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日志(组诗)刘忠於

Sichuan Literature - - 【广安小辑】 -

一朵雏菊以奔跑的方式抵达凋零

你比十七岁的花季

还小很多一朵雏菊,正是读书的韶华此生,你如此急切

轻易地就将自己的一颗少女之心过早地,托付给了生活做了制衣厂的

童养媳流水线上,你轻咬薄唇把一张小脸憋得通红追星逐月,你将以奔跑的方式抵达一朵花的凋零

咸鱼

干粗活,脏活,笨活苦力的人汗多口味就咸一些,重一些多摄入一粒盐身高就会矮一丝腰身就会瘦一丝皮肤就会黑一丝盐摄入量多了

天长日久

便成了生活中被盐腌渍的一尾干鱼 偶尔,在梦的阴沟里翻翻身

陶罐

身体掏空了

就是一个陶罐比不上皇宫的精美比不上民间的粗糙我不是一个自轻自贱的破罐子

用它来盛装我所有的打工生活每当我身体倾斜时就会倒出一些苦水

(责任编辑

杨易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