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敌人:评美国影片《生死之墙》 艾伦·艾萨克中士是美军的一名狙击观察员,他的搭档是马修·肖恩中士。两人共同组成一个狙击小组,奉命执行一项潜伏搜索任务。他们的目标是一名谁也没有见过的伊拉克狙击手,马修将其称为“鬼魂”。 艾萨克和马修在一个小山头潜伏一夜后,发现事发地点是一个铺设管道的工地。工地上施工的6名工人都是被一枪爆头而死的,还有2名安全承包商人员也死在这里。马修发现这些人几乎都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打死的,因为他们都没有死在任何掩蔽物的附近。 艾萨克小组顶着烈日潜伏了很长时间,加上夜间长达

狙击手对于敌方巨大的心理震撼作用,一方面来自于精准致命的火力打击能力,另一方面则来自于敌方不知狙击手身在何处的莫名恐惧感。 2017年上映的美国影片《生死之墙》,讲述的就是一个看不见的,且从未在影片中露面的狙击手的故事,这场较量的背景是在伊拉克反美武装和美军的狙击手之间展开的——

Small Arms - - 第一页 - □窦超

美国影片《生死之墙》宣传海报

影片内容概要

弹头取出,伤痛和疲劳袭来,他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而旁边的马修也没有了动静。

当无线电台里的呼叫声将艾萨克唤醒后,他惊喜地发现后方基地正在呼叫自己。基地声称已经派直升机来救他们,但需要他们标识自己的位置,需要艾萨克向天空开枪。艾萨克突然从对方的发音中听出不对劲,原来是伊拉克狙击手侵入了他们的通信频道,冒充基地与他联系。

在此之前,他已经从自己腿部取出的弹头判断出这是一个使用西方武器的狙击手,还搞清楚了对方是受过专业训练而且是在美军中受过训练。在无线电台通话中,这个似乎熟悉艾萨克很多事情的伊拉克狙击手以立即打爆马修的头为要挟,强迫艾萨克与他交谈。伊拉克狙击手告诉艾萨克,他的射击先打坏了艾萨克的无线电台天线,然后打穿了水壶,最后才击中了艾萨克的腿,以此显示自己掌控一切的能力。

艾萨克这时想起了那个传说中外号“死神”、已经狙杀了35个美国人的伊拉克狙击手,就是眼前这个就在不远处 却怎么也看不见的人。通过听到枪声的时间和枪弹入射角等推算,艾萨克判断对手的距离大约是1500m。一个废墟堆引起了他的注意,艾萨克进而判断伊拉克狙击手就在这里藏身。

艾萨克利用风沙掩护,取回了附近被打死的承包商人员的无线电台,却发现同样被打坏了。绝望的艾萨克毫无反击能力,甚至想过自行了断算了。就在这时,马修醒了过来,两人决定利用风沙掩护一起配合狙杀伊拉克狙击手。艾萨克负责吸引敌方注意力,而马修则利用风沙掩护缓慢地取回丢在一旁的狙击步枪。马修取回枪后,连续开枪却没能击中目标,自己反而又被打伤。当他企图爬到断墙后时,被伊拉克狙击手击中阵亡。

艾萨克将后来取回的无线电天线接到自己的电台上,听到了伊拉克狙击手冒充自己身份与上级通话的内容,但他却无法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上级。这时,艾萨克才明白这个狙击手先是袭击施工人员,利用后者的呼救狙杀了前来救援的2名安全承包商人员,又利用安全承包商人员死前的呼救将自己和马修引 来,现在又在冒充自己的身份将救援部队引入陷阱,以达到大量杀伤美军的目的。

艾萨克急中生智,利用绑上石头的绳子将马修只有一发枪弹的狙击步枪拉到身边。此时,美军的救援直升机已经飞过来。艾萨克决定孤注一掷,他将藏身的断墙推倒,然后利用腾起的灰尘为掩护瞄准废墟堆。此时,伊拉克狙击手开枪了,他连续两次射击都没有击中艾萨克。艾萨克随即开枪,然后一切归于沉寂。

美军直升机着陆后,救援人员将阵亡的马修和艾萨克抬上直升机。就在艾萨克认为可以安全离开时,直升机又遭到狙击手的射击,驾驶员被击伤而导致直升机坠落在地。最后,伊拉克狙击手又冒充直升机驾驶员的身份,开始向美军基地呼救……

