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管理有“毒”

企业规模越来越大,产生很多结构性矛盾,即现代管理内生的矛盾。内生矛盾,基本无解。规模越大,中毒越深

Sino-Foreign Management - - FRONT PAGE - 文|刘春雄

最近与一个老板交流,我说老板最后的归宿就是企业的“太上皇”。具体工作不管,但又有资格在企业出问题的时候管控方向。老板的角色,就是为每个错误找到“挨板子的屁股”,可惜多数情况下,这个“挨板子的屁股”其实就是自己的屁股。但我们都知道,老板永远无法惩罚自己。老板错了,甚至连提醒的人可能都没有。只要处在管理流程的角色,老板就很难是清醒的。老板要想清醒,既得是内部人,又要成为旁观者。

任正非为什么在华为“放火”?

我一直很困惑:任正非在华为到底是什么 角色?他不是董事长,但影响力肯定超越董事长。他是个思想家,但人家干的又是实业。他在建设华为,但他又在华为到处“放火”,似乎又在华为内部“闹革命”。我甚至觉得他与毛泽东很相似,他缔造了这个体系,又在内部“闹革命”。因为他非常不满意这个体系。任正非的“分裂”角色,是站在工业文明最高峰的自觉。华为有近18万人,怎么将这么多人有序、高效地组织起来,而且能够管控风险?现代管理给出了答案:科层组织、专业分工、管理流程、KPI。

任正非强调砍掉高层的手脚中层的屁股基层的脑袋不让员工有安定感不让员工长期在一个流程上不断激活员工整建制调整人员炮打管理层等都是为现代管理“解毒”

工业文明时代的管理,标志性的东西,华为一个都不少。华为之大,管理之复杂,已经复杂到靠人脑无法延伸至组织的边界,所以才有华为“削足适履”地推动IPD的做法。IPD是什么?它是比ERP复杂得多的适用于高科技行业的管理体系。然而,企业规模越大,支撑现代管理的支柱——科层组织、流程、KPI,必定走向它有利的反面。诺基亚CEO说过的那句话“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我们输了”,有人觉得很可笑,但很少有人能感受到这句话的无奈。这正是那种站在工业文明最高峰的无奈。这种无奈,任正非肯定有。

现代管理“毒”在何处?

现代管理的诞生,是为了应对工业化大生产的需要。现代企业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产生很多结构性矛盾,即现代管理内生的矛盾。如管理幅度与管理、集权与放权、流程与KPI、法人治理结构与企业家精神等。这些内生性矛盾,基本无解。规模越大,中毒越深。 有专家研究巨无霸时期的AT&T,拿恐龙作类比,恐龙太大了,天下无敌。然而,恐龙最大的敌人恰恰在于它自己,因为太大就不够灵活。于是,专家建议AT&T解体,分裂为数个小型相互竞争的公司。后来,AT&T真的这么做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专家就认为现代企业的规模已经达到了顶峰,但是,随着更新的管理技术出现,规模还在无限扩大。但规模化所产生的内生性矛盾仍然无解,规模所产生的毒性仍然很深。现代管理的毒性,就是现代管理赖于成立的东西,都会异化,并最终走向它的反面。没有科层组织就无法形成规模,但科层组织很容易成为官僚组织。科层组织培养了一批既不在基层做事也不作决策的管理层。那些做事的人,渴望成为管理者。而决策者,不得不依赖他们,却又“恨”他们。基于专业分工的管理流程,能够规避风险,但也影响效率。更不用说当管理流程一旦建立,它可能“喧宾夺主”,走流程比做事更重要。至于现代管理集大成的KPI,让每个人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每个人可能都做对了,但企业可能做错了。诺基亚CEO说的那句话,想必就是这个意思吧。直到现在,传统企业仍然是工业文明的组织形态,即使是互联网公司,其基本管理体系仍然是基于工业文明的体系。别看马云在外面唱高调,关起门来照样开批斗会。传统企业的问题,马云也少不了。

内生性矛盾,毒性何解?

截至目前,现代管理还没有替代者。美国曾经流行过流程再造,但流程再造的思维,仍然是基于现代管理体系的。现代管理的内生弊端,现在仍然无解。深入观察任正非,在《华为基本法》出台和引进IPD的那个时期,他是现代管理体系的建设者。《华为基本法》,就是集现代管理思想之精

髓,堪称一个最完整的浓缩版现代管理思想体系。没有这套现代管理思想体系,无法支撑华为的正常运营。当华为的现代管理体系基本定型时,任正非变了,他成为现代管理体系有力的批判者。这套体系建立的时间越长,组织越容易僵化。因为让规模巨大的结构化组织充满活力是件很难的事情。任正非不断在华为内部“放火”,虽然不了解他的本意,但从“放火”的内容看,我视为在给华为“解毒”。 组织是建立起来解决问题的,即市场导向。但组织一旦建立,它用于解决内部衍生问题的时间和精力,可能远胜于组织本身的使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任正非提出“班长的战争”,“让一线指挥炮火”。能够从制度上做到吗?很难做到,但不如此又怎能唤醒组织的使命呢?任正非亲身到一线,到尼伯尔、马拉维等小国,而且公开发表讲话,用意也很明显——让管理层、整个公司仍然具备市场导向。不停地将组织结构内的人往前线送,让他们接受一线的洗礼。比如:任正非强调砍掉高层的手脚、中层的屁股、基层的脑袋。不让员工有安定感,不让员工长期在一个流程上,不断激活员工,包括建立“蓝军”,整建制调整人员,炮打管理层等,都是为现代管理解毒。现代管理的毒性,在工业文明里无解。未来的信息文明里,只有完成了彻底的组织再造,抽掉现代管理的两大支柱,才能彻底解毒,特别是科层组织。现在是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的过渡期。现代管理无力解决规模化企业的毒性,信息文明还需时日,但是任正非凭着个人的自觉为企业解毒,不断在内部“放火”,是华为之幸、中国之幸。

图 东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