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而上,技压群雄——

“金鹰-2018”国际特种兵狙击手大赛纪实

Small Arms - - 战役战术 - □ 王岐朋

“金鹰-2018”国际特种兵狙击手大赛于8月20~26日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卡拉干达州的斯帕斯克训练中心举行。来自16个国家(含4个观察员国)的50名狙击手组成的25个狙击小组(其中,哈萨克斯坦11个、中国2个、俄罗斯2个、阿联酋2个,白俄罗斯、英国、意大利、印度、比利时、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各1个),分4个阶段进行了激烈角逐。由于今年参赛队伍规模扩大,哈方将参赛队分为国际队(每个国家派1个小组共12个狙击小组组成国际队)和综合队(参赛的全部25个小组进行排名积分)两种形式。

赛事共分单人科目、双人狙击、特种战术和狙击对决4个阶段13个竞赛科目(赛前取消了构筑伪装的狩猎射击这一比赛科目),其中单人科目6个(包括“冷膛射击”、“识别射击”、“计算射击”、“限制射击”、“标准姿势射击”和“对摇摆目标射击”)、双人科目5个(“信封--定点精准射击”、“观察校正射击”、“遭遇射击”、“支援射击”、“狙击警卫哨”)以及 “特种战术之按方位角行进”和“狙击组对决”。

我军选手作为惟一一支由非特种作战部队组成的参赛队,参赛队员来自中部陆军直属单位的同一连队,平均年龄只有23岁,其中1人为第一年度新兵。根据军委陆军领导“精心备赛,争取优异成绩”的参赛指示,参训队员经过刻苦训练,在赛场上发扬顽强拼搏精神,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最终获得国际队团 体总成绩第二名,13个科目成绩均位列国际队前列;其中国际队小组在4个阶段的综合排名获得3个第一名、1个第三名。

赛事过程回顾

“金鹰-2018”赛事共进行5天,期间秉承实战的基本要求,无论天气如何变化,比赛如期进行,4个阶段依次

连续进行。为了保证本国队员的成绩处于领先,举办方采取了各种措施,其中也不乏对其他参赛队队员的比赛限制。哈方将中国队视为主要对手,对我代表队多有限制。

限制从飞机落地开始

8月17日,我军参赛队乘坐军机抵达卡拉干达州军用机场,一下飞机,便被机场内的“盛大场面”震惊了一下,几十人在飞机一侧待命,我们本来还以为是哈方高规格的欢迎仪式,待我们将所有物资卸下后准备装车时,哈方外事、海关、安检等3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全部出面,要求中方携带的所有物品必须全部打开检验。按照惯例核实武器数量及枪号是常规做法,因为弹药是密封包装,通常只核实数量及种类,不开箱检查,因为开箱后密封性就无法保证,枪弹在高湿度的环境下容易受潮,从而影响射击精度。虽经反复交涉,哈方坚持必须开箱,当我们开箱检查完毕后,更令人惊讶的场景发生了——同时到达的其他国家的弹药无需开箱检查。我们要求哈方联络人员给出解释,对方的回答是他们的枪支和哈方的一样且数量少,无需检查。

何以在赛前便采取了区别对待?缘于往年我军取得的优异成绩让哈方倍感压力?抑或其他?我们不得而知,但接下来我军队员还将迎接更多挑战……

比赛首日限制措施升级

赛前的通报会,举办方要求往届允许使用的简易器材今年一律不允许使用,即狙击手随身携带的三脚架以及背包在射击时不得作为依托,条件一出,除哈方外的其他国家均很诧异,因为使用简易器材作

为依托是狙击手的通行做法,但既然大家都不允许使用自然也无可指摘。接下来,哈方提出了除参赛小组外,其他任何人不得在比赛现场观看的要求,理由是狙击手要在陌生的环境下执行任务。观看比赛也会受到限制,这刷新了我们对主办方处处设限的认识。再接下来,让人更为震惊的是——当我们问起评判人员的组成时,答复是全部由哈方人员担任,其他国家一律不允许参与。如此缺乏公正性的评委设置,在国际比赛中实属罕见。