影片中狙击战的背景

狙击战如今已经成为战场上普遍存在的作战方式之一,不管是在正规作战、游击作战以及反恐作战中都是如此。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无论是参战的西方国家狙击手还是当地反美武装的狙击手都发挥了很大作用,成为打击对方士气和消灭其有生力量的重要手段之一。

从当地反美武装角度来说,狙击战可以利用自己一方地形、民情熟悉的优势,有效地对以美军为主的西方军队进行打击和骚扰。据一名美军官员透露,美军控制伊拉克后不久,伊拉克狙击手

进行的攻击都是个别行为,并没有发现有统一指挥的迹象,这说明其是没有整体谋划的反美游击战。

这些狙击手主要是效忠于萨达姆的“萨达姆敢死队”成员、社会复兴党成员以及原伊军成员。其具体作战方法是,首先向美军车队第一辆车投一枚手榴弹,或用火箭筒对其实施射击。此时,美军车队就会停下来,人员下车进行反击,这样就为狙击手的射击创造了条件。狙击手对其中的目标实施射击后,即迅速撤离,即使美军想要反击也难以找到目标。而美军士兵在进行日常街头执勤巡逻时更为危险,常常成为伊拉克狙击手射杀的目标。

2003年8月4日傍晚,一支美军第1装甲师的分队正在伊拉克街头徒步巡逻,突然射来的一发枪弹击中了其中一名士兵的胸部。这名枪手的枪法很准,枪弹直接击穿美军士兵的防弹衣,开枪后立即离开现场。被击伤的美军士兵被送到医院后,因心脏中弹而阵亡。而与他一起巡逻的士兵,最后也没有搞清楚狙击手到底身在何处。美军随即增派部队对事发地点进行地毯式搜索,然而却没有任何发现。诸如此类隐蔽状态下实施的打了就跑的战术非常有效,有伊拉克狙击手声称,他们就是用这种战术屡屡打击美军的。更要命的是,不仅伊拉克当地武装人员实施袭击行动,而且包括“基地”组织的外国雇佣兵在内的人员也加入进来,其中很多人是在阿富汗受训练并打过仗的老兵。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一直贯穿于美军驻扎伊拉克期间。尽管美军狙击手显得更加专业也更致命,但是当地狙击手依靠熟悉的地形和有利的社会条件频频发动袭击,成为除了汽车炸弹和路边炸弹外造成美军伤亡的最大因素。

影片中的狙击武器

《生死之墙》影片中出现的美军轻武器只有3种,即艾萨克装备的M9手枪和M4A1卡宾枪,马修装备的M24非自动狙击步枪。而伊拉克狙击手使用的狙击步枪是一支MK11半自动狙击步枪。

M24狙击步枪作为美国陆军的装备,其与美国海军陆战队装备的M40系列狙击步枪有着很深的渊源。实际上, M24系列狙击步枪、M40系列狙击步枪都是在雷明顿M700狙击步枪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雷明顿M700狙击步枪是一种民用型步枪,其最早于1962年推出。该枪采用旋转后拉式枪机,配用浮置式枪管、高灵敏度扳机,制造工艺精密,是一款非常精准的狙击步枪。这一民用型狙击步枪因其良好的性能,成为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后来狙击步枪的基础。

这里需要提及一个问题,即美军军用武器的编号问题。美军各军种(即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四大军 种)预算独立,其装备采购制度也相对 独立。也就是说,美军各军种即使采购通用的武器装备也是各自独立进行的,如果各军种达成协议共同采购一种武器装备,则冠以“联合”名称,以示其为多军种联合研制采购的武器装备,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联合打击战斗机”,即F35战斗机。这种制度造成美军各军种在采购同一类装备后,会给予不同的军用编号。

在雷明顿M700基础上发展而来的M24、M40系列狙击步枪同样是典型的例子。看上去海军陆战队型的M40狙击步枪编号靠后,但其发展时间要远早于陆军的M24狙击步枪。在美国陆军装备了由M14自动步枪改进而成的M21狙击

步枪后,海军陆战队也开始寻求装备一种新式狙击步枪。海军陆战队选中了雷明顿M700狙击步枪,从而在其基础上改进成一种新型军用狙击步枪,被命名为M40狙击步枪,并于1966年4月7日被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式采用。

M40狙击步枪使用北约制式7.62×51mm枪弹,而不是雷明顿M700的多种不同种类的枪弹。该枪在越南高温潮湿的环境下投入使用后,暴露出不少缺陷。如需要经常清理自由浮置式枪管并维护保养其木质枪托,有时需要刮掉受潮膨胀的木质处,然后给枪托灌蜡进行密封,以减少木质枪托的变形,而这种变形会对射击精度造成严重负面影响。

