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运与况味

□文/孟繁华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尘埃落定》是一部英雄传奇,是叱咤风云的土司和他们子孙的英雄史诗,他们在壮丽广袤的古老空间上演了一部威武雄壮的男性故事,讲述了从前现代走向现代的浪漫历史。于是作家阿来也成为一个传奇,他从遥远的边地一步跨进中国当代文学的中心。此后,他每部作品的出版,几乎都会引起读者和批评界的关注和反响。他不断变化自己的创作,但他的变化并非空穴来风。比如长篇小说《空山》,这是一部和《尘埃落定》完全不同的小说,但是,它却是一部与生活的大变化有同构关系的小说。《空山》几乎没有完整的故事,拼接和连缀起的生活碎片充斥全篇,在结构上也是由不连贯的篇章组成。《随风飘散》是《空山》的第一卷。这一卷只讲述了私生子格拉和母亲相依为命毫无意义的日常生活,他们屈辱而没有尊严,甚至冤屈地死亡也浑然不觉。如果

只读《随风飘散》我们会以为这是一部支离破碎很不完整的小说片段;但是,当读完卷二《天火》之后,那场没有尽期的大火不仅照亮了自身,同时也照亮了《随风飘散》中格拉冤屈的灵魂。格拉的悲剧是在日常生活中酿成的,格拉和他母亲的尊严是被机村普通人给剥夺的,无论成人还是孩子,他们随意欺辱这仅仅是活着的母子。原始的愚昧在机村弥漫四方,于是,对人性的追问就成为《随风飘散》挥之不去一以贯之的主题。《天火》是发生在机村的一场大火。但这场大火更是一种象征和隐喻,它是一场自然的灾难,更是一场人为的灾难。自然的“天火”并没有也不可能给机村毁灭性的打击,但自然天火后面的人为“天火”,却为这个遥远的村庄带来了更大的不测。那个被“宣判”为“反革命”的多吉,连撒尿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他为了维护做人的尊严,只有舍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