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二题

Sichuan Literature - - 【广安小辑】 -

爱的滋味

腊月的风赶着几片枯叶从乡村水泥公路上跑过。公路旁,一位姑娘朝着大巴驶来的方向,一会儿低头,一会儿远望。

终于,一辆大巴疾驰而来。姑娘激动地看着车门打开。无人上下,大巴车司机失望地按响了喇叭,然后匆匆离去。

姑娘低头打开微信:“就在第一次相约的那条公路旁等着。”

姑娘抬头四处细看,赶紧回了一条微信:“对,我正是在三年前我们相约见面的地点。”

第二辆大巴驶过她身旁,姑娘在期盼中收到了一条微信:“很好!手机没电,马上关机。”

第三辆大巴在她身旁停下,姑娘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也只搜索到一张脸:年轻,帅气,但很陌生。姑娘坚信他一定会来,因为他已经等了她三年。第四辆大巴在姑娘的坚信中缓缓停车,一个男人抱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还护着他的女人下车。姑娘跟他们打过招呼,却荡了一脸的羞涩。她渴慕那个下车的场面,因为温馨。

第五辆大巴驶过来,姑娘看见车里只有司机。顿时,她的心比这辆大巴还空。她决定转身离去。

“嘟……嘟嘟”,一辆大巴在她前面的岔路口匆匆停下。

“哇,好大一车人呐!”姑娘惊诧间,一张熟悉的面孔下了车。姑娘确定是他来了,捂着嘴转身就跑。他追上她,单脚下跪,将一束腊梅花举过头顶。姑娘接过她一生最爱的腊梅花,扶起让她怎么都讨厌不起来的男人,娇嗔地:就怪你,让我今天尝够了等的滋味!

“不,这是爱的滋味,我已经品尝了三年。”

庄书记的绝招

还有不到十天,庄书记就要卸任第一书记回城上班了。可是铁头村还有几户人家不讲清洁卫生,他急得焦头烂额。

那天黄昏,他独自在村委会办公室前的院坝里转悠了七八圈,然后摸出手机,给村主任和全村十二个社长发完短信,就走进办公室隔壁那间简陋的卧室。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庄书记还没开门。“哎呀,哪里来的粪?整个院坝都是粪!” “大家快看,什么粪都有!臭气熏天!” “谁这么缺德?这么臭还怎么开会?”

……村主任郑理阴沉着脸:“各社社长赶快组织村民打扫,我去看看庄书记有没有什么情况。”九点钟,村民大会如期举行。“各位乡亲,今天大会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清查昨天晚上干坏事的人,大家帮忙想想办法。”村主任郑理刚起头,一社社长就发言了。“依我看,干坏事的人就有点不讲清洁卫生。干这种缺德的事,真不应该,人家庄书记为我们村脱贫摘帽好几个月没回趟家,连他儿子考上北大也只是电话祝贺!”

会场静得像死去了一样。“我认为大家脱贫了,生活质量上去了,生活环境也不能落后。干脆这段时间就挨家挨户检查,哪一家不讲清洁卫生,哪一家就跟这坏事有关……”

九社社长话没说完,会场就沸腾了,“我同意”的声音此起彼伏。

文书示意大家安静后:“我还有条建议,被揪出来的嫌疑人必须用顺口溜把庄书记为我们村脱贫摘帽的事迹当众唱出来,好不好?”

“好!”庄书记和蔼如初地笑了笑:“感谢大家,就照大家的意思办。”

直到庄书记离开后一个多月,铁头村也没查出一户不讲清洁卫生的人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