为了克服以上缺点,海军陆战队于1977年对M40狙击步枪进行改进,在保留原枪机的基础上重新设计枪管和枪托,容易受潮变形的木质枪托也被麦克米兰公司生产的玻璃纤维枪托取代,以便适合在热带潮湿环境下使用。其他细节之处也进行了一定的改进。改进后的狙击步枪被命名为M40A1狙击步枪,其质量因采用更坚固的钢制部件而有所增加。M40A1狙击步枪一直服役到2003年,被更新型的M40A3狙击步枪取代。

M40A3狙击步枪于1996年开始研制,其改进之处集中在采用新的麦克米兰A4玻璃纤维枪托,枪托上增设可以进行调节的枪托底板和贴腮板,改善了据枪的舒适性,新的背带也是改进内容之一。M40A3狙击步枪发射改进后的M118LR(LR是英文“远距离”的缩写)枪弹,进一步提高了远距离射击的精度。该枪装备部队后,仍然进行进一 步的改进。

由此,2009年定型了M40A5狙击步枪。M40A5狙击步枪主要的改进有三处:一是增设枪口装置,能够加装快拆式消声器;二是有些狙击手认为更换白光和夜视瞄准镜时需要重新归零太烦琐,于是增设前导轨,用以在白光瞄准镜前面加装PGW PVS-22夜视镜;三是固定弹仓改为可拆卸弹匣,容弹量由原有的固定弹仓的5发增加到10发,扳机护圈前方增设弹匣卡笋。除此之外, M40A5狙击步枪与M40A3狙击步枪基本相同,包括同样是使用雷明顿700的枪机系统和麦克米兰A4枪托等等。

美国陆军采用的M24狙击步枪可以说是M40系列狙击步枪的兄弟。越战后 期,美国陆军装备的是M21狙击步枪。该枪的枪管比其原型M14步枪的枪管稍重,使用特种枪弹,弹匣容弹量为20发,采用半自动射击方式。M21狙击步枪的射击精度不及M40狙击步枪。在海军陆战队大量使用M40系列狙击步枪的刺激下,美国陆军也开始采用以雷明顿M700狙击步枪为基础研制的新型狙击步枪,这就是M24狙击步枪的由来。

与M40系列狙击步枪不同的是, M24狙击步枪采用加长版的旋转后拉式枪机。这是因为该枪在设计之初曾计划采用威力更大的0.30英寸-06斯普林菲尔德步枪弹(7.62×63mm枪弹),但因该弹是二战时美军的标准步枪弹,技术已经陈旧过时,确定采用与M40狙击步枪相同的7.62×51mm北约标准步枪弹。如此一来,该枪原来设计的枪机就显得过长,枪机行程较长,使很多狙击手感到不太习惯。

M24狙击步枪采用的PST-11型枪托是由凯夫拉—石墨合成材料制作的,这是摒弃M40狙击步枪早期木制枪托易变形的缺陷而采取的措施。该枪托后部装有可调托底板,其伸缩范围为51mm,用以针对不同臂长的射手进行调节,但没有设置可调节高度的贴腮板。

与早期的M40狙击步枪一样,M24狙击步枪采用容弹量为5发的固定式弹仓,枪弹也只能由抛壳窗一发一发地压入弹仓。值得一提的是,M24狙击步枪还配有可拆卸的备用机械瞄具,准星、照门可通过燕尾槽分别安装在枪管的前端和后端。如果仔细观察《生死之墙》影片中的M24狙击步枪,就会发现其枪管前端上方设有准星安装基座。

M24狙击步枪的主要改进型包括M24A2、M24A3狙击步枪。M24A2狙击步枪采用与M40A5狙击步枪类似的10发可拆卸弹匣,在机匣顶部和两侧设有MIL-STD-1913皮卡汀尼导轨,枪管改进后可以安装OPS消声器。新型枪托的托底板可以调整伸缩范围,并加装可调式贴腮板。通过更换新的枪托,卸掉固定弹仓并加装弹匣座,现有的M24狙击步枪都可以改装成M24A2狙击步枪。