比赛当日,往届从来没有过的大风不约而至,平均风力6~7级,最高风速达到18m/s,在这样极端的天气下,再好的射手也失去了胜算,结果各路高手均败走麦城,特别是哈方的几个小组根本没有完成比赛,相反我军的国际小组发挥出色,第一个科目“冷膛射击”就实现了完美一击,两名狙击手对280m距离的目标射击,在实时风速8m/s的情况下,朱习斌的射点距离靶 心1.2cm,任杰的射点距离靶心3cm,当值裁判看到此成绩竖起了大拇指。

第二个科目“识别射击”,赛前通报目标距离300m,结果射手开始射击时发现目标梯次分布,测距结果实际上为258~320m,在以“时间+命中率”决定胜负的比赛中,测距过程至少需要30秒,也就是哈方至少领先其他队30秒,因为他们已知射击距离而无需测距。面对变化,教练组根据赛前的应对措施马上做出战略调整,陈铸和龙也组合在冲击个人成绩的同时,主要观察赛事变化并及时通知教练组,教练组再及时调整应对措施。由于应对得当,朱习斌在“识别射击”科目中用时最短且全部命中,当教练组刚刚签字确认,当值裁判却通知我们成绩取消,理由是我们的保障人员在后面拍照。

“对摇摆目标射击”一直以来是我军的强项,即使是在超常规风速的情况下,朱习斌、任杰组合依然保持了全中的战绩。然而更大打击接踵而至,在没有第三方见证下,判定我军均命中人质,成绩无效。

结果第一阶段的团体成绩位于综合排名中的第六,国际队排名第三。

出时不顺,队员的情绪受到极大影响,接下来的“限制射击”和“标准姿势射击”在天公不作美的情况下均未发挥出应有水平。

为此教练组及时和大家分析形势并进行心理疏导,放下包袱沉着应对。

沉着冷静、机智应对

对于比赛首日保障人员拍照而造成成绩取消的判定,教练组在当晚的赛前通报会上进行了申述,申诉结果是举办

方放宽了限制,允许非参赛队员外的其他人在后侧观看,但不得照相和录像。根据变化,参赛组积极调整思路,首先,为了大局牺牲综合队小组(第一小组)的利益,及时为国际队小组(第二小组)探路,即将比赛的目标设置情况及要求进行反馈,为第二小组胜出奠定基础;其次,保障人员兵分三路在观赛区监督其他国家的比赛。

第二阶段的狙击双人科目包括“信封——定点精准射击”、“观察校正射击”、“遭遇射击”、“支援射击”、“狙击警卫哨”5项内容,需要双人组密切配合方可快速完成,特别是第一狙击手必须顺利完成,否则第二狙击手将失去后续射击的机会。根据赛前预案,陈铸、龙也组合轻装上阵,以5发全中的成绩顺利完成了“定点精准射击”比赛科目。该科目一号狙击手使用2发弹对110m距离上的2cm灯泡进行射击,灯泡击碎后,遮盖板方能打开,而后二号狙击手继续对规定的5个直径3cm的圆形目标射击。凭借过硬的心理素质,新兵龙也在风速8m/s的环 境下,果断修正,首发命中;陈铸趁势出击以极快的速度完成5个目标的射击。看似一切稳妥了,但两名射手惊奇地发现,接下来每个科目的目标距离,与现场介绍的均不一致,最大误差竟达50m,这么大的误差,由于目标直径大多只有20cm大小,如果不精确测距,根本不可能上靶。第一小组将发现的问题及时反馈,第二小组为确保命中,只好牺牲时间优势,每次射击前再次进行测距,稳定的命中率使我们的双人科目越战越勇,成为国际队中惟一全部中靶的赛队,排在国际队的第一名。

