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问问题的组织是最好的组织?

我们今天在组织中是不是活出了我们的自在,关键是是不是活出了我们的潜力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IDEAS | 理念/ 新思维 - 文|杨壮

左哈尔量子思想一个核心要点是:在今天这个混乱的社会里,我们不仅要去为生存做事,我们一定要知道生存的意义,我们要知道活的意义。这些问题恰恰是中国企业遇到的问题。从道的层面,她讲了几个基本点:人活着为什么?我们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活着是不是有意义?而我们今天在组织中是不是活出了我们的自在,关键是是不是活出了我们的潜力?现在很多组织把潜力活没了,把未来活没了。所以,我们在组织中要不要问问题?为什么问问题的组织是最好的组织?为什么问问题比答案还要重要?量子组织的核心思想是量子时代没有固定答案,你需要自己去寻找答案。我觉得左哈尔厉害,她是一个物理学家,她在讲这些理念的时候有隐藏的物理学的逻辑在里面,她最后可以追溯到你是从哪里来,为什么我们有关系?因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彼此说话就在互相影响,中间有能量。她一直讲的是,量子是能量,是能量场,而这个能量场是人和人之间的沟通,从量子的角度来讲本身就是一个必然现象。我们要使我们的能量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

量子组织需要一个仆人式的领导者

与牛顿世界主体、客体清晰分明相比,量子世界里强调的是参与性。所以牛顿时代企业跟客户之间是一种固定关系,每个人有分工。而今天的情况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去中心化。这个概念实际上在现在很多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里完全在实践,比如小米,比如海尔。在今天的组织管理,看重的不是你的过去、你的年龄、你的经验。因为你的过去,年龄和经验 在互联网时代、在量子时代已经成为过去,甚至可能已经成为包袱,可能看不到未来。左哈尔说其中的逻辑也很简单:过去的东西不可能决定未来。我们常常讲“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句话在量子时代可能会出问题。因为如果这件事你方向错了,花了很大的力量,最后可能也得不到结果,单纯的努力在量子时代是不可行的。量子组织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企业的产品生产出来,与消费者互动会达到一个高点,这就是量子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式。量子世界的科学观是不确定性的,也是不可预见性的非层级式的。所以这对今天企业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作为一个领导者,你要知道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要知道你做的事情是否在积极改变世界、符合人类发展你要有你自己的真善美

传统牛顿思想强调确定性、预见性,带来西方管理体系里很强调个体技能,分工很细。但如果日本企业也学习他们的话,日本企业早就分崩了。日本企业根本没有分工,只有大分工概念,更强调人在组织中的互通,强调团队。这种概念实际上不只日本企业,很多美国企业也采用。牛顿式的管理基于功能模块、个体分工,而量子管理是多功能整体集成化。牛顿的体系权力集中于核心层,而量子体系权力分散化。我们现在很多企业学习海尔的人单合一、稻盛和夫的阿米巴经营,这与量子管理完全吻合。但这样的组织有个核心前提,就是必须有一个仆人式的领导者,他有事业感、有更高的境界,能够看得更远,给大家更多能量。而这种领导力特别是在公司里的最高层,是保障量子机制能够实行的一个前提,否则组织会成为一盘散沙。举一个例子:日本的松下管理体系。1990年代松下发现部门太大,就把它变成了很小的量子体系,分成了大概200多个事业部。但当时松下的领导者本人很弱,无法像稻盛和夫一样把下面所有人管住,组织各自为政,相互之间纵向很棒,横向很差,产生很大问题。结果到2012年松下把事业部全改了,又变成了六大部。这跟很多组织里的领导者和组织生态环境竞争有关系。牛顿时代讲究竞争,而量子时代讲究合作和双赢。

为什么在今天问问题比答案更重要

怎么能够真正地改变组织的状况达到共赢?不是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我们经常说,人的本性很难改变,那如何在组织中真正把本性和人性结合在一起,认真地思考我们为什么做事?我们很少问我们为什么赚钱,给谁赚钱,赚什么钱,怎么赚钱。 左哈尔讲一个量子组织是有视野的,有价值观和方向感,为人类服务的。它的目标是为了制造工作,让更多人的生活取得更大的成就。它的理念服务于它的价值,是价值导向,它有自己的文化,这种文化是上下平等的。它是与环境对话,与客户对话的。而且它能够不断寻求方方面面的可能性去做尝试。那为什么我们很多的组织不能够提出问题,提出问题以后领导就给他穿小鞋,遭到报复打击?为什么在组织中很多的领导者认同量子管理,但真正到组织中又变成另外一种样子?为什么在商学院我经常看到大家在课堂上激动万分,有些人学了《致良知》、《道德经》流了眼泪,回到组织实践、企业生产中,回到人和人的现实生活中又变了?左哈尔理论中的一个重要观点是:要成为一个量子组织,必须先成为一个量子领导者。量子领导者的第一条就是要有自我意识。怎么样才能够有自我意识?一定要有自发性,要有愿景与价值引导,要根据自己的原则及信仰实施。那问题又来了:什么是你的原则你的信仰?今天中国有没有社会统一的一种认知?我观察到国企、央企、民企、跨国公司,每一个人的信仰都不一样。量子组织强调要有很大的格局,要讲究关系。这个关系可不是利益驱动关系,而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但是为什么我们寻找关系的时候基本上是利益驱动,而不是共同体驱动?怎么来解释这个问题?我觉得要跟人的思想结合在一起。即人是社会的人,人是组织的人,组织是社会的细胞。细胞出问题,社会出问题。社会出问题,细胞出问题。人和社会之间的生态关联很重要。我特别强调生态学,就是说我们要达到一个理想境界,每一个人的作用很重要。但我们一定要知道,个人的努力只是必要条件,充分条件还是社会生态的变化。

量子领导者要有自己的价值观信仰

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你会发现很有意思

摄影 朱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