M24A3狙击步枪最主要的改进是采用新型的8.6×70mm拉普阿—马格努姆枪弹,采用5发可拆卸弹匣,配有BUIS可拆卸式备用机械瞄具,可通过皮卡汀尼导轨安装。

影片中出现的M24狙击步枪为早期型号,其并没有加装可调式贴腮板。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艾萨克在推倒断墙后据枪时采用头巾裹在枪托后部以适应自己与马修据枪姿势的差异。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艾萨克是一名经验比较丰富的狙击手。

影片中艾萨克在挖出自己腿上的弹头后,发现这个弹头是北约制式7.62×51mm步枪弹的弹头,因此推断伊拉克狙击手使用的是M24或MK11型 狙击步枪。又从被狙杀的人员都是短时间内被连续击中的情况分析,艾萨克和马修都认为对方使用的应该是半自动狙击步枪。这就是说,伊拉克狙击手使用的很可能是一支MK11半自动狙击步枪。需要说明的是,影片中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伊拉克狙击手手持MK11半自动狙击步枪的镜头,只是在艾萨克、马修的交谈中提及对方使用的是MK11半自动狙击步枪。

伊拉克的反美武装人员可以通过战场缴获来获取MK11半自动狙击步枪。MK11狙击步枪是在美制SR25狙击步枪基础上改进而成的,SR25步枪是斯通 纳设计的一种民用半自动步枪,因其射击精度高且使用的枪管与M24狙击步枪相同,因此美军特种部队也采购了一些作为自身装备。

1990年代后期,在SR25狙击步枪基础上改进的MK11狙击步枪问世。MK11狙击步枪在外形上与SR25狙击步枪差别不大,但内部结构进行了不少改进,其中包括全新设计的枪机机构、新式枪管节套、托弹簧、击针、抛壳挺、抽壳钩、抽壳钩簧以及供弹斜面等。

与SR25狙击步枪一样,MK11狙击步枪发射7.62×51mm北约标准步枪弹,弹匣容弹量同样为20发。这一设计被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看中,将其命名为MK11 MOD0狙击步枪。该枪先是被“海豹”特种部队采购了370套,此后又被陆军第75游骑兵团等单位装备。

值得注意的是,MK11狙击步枪有效射程为1000m,而M24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只有800m。两者的有效射程都不可能达到影片中所称的伊拉克狙击手所在地距离目标约1500m那么远。也就是说,不管是影片中的美军狙击手还是被称为“死神”的伊拉克狙击手,使用发射7.62×51mm北约标准步枪弹的狙

击步枪都打不了这么远,或者说枪弹可以飞行这么远但其最基本的精度无法保障了。

目前世界上7.62mm狙击步枪的最远有效射程记录为1250m。创造这一记录的是在伊拉克作战的美军“影子”狙击小队的狙击手詹姆斯。当时,詹姆斯在射击1250m处的目标时,根本没打算将其击毙,而是试图将枪弹打在目标附近将其赶走。毕竟这个距离已超出M24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准确命中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射出的枪弹却准确命中了目标,这其中运气的成分是非常大的。而影片中所说的距离达1 500m,甚至1 550m,这就严重超出了M24、MK11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

由于影片中伊拉克狙击手使用的MK11狙击步枪是半自动式,而美军狙击手使用的M24狙击步枪是旋转后拉式枪机非自动式,因此影片中的狙击手对决也可以被看作是一场半自动狙击步枪和非自动狙击步枪的对决。

由于半自动狙击步枪都配备有较大容量的弹匣,因此其战斗射速要远高于非自动狙击步枪。但是,半自动狙击步枪也有一些弱点,如发射枪弹时的火药燃气能量需要同时推动弹头和枪机进行运动,在同等条件下其威力和射程要稍弱于非自动狙击步枪。因为这个原因,半自动狙击步枪的后坐力较小,相对于非自动狙击步枪射击时要舒适一些。

在对有效射程内多个目标进行连续射击时,半自动狙击步枪的表现要远好于非自动狙击步枪。影片中的伊拉克狙击手就是这样,他的目标是当地施工的 美国人和来救援的人员,人数不少,可以利用半自动狙击步枪较高的射速进行连续狙杀。

非自动狙击步枪的优势在于结构简单,可靠性高,同等技术条件下弹头威力较大并且射程较远,精准度更高。美军狙击手此行的目的是搜索并消灭这一地区的伊拉克狙击手,其需要对付的目标只有1个人,至多有2个人,因此并不需要较高的射速。从上述因素来说,影片中的美军狙击手使用M24非自动狙击步枪是适合其任务需要的。

