

无法想象

额头滚烫了一辈子的钨丝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怎样用拳头抵着疼痛

说出胸口的的顽疾那些还没来得及走出灯管的光线深夜,一次次把我捆绑扔入深不见底的村庄沾在阴影背后经年的尘埃清晰地印下我的指纹而我对这些河流状的纹络并不熟悉记得似乎是很小的时候娘请算命先生看过我的手相那三道符至今仍贴在我的前胸和后背画着鹰和房顶的风声磨月亮的人在黑白照片里进进出出

乌鞘岭

火车伪装进黑夜私欲膨胀偶尔会穿过山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