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蝉鸣不止

□文/贺小晴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1

沙发是我爸买的,三人座,软皮的椅圈托着金丝绒软垫。天长日久,墨绿色的绒毛倒下了,留下两个灰白色的屁股印子。

茶几挪开,把沙发的扶手翻过去,就是一张大大的床。我爸说,有客人来,这就多一张床了。我爸很为自己的深谋远虑感到骄傲。只是我们家的客人少,这沙 发很难有机会变成床。但这一点儿不影响我爸对沙发的器重。平常的日子,我爸和我妈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喝茶,说话。后来我爸走了,我妈最爱做的就是将几件衣物摊在我爸的那个屁股印上,用一只手,翻过来,叠过去。我爸已走了两年多了。有一天,我突然道,妈,我给你找个老伴。

说干就干。电话打给一位做婚介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