影片中双方狙击手的战术表现

很显然,影片中的伊拉克狙击手占有隐蔽和伪装方面的巨大优势,因此掌控了整个战场的局势,最终获得胜利。

两名美军狙击手都装备有半身式吉利服,增强了伪装效果。吉利服虽然伪装效果不错,但也存在很大缺点。由于吉利服是在伪装网上固定大量的各种材质的布条而制成,因此透气性差。身穿 这样的服装会造成人体热量难以散发出去。

在像影片中那样的伊拉克高温干燥的沙漠环境中作战,吉利服是令人难以忍受的,会加剧人体的水分流失。人在沙漠地带需要的水量是在温带的2~ 3倍,穿上吉利服后需要的水量将会更高。影片中,热得受不了的马修在脱去吉利服时,说自己要热成肉干了。

影片中美军狙击手身穿吉利服也可能是因为夜间气温低潜入时使用的,但到了白天气温升高后滋味就太不好受了。因此,在天亮之前,艾萨克和马修可以利用夜暗的掩护将吉利服脱去,采取其他伪装手段,如利用植被等来加强伪装效果。这样,他们就有可能坚持更长的时间,熬到伊拉克狙击手先行动而暴露目标。

除了吉利服的问题,当然也有人种和生活环境适应度的因素。那名伊拉克狙击手是本地人,常年在高温酷热干燥的沙漠地带生活,其对当地的气候具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在同等条件下自然可以在沙漠环境中坚持更长的时间。而美军士兵多来自于美国本土温带地区,对伊拉克的高温酷热气候适应性较差,坚持的时间自然也就短一些。

有一位在阿富汗接受采访的美军连长曾说,当他看到阿富汗当地人像山羊一样在山石上跑来跑去,而美军士兵背着沉重的背包和装备如老牛般缓慢移动时,他就知道这个仗他们很难赢。因此,伊拉克严酷的生活环境大大影响了美军的作战行动,要不是其绝对的装备优势和后勤保障优势,美军在伊拉克根本就撑不了这么长时间。

反观影片中的伊拉克狙击手一直选择废墟堆作为狙击阵地,其有利于坚持更长的时间。废墟堆的惟一缺点是过于孤立,容易招人注意。但狙击手很容易钻到废墟内部,还可以起到遮挡炙热阳光的作用,这就大大提高了自己的舒适度,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

这位伊拉克狙击手选择在烈日下暴晒的废墟堆作为狙击阵地,而且在这里呆了几天时间,必须有足够的物资保障才可以。可以想见,他必然携带大量的饮水和食物,将废墟堆弄成一个可以长时间坚持的狙击阵地。在影片中的那种情况下,双方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狙击手,就看谁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不暴露自己。显然,伊拉克狙击手的各种条件使得他占据优势,马修最后熬不住先暴露了自己,终于落了个非死即伤的结果。可以说,各种条件促成美军狙击手无法再坚持下去,才是影片中的这场狙击战决定胜负的关键。

即使当时需要撤退,马修等人也要等到天黑之后再行动,冒冒失失地主观认为已经没有人了而下山,严重违反了狙击手隐秘行动的原则。狙击手在潜伏时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就是动作幅度要尽量地小,以减小暴露的可能。但是,在山顶的狙击阵地上,艾萨克和马修在很长时间没有发现情况后即放松了警惕。两人开始在相互交谈时大幅度地扭头,这就大大增加了暴露目标的可能性。在发现镜头起雾后,艾萨克居然站起身来进行检查,而且发现马修中枪之后他仍然站着进行观察,这无疑会将自己的位置完全暴露给对方。

狙击手保持不被发现是确保自己生存的第一要务,而身体动作是非常容易引起敌方注意的。一旦动作过大导致暴露,就会给敌方狙击手或远程火力实施打击提供目标,这是任何一个狙击手都极力避免出现的情况。

从影片中狙击阵地的选择来看,美军狙击手的狙击阵地优势在于视野开阔有利于观察,而伊拉克狙击手的狙击阵地则有利于隐蔽和长时间坚持。一般说来,狙击手在选择狙击阵地时需要考 虑几个因素,其中包括有良好的视界和射界、有利于隐蔽和伪装、有良好的退路、背向阳光射来的方向等。

艾萨克和马修的狙击阵地选择在一个小山头上,这个山头差不多是这里最高的地点。因此,艾萨克狙击小组的视野非常开阔,可以观察整个事发地点的全貌,有利于掌控整个地区的情况。但这个山头距离事发地点距离较远,对实施射击不太有利。如果按照影片中的说法,伊拉克狙击手藏身的废墟堆距离断墙距离为1 500m,小山头到事发地点的距离至少在1000m。这样的距离大大超过了M24狙击步枪800m的有效射程。也就是说,即使艾萨克首先发现伊拉克狙击手也难以对其实施精确射击。

