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古鲁板蒿(组诗)

Sichuan Literature - - 【诗歌典籍】 - 于丽红

浓情九月

伸开臂膀 我拥抱九月拥抱 突然闯入视野的古鲁板蒿闭上眼睛 我感受到古鲁板蒿的热情与神韵 还有一方乐土的精神朴实的风吹动我的长发

转身呼喊 风啊 带走这里的草木吧把古鲁板蒿的热情传播到比遥远更远的远方而把动人心弦的情愫留下 生根发芽我低头亲吻一丛芦花 苇叶锋利割破我的手指 鲜红的血液流淌流淌进古鲁板蒿多情的土壤从此 我的灵魂依偎于芦花深处归附于一方热土

我徘徊在老哈河畔远处的风景装点浅秋的颜色此刻山峦含情 水色清欢一只水鸟正在拍打水面

我多么怀念 怀念青春的力量火热的心房已经装满装满古鲁板蒿的云烟而芳心早已暗许这绝美的流年

胭脂庄园

在秋天 我听从古河畔庄园的召唤来到它的身边 看到一滩芦苇的意志倔强胭脂稻的花香里 丰收是个丫头碧绿的衣裳 金色水粉装点大地信手摘下一朵云 修剪午后时光芦苇坚韧 山嘴村出土的剑五千年依然锋利 远古的血液奔腾着向上的力量

把所有意志 植入庄园的每一朵花每一棵小草 激情让草木有了温暖我透过一汪碧水 遥望

家乡的旧山河 已经收起苍凉岁月的褶皱里 藏着光阴的故事年华 在似水柔情中静静流淌

……

黄羊洼的树

黄羊洼的树 我高声问你你来自哪里 我不知道你是否疲惫你的骨骼在暴风雨过后 独自思索为什么会在这里停留

一段往事 把灵魂唤醒

你见证老哈河 自西向东的奔袭

倾洒喜悦与激情 你把孤独站成了一道风景深深浅浅的脚步 定格在山水之间你接受命运的挑战 在震颤的大地怀抱里放牧孤独 不停地吸收阳光雨露你把一腔热情喷洒 让自己扎根于黄羊洼你的枝叶 成就了此时不同以往的风情你是科尔沁沙地深处的景色 你在夕阳下追问追问时光或者留恋什么 你拥抱碧草蓝天下的浓荫你懂得所有生命的意义与正直我在生命的绿色与欢愉之间 触摸你心中的恋曲指尖滑落你的躯干 经血渲染了你的脉搏诗意无从表达 我陷入比沉思更深沉的困境你是我前世走失的恋人吗封存的记忆为何如此甜蜜

你把孤独站成一种挑战 命运的悲欢都在往事之外 忧郁与欢喜

速度与激情 光辉与信仰之间

大地封存的力量 在黄羊洼

都是此生最后的抵达

流云

跟随一朵白云而来 在梦里我追寻一个遥远的回忆 是时间的过客吗?分明从曾经的欲望与风暴中 路过

神奇的古鲁板蒿 装在我时光的背囊里虽然我不曾记起 点亮我孤独旅程的车站去了哪里但我知道人世的悲欢 只是清晨飞奔的瞬息

影子拉长 我在记忆的河堤漫步左侧是诗人跨越万水千山 去向远方的牵念而右侧是老哈河 寂静的深刻 真实的古鲁板蒿 是巧手在雕刻传奇漂荡的小船可以作证 古鲁板蒿景色纯美透过透明的老哈河水 更加接近事物的本质

在秋天 我跟随一朵白云而来

抬起头 仰望浩渺的天空

天际蔚蓝 而我在思考 语言无法到达的尖锐

追逐一朵浪花 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在这里找到更加真实的自己 芦苇为剑

我割破我的手指 让血液在秋天的阳光下沸腾

有蓝色让人晕眩 平坦的天空出现翻腾的云朵 有沟壑在幻影中形成我一直凝视 灵魂积蓄的力量

风吹过古鲁板蒿的芦苇荡 有神奇的声音在歌唱内心充满安详 等待船舷外那变幻莫测无法触摸的命运

人生有太多的意外与偶然 用时光梳理披着长发的人生 在千年以前或者千年以后 都能在迷失森林寻找出口

把所有欢笑谱曲 让记忆在更深远处蛰伏把纯洁的诗篇奉献给古鲁板蒿 纯净的水 芦苇荡迷失的我 还有老哈河深情的告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