优势科目乘势而上

“按方位角行进的越野射击”考验的是射手的体能和使用指北针的能力以 及在体力消耗极大情况下的射击精准度。本科目赛前通报距离5km,射手全副武装,全程需要寻找5个目标点,以到达终点用时最短者获胜。由于国家执行标准的不同,我们的指北针与哈方的有一定区别,为适应哈方指北针,领队及时申请使用哈方器材,并利用休息时间熟悉使用方法。比赛当天发现哈方人员象征性地对照方位就直接奔目标点,可知目标点早已熟记在心,而我们需要对照方位寻找目标点。根据赛前安排,我们依然在主要路段安排保障人员监督,并确定主要竞争对手;为确保万无一失,选手携带质量约2kg的测距机。在崎岖的山路上比赛,重负已重达25kg装具的基础上又多出2kg意味着必须付出更多体能。当射手到达射击阵地时已经提前我军20分钟出发的巴基斯坦狙击组,测距发现实际距离与哈方公布的射击距离又有出入,而我军选手凭借技能上的优势两发两中,到达终点时已经超越巴基斯坦小组30分钟,并以绝对优势排在国际队的第一名。

狙击组对决,最后的较量

最后一个科目是“狙击组对决”,规则是25个参赛队轮流对战。比赛时,

每个小组使用6发弹对450m距离上的3个30cm目标进行射击,比赛过程中不允许教练人员提示。但实际比赛时我们再次发现哈方队员无视比赛规则的一些举动,比如比赛时戴耳机、多装枪弹……但哈方裁判却不予制止,让我们十分吃惊。即便如此,哈方的国际队小组仅取得了10场胜利,被我军的15胜甩在身后,我军再次荣膺国际队第一名。

赛事花絮

“金鹰”系列特种兵国际比赛已经举办7届,该赛事的影响力也在逐渐扩大,今年的参赛国增加到了12国,另有4个观察员国;比赛的科目设置也趋于美英的理念,由过去的强调超远距离向 中距离发展,目标也趋于小型化;主要模拟城镇作战对狙击的技能要求,追求射击的精准度和射手的应变能力。在先进比赛理念下,既有收获,但也存有一些让人不得不吐槽的落后思想——

排名计分方式临时改变规则

赛前第一次通报会上,裁判长宣布赛事采用同赛制双计分的方法,即25个队伍进行综合排名,争取单个名次;国际队每个国家一个小组进行单独排名,最后决出优胜队。结果单人科目过后,实际执行时却改为25个小组进行大排名,并进行积分累计,国际队不单独排名,计分按综合排名算。哈方有11个代表队,又是主场作战,对于场地情况特别是目标距离非常清楚,每个科目不需要测距直接可以射击,该赛事成绩的排 名首先看命中情况,命中相同看使用时间,单位以百分秒计。对于他国选手而言,最少需要30秒才能完成准确测距。距离误差加上测距时间,即使国际队选手首发命中,在时间上也会远远落后于哈方。

件 借主场之利,巧用规则隐形条

第二阶段的双人科目,目标靶是命中即倒的钢板,是否命中,射手及保障人员均一览无余。所以给各参赛队的印象是一定会比第一阶段的比赛公平公正,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军的第一小组在射击前的测距中发现,哈方赛前介绍的目标距离与实际目标距离均不相符,误差在20~50m之间,若要利用测距机获得较为精确的数据,射手必须反复2~3次,需要时间1分钟左右,也就是说哈方的每个组至少赢得了1分钟的优势。在以秒计排名的计分规则,占据了优势。

中外弟子同场竞技

今年的赛场,哈方的工作可谓细致,在我们刚刚到达基地,哈方联络官就过来告诉我们,巴基斯坦的选手和吉尔吉斯的领队为中国留学生,且是笔者的学生。看到我们培养的留学生出现