从隐蔽角度来说,这个小山头过于突出且孤零零的,选择其为狙击阵地并不十分合适。当然,在没有其他更适合的地点的情况下,这样的山头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当作狙击阵地使用。但问题是既然这里容易暴露目标,就要采取更为严格的伪装措施并更谨慎地活动,显然艾萨克小组并未做到这一点。

影片中的伊拉克狙击手所在的废墟堆并没有在艾萨克小组正对面的位置,而是与他们所在的山头成一定夹角。在马修还没有下山去取无线电台时,伊拉克狙击手应该还没有发现他们的位置。正是马修冒失的行动将自己暴露了出来,从而招来杀身之祸。

从废墟堆这个狙击阵地来看,其因高度较低导致观察视界和射界明显不如美军的狙击阵地。然而,从隐蔽和伪装 角度来说,这个阵地明显优于美军的阵地。废墟堆可以为伊拉克狙击手提供掩护,即使对方发现这个废墟堆,也难以搞清楚伊拉克狙击手到底在废墟堆的哪一个具体位置上。

影片中马修在艾萨克指引下连续射击2、3枪,因不清楚对方的具体位置而未能击中目标。即使是最后艾萨克看到了对方射击时的枪口焰,也未能成功击中。伊拉克狙击手有可能是退到废墟堆内部较深的地方实施射击,而位于低处的艾萨克则需要进行仰射,对方只要稍稍低头,枪弹就很容易被伊拉克狙击手面前的建筑废料挡住。这样一来,废墟堆几乎成为了一个带有较强防护力的掩体,大大提高了伊拉克狙击手的生存力。

当然,即使有这么好的条件,伊拉克狙击手似乎也不应该在废墟堆内实施连续射击,这一点并不符合军方狙击手的做法。他应该在这个位置射击后,迅速转移到旁边的位置继续射击。

《生死之墙》影片中所展现的两名美国狙击手所面临的困境,折射出整个美军在伊拉克战场和阿富汗战场中所面临的困境。强大的美军面对混在当地百姓中的反美武装,往往感觉到有劲使不上,面对到处都是看不见的对手,好像用高射炮打蚊子一般无奈。从这一意义上来说,《生死之墙》影片以战争故事来讲述反战思想的内涵,这才是影片中双方狙击手斗智斗勇背后真正的意图所在。

艾萨克和马修在一个小山头潜伏一夜后,发现事发地点是一个铺设管道的工地。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美军狙击阵地距事发地点距离较远

热坏了的马修脱去吉利服,打算下山去取被打死的安全承包商人员携带的无线电台

艾萨克冲下山去救马修。奔跑中,他在马修身边也被击中

当下山的马修被伊拉克狙击手击中时,艾萨克采取站姿观察马修的情况,这有悖于狙击手动作幅度要小的原则

艾萨克就要向天空开枪时,突然从电台中听出对方的发音不对劲,原来是伊拉克狙击手侵入了他们的通信频道,冒充基地与他联系

在断墙上掏洞进行观察的艾萨克,他用望远镜观察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发现

伊拉克狙击手瞄准镜中的断墙

在断墙后躲避的艾萨克一度陷于绝望之中

艾萨克发现自己的电台天线已经被对手打断

艾萨克观察从自己腿部取出的弹头,发现对手使用的是美制武器

艾萨克决定孤注一掷,他将藏身的断墙推倒,然后利用腾起的灰尘为掩护,向伊拉克狙击手射击

受伤的马修利用风沙掩护据枪进行反击,但没有击中目标。其使用的是M24狙击步枪

艾萨克在枪托后部缠绕围巾以适应自己的据枪习惯

在山头上的狙击手马修,其身穿吉利服,增加了伪装效果。吉利服是在伪装网上固定大量的各种材质的布条而制成

伊拉克狙击手藏身的废墟堆可以起到遮挡炙热阳光的作用,但显得过于孤立,容易招人注意

艾萨克和马修的狙击阵地选择在一个小山头上,这个山头差不多是这里高度最高的地点。因此,艾萨克狙击小组的视野非常开阔,可以观察事发地点的全貌,有利于掌控整个地区的情况。但这个山头距离事发地点距离较远,对实施射击不太有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