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办公,有了效率没了尊严?

虽然开放协作式工作空间代表着办公空间的最新趋势,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取消空间的“等级和秩序”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CONTENTS - 员工的工作,白领的工作空间于是比工厂工人完全暴露无遗的流水线作业“更有尊严”。

2017年10月,美国一个有意思的争论是开放的办公室设计真的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吗?虽然主流媒体诸如《纽约时报》认为更开放的办公室将会取代传统的“隐私性办公室”和“办公桌隔间(c ubi cl e )”,但很多美国白领并不认为开放办公室能提高工作效率,甚至觉得取消隐私性的办公空间不仅降低了工作效率,还更直观地降低了他们的工作尊严。

空间隔断是为了尊严?

办公空间的演化其实是人类经济活动演化的副产品。办公室在传统商业社会和工业社会早期只是企业主、律师、官员们的特权,作为他们处理公务和会客的空间。源于19世纪末的电力革命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经济形态,电信业、广播业的迅猛发展和普及让更多的大众成为白领。服务业在人类经济活动的壮大不仅改变了宏观的城市形态,也直接地影响了微观的办公形态。二战后,发达国家的经济转型更是使服务业成为经济的重心。第三产业从业人员的大幅增长加大 了对商业办公空间的需求。与此同时,办公家具、办公设计等行业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在美国,办公空间直到1990年都是以“隐私性办公室+办公桌隔间”为主导模式。这种“隐私性办公室+办公桌隔间”模式可以说是传统的企业主特权的扩展。一方面,企业的管理层有自己的私人办公室;另一方面,普通白领有自己相对独立、隐私的办公桌隔间。社会学家Hillier和Hanson在他们1984年的经典著作《空间的社会逻辑》(The Social Logic of Space)一书中曾对办公空间进行过“空间句法(Space Syntax)”的解读。其主要思想是,办公室在一个办公空间的纵深越大、通达层级越多,其办公室的使用者在该机构的地位便越高。这种传统的空间模式虽然强调“级别和秩序”,但非领导层的员工们仍有自己相对独立和隐私的空间。这就使得普通同事之间仍可以维持至少表面上的平行地位,并在空间上相对隐晦地接受“隐私性办公室”使用者的垂直领导。管理者毕竟不能一览无余地监督到所有

开放之风为何刮起?

1990年代以来,科技公司诸如苹果、谷歌等开始挑战传统的办公模式。这些科技大公司们开始只是强调在办公空间里增加更多的公共和休闲空间——桌上足球、乒乓球台、沙发休息间、自助餐厅等成了这些公司的办公空间标配。最近十年来,一个更明显的趋势是,很多科技公司干脆把普通员工的个人办公桌都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共有的长板桌和长板椅。这种共享式的办公空间强调工作的“协作性”和团队作业。《纽约时报》援引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研究,称这种新的办公模式让更多的员工想到办公室工作,并且每周花更多的时间在办公室(社交时间的延长导致了工作时间的延长)。完全没有个人办公桌的办公空间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和团队协作性是建立在一个关键前提上的。即,一个机构的员工们已经有充分的

选择办公地点和办公环境的自由。《中外管理》在2014年10期曾做过关于移动办公的专题。美国移动办公发达很重要的原因是大公司们充分信任自己的员工们在家里工作。尤其是科技公司,他们的工程师很多都是在家办公的,只有当公司有重要会议时才会去办公室。在这个有可选自由的前提下,开放协作性办公环境作为一种“锦上添花”才可以提高白领们的工作欲望和工作效率。当他们厌倦了家里的单调时,来公司办公室工作不仅可以和同事交流,还有丰盛免费的工作餐。当他们厌倦了办公室的嘈杂时,在家里工作既便利又安静。从IBM、微软等大公司员工的工作地意向来看,也可以发现美国移动办公、家庭办公正在式微。因为当办公室变得越来越有趣和吸引人时,居家办公的便利性便不再那么诱人。同时,公司在办公空间上也取消了一人一位的固定模式,既节省了商业办公面积也丰富了公司的办公环境。更值得一提的是, 目前进行办公环境更新的并不只是几家科技巨头(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科技新创公司(Airbnb、Uber、WeWork等)。走在办公空间更新前沿的是传统的巨头诸如微软、IBM和通用电气(GE)。甚至对传统“隐私性办公室”有着文化黏性的律所和咨询公司也加入到开放办公空间更新的行列里来。

取消个人办公桌真的好吗?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开放式办公空间并没有取消企业管理者的私人办公室。管理层也并没有像普通员工一样在共享的长条桌和长条椅上办公和会客。一旦普通白领没法自由选择办公地点,他们便被置入一个完全开放的办公环境。他们是“被迫”地接受交流和协作,而非自愿。这也难怪《纽约时报》的读者来信和评论板块大部分对开放办公空间的评论都是批评性的。能给员工自由选择办公环境的公司毕竟有限;同时,就算在一个大公司里,可以自由选择办公地点的员工也只 是公司雇员的一小部分。在这个前提下,白领们的开放式工作环境和工厂工人的开放性流水线并没有什么差别。初入职的白领们不仅时时受到来自办公室其他同事的“开放式”监管甚至“欺负”,甚至整个共享式工作台也会在管理者的监管之下。这也解释了当前某些采用了开放式办公环境的公司,其员工工作期间很多都是戴着超大耳机的原因。他们并不是为了装酷,而是在没有了隐私性的办公环境下,只能从听觉上为自己赢得某些私人空间。事实上,很多戴着大耳机的员工也许并没有听着什么。从这个意义上看,虽然开放协作式工作空间代表着办公空间的最新趋势,但是并没法扩展到所有公司。毕竟,它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取消空间的“等级和秩序”。相反,还会把缺少自由的员工强加到一个新的空间秩序里并且失去原有的“尊严”。 (本文作者系纽约城市大学纽约城市技术学院助理教授)特约编辑:周颖

摄影 刘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