在高级别赛场,我们瞬间感到了骄傲,接下来的比赛,中外弟子以自己优异的成绩展示了风采。比赛的第一个科目,出现了惊喜的一幕,在风速极大的情况下,巴方的两名狙击手表现出了极佳的竞技状态,其中一人打出了命中靶心的最佳成绩,我军选手亦取得优秀成绩。看到彼此取得好成绩,两国队员及领队都相互祝贺。第二阶段结束后,中巴总计分并列第二。第三阶段的“按方位角行进”,经历之前洗礼的我军组合,士气大振,为争取最佳排位,在行进过程中面对水深半米的沟壑,朱习斌、任杰果断决定直接过去,大胆的决定为二人在时间上赢得了5分钟的优势,看到中国队员的顽强意志,哈方裁判人员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在体能及地形判定上略显生疏的巴方射手则出现了较大失误,首先找点浪费较多时间,在体力消耗极大的情况下,射击目标又出现脱靶,最后仅获得了15名。看到中国队取得优异成绩,不顾疲劳的巴方射手,立刻上前表示祝贺并合影留念。第四阶段 的“狙击组对决”,每个小组必须逐一见面对决,考验的是队员的稳定技能和抗压能力。赛场上各国兄弟互相勉励,力争发挥出色,取得好成绩。

参赛武器力求统一

精湛的机械工艺和严格的加工标准,使得欧洲国家的武器在稳定性及精准度上享誉世界。在今年的12个参赛国中除吉尔吉斯坦和印度外,其余9国的参赛武器均为意大利产TRG狙击步枪,瞄准镜则为德国产PM II,弹药为北约标准的拉普阿弹。武器优异的性能在“冷膛射击”、“计算射击”、“精准定点射击”中表现极佳。

赛事启示

通过几届狙击手赛事洗礼,作为教官,笔者认为,今后在训练中需要加强以下技术环节——

快速判定风速风偏值

比赛中,风速的变化是多变的,射手如果不能及时把握,将会失去最佳时 机,后续即便可以命中,若用时过长,也会失去竞争优势。

加强动作一致性的固化

几乎所有比赛科目都要求射手具有牢固一致的动作,从而保证射击的精准度及速度。

改进装备的便携性和实用性

装备方面需改进,如测距机与测风仪组合使用,并采用小型化设计;枪衣进行多功能设计,采用双肩背带,内置多处插袋和外置组合挂扣结合的方式,方便射手在越野或执行任务中携带,同时将携带的重心移至腰部,减轻越野过程中的体能消耗。

提高观瞄镜及枪弹的精准度

目前,我国的瞄准镜的复位精度无法满足高精度射击需要。大赛主要国家使用的武器基本都是意大利生产的TRG狙击步枪、北约标准的拉普阿弹,并配备德国产的5~22倍PMⅡ光学瞄准镜,这一枪、弹、镜的优势组合在本次比赛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对280m距离的目标射击,多人首发射点距离靶心仅1cm,巴基斯坦射手正中圆心,取得最佳成绩。

研制高性能的维护保养品

润滑剂、除铜剂、防护油、擦拭条、铜刷等等。对于高精度的武器需要齐备的维护装备。纵观本次参赛队使用的防护器材堪称专业,高性能的润滑剂可以有效减少弹被甲的残留,除铜剂能够保证清除微小的残留,高效的防护油可以极大地提高武器稳定性。针对不同部位的擦拭工具是发挥武器最佳效能的保障。

我军选手获奖后合影

我军选手进行限制板射击

比赛前认真听取条件介绍

哈方高官为获奖的我军选手颁奖

陈铸进行标准姿势射击

陈铸、龙也按方位角行进中

陈铸、龙也越野中

按方位角行进示意图

狙击警戒哨比赛中

巴基斯坦选手进行支援射击中

朱习斌、任杰警戒哨比赛中

朱习斌、任杰精准射击中

利用反向校正的方法进行对照修正 狙击对决比赛中

新兵龙也在比赛中沉稳测风

狙击双人科目中两名队员协同配合

大赛中各国使用的武器比较一致,大都使用意大利TRG狙击步枪、北约标准的拉普阿弹,并配备德国PMII瞄准镜

轻松冲过终点

蓄势待发

德制瞄准镜近貌

朱习斌、任杰完成比赛后绽放出灿烂笑容

通过铁丝网

朱习斌、任杰手枪射击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