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游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钟春香

付建涛找到我这里,本是意料之中。他是张晓婉的丈夫,我是张晓婉的闺蜜,张晓婉出走,他不找我找谁。但我真不知道张晓婉的下落。付建涛鼻子一哼,眉毛吊起来,吼道:不信!你们在合伙骗我!他在我的房间里风一样的穿梭、寻找,连阳台外面都仔细看了。

此时是2016年4月6日,清明节刚过, 花开的香气自窗外涌进来,我和付建涛都闻到了春天的气息。在如此美好的春天里,付建涛一脸阴郁,眉头紧皱,为找不到他的妻子而发愁。据付建涛说,这是他们第二次做生意赔本后张晓婉觉得没有混头才出走的。但她去了哪里,会不会自杀?付建涛问我。我嗤地一笑,你和她混了这么多年,还不了解她,谁死她也不会去死!她可能只是不想见你,躲起来了。

那你肯定知道她在哪里!他叫嚣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